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幻想中的现实

作者: 雷健 来源: 千龙网
2020-09-01 05:43 
分享

7月14日,法国国家管弦乐团在巴黎埃菲尔铁塔下举行了一场没有现场听众的国庆音乐会。韩国女指挥家金恩善选的开场曲是法国著名作曲家柏辽兹的《拉科齐进行曲》。这让我想起他那首被音乐史家们称为“标题交响乐”开山之作的《幻想交响曲》。

1826年柏辽兹以23岁“高龄”终于考入巴黎音乐学院,开始接受正规音乐训练。一年之后,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幻想交响曲》萌芽了。1827年9月11日柏辽兹在观看莎士比亚名剧《哈姆雷特》时一眼就迷上了饰演剧中奥菲丽娅的英国女高音格蕾特·史密森,天天去剧院看她演出,给她写了无数封情书,甚至还在1828年5月专门为她筹划了一场柏辽兹个人作品音乐会。史密森对此不为所动,只给他回了一句话:“没有比这更不可能的了。”

失恋的柏辽兹只有把一腔痛苦和热情倾洒在谱纸上。恰在这时,英国作家德·昆西的《一个吸鸦片者的自白》法译本在巴黎出版,书中详尽描写了吸食鸦片后的诸多幻象。柏辽兹深受启发,给《幻想交响曲》写下提示:“一个神经衰弱并有着敏感想象力的青年音乐家,由于失恋而在绝望的痛苦中吞服了鸦片烟自杀。虽因鸦片药力太弱而没有死亡,却使他进入到奇异幻想的昏睡状态之中。当时,他的感情和记忆力在病态的脑子里变成了乐思,他所爱的人也变成一个旋律在他的脑海中盘旋起来。这就如同是‘固定乐思’一样,他到处碰到它,到处听到它。”

后来的音乐史家有的据此断定《幻想交响曲》是柏辽兹吸食鸦片后产生的幻象之作。佐证除了柏辽兹的这段提示,还有他写给好友安倍尔·费朗的信。柏辽兹在信中向费朗描述了他在奇异幻象中毛骨悚然的事,形容可怖的魔鬼和巫师前来参加他的安息日晚会,围着他跳舞:“庆典开始,钟声响起,整个地狱的队伍卧倒在地,合唱响起死者的素歌《最后审判日》,其他两组合唱嘲弄模仿它的旋律。最终,安息日圆舞回旋。在狂暴的高潮中,它与审判日之歌混合,幻象结束。”

但是不管怎样,《幻想交响曲》在交响乐史上的里程碑地位不可撼动。弗朗茨·李斯特称其为“天才之作”。《幻想交响曲》打破了交响曲由四个乐章构成的惯例,共五个乐章,第一乐章“梦幻与热情”,第二乐章“舞会”,第三乐章“田野景色”,第四乐章“赴刑进行曲”,第五乐章“妖魔夜宴之梦”。除了上文所引的总提示之外,柏辽兹一反绝对音乐的“纯音乐”表现方式,还给每个乐章写下详尽文字提示,完全就是他写给费朗信中所描述的故事情节,从而形成用文字标题与音乐融合描述故事情节的交响乐形式。交响乐不再只是作曲家个人情感的表达,而是情感与故事情节的同时展现。他在提示中说道的“固定乐思”(主导动机)在曲中其实是恋人形象和他对恋人的思念,第一乐章开始时有一段很长的引子,引子过后小提琴与长笛合奏出这段“固定乐思”。这段旋律贯穿始终,在五个乐章里不断出现并发展变化。用一个主导动机作为联系整个交响曲各乐章的手段,柏辽兹是先行者。

故事还没有结束。1830年,柏辽兹写完《幻想交响曲》,但没有发表也没有公演。这一年他终于获得“罗马大奖”一等奖,赴罗马深造。写完《幻想交响曲》后,柏辽兹遇到了一个叫卡米耶·莫克的姑娘。卡米耶迷上了柏辽兹,向他展开爱情攻势,并很快成功。在赴罗马之前,两人订了婚。本来已水到渠成的婚事却陡生变故。柏辽兹在罗马收到卡米耶母亲的来信,称卡米耶要解除两人的婚约,准备嫁给一个叫普莱耶尔的钢琴制造商。这封信如五雷轰顶让柏辽兹怒不可遏。他迅速制定了一个暗杀计划,买来女装、裙子、女式假发、头巾,并弄到两支手枪和无数子弹,以便乔装潜入卡米耶家杀掉她,以及她的母亲和丈夫,并准备好鸦片酊和士的宁,以便事成之后自我了断。准备就绪后他开始返回巴黎,可是一路上事故不断——在热那亚,他把女装落在了马车上,随后他到海边悬崖跳海自杀,结果刚一落水就被恰好经过的渔船救起。他又鼓起勇气继续向巴黎进发。在尼斯,他开始清醒过来,卡米耶不过是个孩子,她母亲也只是讨人厌而已。他彻底放弃了计划。这经历一如柏辽兹写给费朗信中那惊悚的情节,仿佛就是那幻象故事的彩排。音乐史上的惊天谋杀大案还没来得及上演就夭折了。

1832年柏辽兹回到巴黎,得知史密森小姐也在巴黎,他坚信这是上帝的安排,爱情之火再次点燃。他专门为史密森安排了一次《幻想交响曲》专场演出。史密森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来到音乐厅,一看到节目单,她有点蒙圈,节目单上居然印了她的名字,是不是搞错了?乐曲响起时,史密森被感动了,她听出这是柏辽兹为她而作的交响曲。第二天,她向母亲和姐姐宣布她要和柏辽兹约会。1833年,柏辽兹终于抱得美人归。10月3日,他们在英国驻法国大使馆结婚。

一首交响曲不仅开创了交响曲新纪元,而且还收获爱情,柏辽兹之外,还能有谁?

7月14日,法国国家管弦乐团在巴黎埃菲尔铁塔下举行了一场没有现场听众的国庆音乐会。韩国女指挥家金恩善选的开场曲是法国著名作曲家柏辽兹的《拉科齐进行曲》。这让我想起他那首被音乐史家们称为“标题交响乐”开山之作的《幻想交响曲》。

1826年柏辽兹以23岁“高龄”终于考入巴黎音乐学院,开始接受正规音乐训练。一年之后,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幻想交响曲》萌芽了。1827年9月11日柏辽兹在观看莎士比亚名剧《哈姆雷特》时一眼就迷上了饰演剧中奥菲丽娅的英国女高音格蕾特·史密森,天天去剧院看她演出,给她写了无数封情书,甚至还在1828年5月专门为她筹划了一场柏辽兹个人作品音乐会。史密森对此不为所动,只给他回了一句话:“没有比这更不可能的了。”

失恋的柏辽兹只有把一腔痛苦和热情倾洒在谱纸上。恰在这时,英国作家德·昆西的《一个吸鸦片者的自白》法译本在巴黎出版,书中详尽描写了吸食鸦片后的诸多幻象。柏辽兹深受启发,给《幻想交响曲》写下提示:“一个神经衰弱并有着敏感想象力的青年音乐家,由于失恋而在绝望的痛苦中吞服了鸦片烟自杀。虽因鸦片药力太弱而没有死亡,却使他进入到奇异幻想的昏睡状态之中。当时,他的感情和记忆力在病态的脑子里变成了乐思,他所爱的人也变成一个旋律在他的脑海中盘旋起来。这就如同是‘固定乐思’一样,他到处碰到它,到处听到它。”

后来的音乐史家有的据此断定《幻想交响曲》是柏辽兹吸食鸦片后产生的幻象之作。佐证除了柏辽兹的这段提示,还有他写给好友安倍尔·费朗的信。柏辽兹在信中向费朗描述了他在奇异幻象中毛骨悚然的事,形容可怖的魔鬼和巫师前来参加他的安息日晚会,围着他跳舞:“庆典开始,钟声响起,整个地狱的队伍卧倒在地,合唱响起死者的素歌《最后审判日》,其他两组合唱嘲弄模仿它的旋律。最终,安息日圆舞回旋。在狂暴的高潮中,它与审判日之歌混合,幻象结束。”

但是不管怎样,《幻想交响曲》在交响乐史上的里程碑地位不可撼动。弗朗茨·李斯特称其为“天才之作”。《幻想交响曲》打破了交响曲由四个乐章构成的惯例,共五个乐章,第一乐章“梦幻与热情”,第二乐章“舞会”,第三乐章“田野景色”,第四乐章“赴刑进行曲”,第五乐章“妖魔夜宴之梦”。除了上文所引的总提示之外,柏辽兹一反绝对音乐的“纯音乐”表现方式,还给每个乐章写下详尽文字提示,完全就是他写给费朗信中所描述的故事情节,从而形成用文字标题与音乐融合描述故事情节的交响乐形式。交响乐不再只是作曲家个人情感的表达,而是情感与故事情节的同时展现。他在提示中说道的“固定乐思”(主导动机)在曲中其实是恋人形象和他对恋人的思念,第一乐章开始时有一段很长的引子,引子过后小提琴与长笛合奏出这段“固定乐思”。这段旋律贯穿始终,在五个乐章里不断出现并发展变化。用一个主导动机作为联系整个交响曲各乐章的手段,柏辽兹是先行者。

故事还没有结束。1830年,柏辽兹写完《幻想交响曲》,但没有发表也没有公演。这一年他终于获得“罗马大奖”一等奖,赴罗马深造。写完《幻想交响曲》后,柏辽兹遇到了一个叫卡米耶·莫克的姑娘。卡米耶迷上了柏辽兹,向他展开爱情攻势,并很快成功。在赴罗马之前,两人订了婚。本来已水到渠成的婚事却陡生变故。柏辽兹在罗马收到卡米耶母亲的来信,称卡米耶要解除两人的婚约,准备嫁给一个叫普莱耶尔的钢琴制造商。这封信如五雷轰顶让柏辽兹怒不可遏。他迅速制定了一个暗杀计划,买来女装、裙子、女式假发、头巾,并弄到两支手枪和无数子弹,以便乔装潜入卡米耶家杀掉她,以及她的母亲和丈夫,并准备好鸦片酊和士的宁,以便事成之后自我了断。准备就绪后他开始返回巴黎,可是一路上事故不断——在热那亚,他把女装落在了马车上,随后他到海边悬崖跳海自杀,结果刚一落水就被恰好经过的渔船救起。他又鼓起勇气继续向巴黎进发。在尼斯,他开始清醒过来,卡米耶不过是个孩子,她母亲也只是讨人厌而已。他彻底放弃了计划。这经历一如柏辽兹写给费朗信中那惊悚的情节,仿佛就是那幻象故事的彩排。音乐史上的惊天谋杀大案还没来得及上演就夭折了。

1832年柏辽兹回到巴黎,得知史密森小姐也在巴黎,他坚信这是上帝的安排,爱情之火再次点燃。他专门为史密森安排了一次《幻想交响曲》专场演出。史密森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来到音乐厅,一看到节目单,她有点蒙圈,节目单上居然印了她的名字,是不是搞错了?乐曲响起时,史密森被感动了,她听出这是柏辽兹为她而作的交响曲。第二天,她向母亲和姐姐宣布她要和柏辽兹约会。1833年,柏辽兹终于抱得美人归。10月3日,他们在英国驻法国大使馆结婚。

一首交响曲不仅开创了交响曲新纪元,而且还收获爱情,柏辽兹之外,还能有谁?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