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图书

《唐诗三百首详注》:百年经典 不败于岁月

作者: 万雪 胡尹川 来源: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2020-09-09 10:14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陶今雁 (1923~2003),唐宋文学研究专家,曾任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唐宋文学硕士研究生导师,江西诗词学会顾问,长期从事中国古典文学教学、研究工作,并专注诗词创作,出版有诗词集《雪鸿集》《寒梅集》《秋雁集》等,有《唐诗三百首详注》等多部专著出版,主编《中国历代咏物诗辞典》等。

有一本诗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代代吟诵,有人说,这些诗句已经写进了中国人的基因,这本诗集就是《唐诗三百首》。理解经典,好的注解版本如渡海之舟筏,不可或缺。40年前,陶今雁先生用数十年的光阴,著就这本《唐诗三百首详注》,雅俗共赏深入浅出,自出版以来多次再版、重印,累计印数已逾百万册。

近期,由出版人张德意、姜钦云策划,江西人民出版社和知识出版社联袂出版的《唐诗三百首详注》第八版面市,多家媒体广为报道,诸多读者争相购买,短短几日当当网留言评论数万条。陶今雁先生虽于2003年离世,但陶老这本书值得我们终身阅读,他的学贯中西与治学严谨,和三百首芬芳的诗句一起,永伴心头。

在这个讲究流量快速的时代,一个“高效率”的作家或许几个月便可完成一部作品,但在40年前,有一位学者用了数十年光阴著成一部传世之作,这便是被无数读者奉为“国学入门必读”的《唐诗三百首详注》。

《唐诗三百首详注》以唐诗经典为核心,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向读者们传播正面、高尚、积极的主流价值观。内容上兼有经典性、学术性和前沿性的特点;形式上兼有实践性、多元化、启发式的特点,深入浅出,雅俗共赏,既古典又新颖,是评注《唐诗三百首》之上佳选本,自出版以来累计印数已逾百万册,受到业界的肯定和读者的欢迎。

《唐诗三百首详注》的作者陶今雁先生性情谦和、胸襟洒落、治学严谨、学贯古今。他根据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在总结各家唐诗选本的优点和缺点的基础上精心编写,遂有这部传世精品。40年间多次再版、重印,获得了广大读者的热爱与肯定,成为“唐诗三百首”书籍之林的一棵“常青树”。虽然陶先生已经逝世多年,但他所留下的宝贵财富却激励影响了几代人。今年8月,《唐诗三百首详注》第八版问世,翻开书本后无尽的感慨与敬慕再次涌上心头,只得细细道来才好。

一流学者,人生处处有诗意

回想起陶先生,无论是他的亲戚、好友、学生、读者都称他是一名痴于作诗的“诗人”。 1923年,他出生于才子之乡进贤,在少年时期,因为受到国文老师常朗读唐宋诗歌的感染,陶先生开始喜欢上了诗歌,并一生与诗为伴。

因为热爱,陶先生毕生研诗、作诗不倦,诗是他的生命,诗是他的生存和生活状态。陶先生是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第一批硕士生导师。作为他的学生,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杜华平现在还记得,陶先生平日耽于吟咏,教学、研究和作诗填词是他平生的基本生活内容,从小养成,毕生坚持。“做陶先生的及门弟子,第一是要做诗。”在杜华平的记忆中,刚入学不久,陶先生就写了一首五律给学生们。那天,他兴致很高地来到学生们在西区的平房宿舍,有滋有味地讲解了诗意,然后,鼓励学生从熟悉平仄开始,逐渐学会做诗,真正做一个内行的古典文学学者。

杜华平在回忆时说: “先生是个古典诗人,他仿佛不是生活在当代,分明还停留在唐宋时代。”他除了政治学习、业务学习,几乎不参加什么休闲娱乐活动,不出席什么应酬场合,晚年,甚至出自己的院子也很少。陶先生是重情的,“扃扉似隐居”的生活并不是他所情愿,因此常以诗词唱酬的方式进行人际交往。亲戚婚庆,他写诗相贺;朋友来看望,他以诗词相谢;学生来拜访,他以诗词相示;晚辈赠送点小礼物,他回报以诗词;相识或不相识的同行写信来了,他以诗词回复。令杜华平印象最深的是,1986年他赴青岛参加一次学术会议返回时,从海边带回了一个贝壳小品送给陶先生作纪念,陶先生收到后非常高兴,几天后就送来了一首《答华平赠青岛纪念小品》七律:

玲珑寸盒众生排,此物难能海上来。

紫蟹横沙虽有足,翠螺呷水岂无腮。

嘉贻感激殷勤意,迟报宽容谫劣才。

不审杜郎青岛畔,登高几度望蓬莱。

“我送给先生的只不过是一份微小的薄礼,可他竟那样珍视,并且通过这首诗给我寄予了多大的厚望!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份的情感。”

一腔深情,唐宋风流今犹在

古来素有文人雅士在庭院内,邀请宾客好友前来赋诗的美谈。时过境迁,我们仍可从后辈对陶先生的回忆中窥见几分古人相聚作诗的风采。

让陶先生的儿子陶也青儿时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父亲的“聚会”。

因喜爱作诗,陶先生会邀请一些兴趣相投的好友来家中“切磋一二”,一年四季皆如此,哪怕是在盛夏也不放过作诗的机会。陶也青记得,因为天气炎热,陶先生会同好友一起把凉水浇到门口降温,再搬出竹床和竹椅,围坐一起,打着蒲扇,只听一人先吟出一首,接着便是应声四起,这便是陶先生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

上世纪九十年代,陶先生又编著了《中国历代咏物诗辞典》,其中收录从先秦至晚清的历代诗词曲作品3000余首,按诗篇所咏事物分类并加以注释;与此同时他坚持创作旧体诗,出版了《雪鸿集》等诸部旧体诗词集。后来,李春林先生曾以“笔下双锋锦绣篇”的形容,来表达陶先生在唐诗编撰和旧体诗创作两方面的成就。“他不仅会作诗,还会教人写诗。”李春林先生的旧体诗就是陶先生所教,在李春林先生学会写诗后,两人经常通过诗词写信交流,一来二往,两人从共事的同事成为以诗交心的好友。而面对热情的读者,陶先生也与一些读者成了朋友,经常通信、写诗互赠。

身为学者又是诗人,陶先生从未把自己关在象牙塔内做学问,他关心时事,甚至是身边的琐事也常引起他的思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个春光正好的时节,陶先生出门看到青山湖畔如同垃圾场一般脏乱不堪,痛心疾首地作了首《庆春泽·青山湖》词云:

信步东郊,青山北望,湖光何处追寻?曾与良朋,彭桥几度凭临。难忘夏日荷花艳,拂清风、香气盈襟。看鱼群,蓦地浮游,蓦地潜沉。湖滨茂树蝉声唱,更黄莺织柳,白鹭围鳞。最喜黄昏,星蟾倒映波心。当年美景成陈迹,任垃圾、污染谁禁。怕重游,不见荷花,不见鱼群。

在追寻往日青山湖鱼鸟相欢、荷香阵阵的同时,陶先生表达了对恶劣环境状况的痛心和忧虑。可以告慰先生的是,如今,南昌正逐渐变成一座花园城市,青山湖也改造一新,漫步在青山湖岸绿荫下,清新的自然气息,可以让我们暂时离开都市的喧嚣,唤醒一份诗的心情。

一生精力,只为这本书

陶今雁先生于此书结缘还得追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由当时的江西人民出版社文艺部编辑李春林先生牵线所成。1979年,社会形势走向稳定,国家改革开放刚刚起步,文化生活,百废待兴。那时,李春林先生还是青年编辑,接受了注释《唐诗三百首》新书的任务。为此他找到了唐诗研究专家陶今雁先生,请他担当这部书的编撰工作。彼时陶先生正在江西师范学院(今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担任教授,对于唐诗古文颇有研究,平常给学生上课前要花上十倍的课堂时间备课,清瘦的身体里装满了丰富厚实的学识学问。

唐朝是中国古典诗歌的巅峰,唐诗也成为中国传统文学坚实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文明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人们都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唐诗的影响可见一斑。而清代孙洙编选的《唐诗三百首》,是众多唐诗选本中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一种,陶先生的《唐诗三百首详注》便是根据此书注解而成。由于当时市面上少有适于初学者通俗易懂的唐诗注解,于是陶先生和李春林先生很快对书稿的内容定了位,决定在一个“详”字上下功夫,把这部传统的《唐诗三百首》编成一部适合初学者阅读的、深入浅出雅俗共赏的古典新读物,定名为《唐诗三百首详注》。

伏案苦著一年多,陶先生完成了编写,但这仅仅是他与这本书漫长故事的开端。1980年12月,《唐诗三百首详注》第一版上市,首印20万册被一抢而空,来自全国各地的读者和书店的求购来信雪花一般地飞向出版社,一时之间洛阳纸贵。当时许多书店都出现抢购《唐诗三百首详注》热潮,但凡上架便被读者一扫而空,有的书店为了控制排队买书的人数,给排队的读者发放书票,让读者凭票购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只要走进高校中文专业的寝室,便会看到整个宿舍学生人手一本《唐诗三百首详注》,一本书成为无数学子学习唐诗的启蒙老师。

在第一版好评如潮后,陶先生也收到许多读者的来信,有感谢、有期待、有讨教,几乎所有的来信陶先生都会亲自回复。除了美誉,陶先生还会把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一一记录、誊写,力求在下一版得到改善。陶先生从读者反馈中得知,大多读者对诗的韵律存在一知半解的疑虑,为此,在第三版中,陶先生特地增加了《近体诗格律简介》作为附录,详细阐述诗歌体裁、用韵、平仄、对仗等文学常识,深入浅出,也是对读者进一步了解唐诗的一种补充。

在每次再版前,陶先生都不断地根据读者的意见进行修改、订正,“陶先生治学非常严谨,在每一版修改前,他都会把自己想要修改的内容写给我。”李春林先生至今还保存着陶先生的手稿,经过几十年时光的洗礼,稿纸的四角略有些发霉,纸上用端正的小楷清晰地写着要修改的页数、行数,及原书样和修改后的字样:“15,8,尊,樽”、“203,倒18,一与,‘一’与”…… 望着手稿,李春林先生不禁感慨:“陶先生可谓是连一个标点的疏漏也不放过。”薄薄的稿纸上写满了陶先生对于知识精益求精的态度。

一版再版,传世之心成就传世之作

2003年,陶先生因病去世。斯人已逝,但凭借陶先生深厚的文学修养和诗词功底,以及锱铢必较、严谨细致的治学态度,《唐诗三百首详注》自面世以来多次再版、重印,1990 年荣获全国图书金钥匙奖,1994 年被评为全国优秀畅销书,累积销量已超百万册,成为“唐诗三百首”书籍之林的一棵“常青树”,让几代读者受益。

在他生前,共出过五版《唐诗三百首详注》,在出第五版时,已然70多岁的他仍亲自修改书中的不足之处。哪怕经过千锤百炼反复推敲,书中内容已趋于完美,但陶先生还是会在每一版的后记中写下希望读者多加指正的真切之语,“这本书在内容上有不少的补充和改进,但为水平所限,难免尚有错误之处,希望能在广大读者指正下继续修订”,“此书虽两次再版,仍难免有谬误和不当之处,恳请读者批评教正”,“近数年来,有不少读者建议作者,将其因读唐诗三百首后而作之诗词附于本书之后……与喜读唐诗三百首而有志于吟咏之青年朋友共勉焉”,“拙作问世十六年来,不断得到责任编辑李春林编审的热情支持和广大读者的厚爱与鼓励,使之得以一版再版,修订漏误,特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每每读到陶先生在书籍再版时留下的后记,仿佛是一场与陶先生隔空对话,他的严谨谦逊让无数读者难以忘怀。

最近,第八版的《唐诗三百首详注》已经在当当网预售。“这次再版,我们秉承陶先生严谨的治学理念,对全书做了深入细致的考证和编校,以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给读者带来更加完美的阅读体验。”据该书责任编辑——江西人民出版社编辑陈诗懿和李姗介绍,此次再版,在正文之后附有作者简介、说明、注释三部分,重点在注释部分。注释中对每篇诗难懂的字、词、句都有较详细的解释,不少诗句还有译文或大意概括。结构比较特殊的诗句并特别作了分析。在许多诗的注释中也往往夹有评点,作为说明部分的补充。

江西人民出版社对《唐诗三百首详注》再出新版,旨在鼓励大家多学古诗词经典,把这些经典嵌在脑子里,成为文化基因,不断把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不断传承下去。愿古典情怀、诗家兴味永存世间。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