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图书

历十余年之岁月 集深度研究之大成,《朱熹文集编年评注》出版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0-09-17 16:11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朱熹是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继孔子以来的第二座高峰,其思想影响整个中国封建社会后期长达数百年之久。直至辛亥革命,官方的御用哲学仍然基本上是朱熹的学说。13世纪,这一学说先后传入朝鲜和日本,一度成为两国的统治思想。稍后,在东南亚地区也产生了深刻影响。近代,又传入欧美。作为东方文化的重要内容,朱熹的学说已经发展成为世界性的学说。当今,国际朱子学方兴未艾,继续向纵深发展。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了支撑和推动朱子学的新发展,核心基础文献的高水平整理研究势在必行。在朱熹的三部代表作中,文集在可靠性方面优于《朱子语类》,在内容的包罗万象方面优于《四书集注》,因而具有特殊的重要性。对该书的现代整理始于1996年四川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郭齐、尹波校点本《朱熹集》。其后台湾德富文教基金会于2000年出版了校点本《朱子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于2002年出版了校点本《朱子全书》。然而在使用过程中,由于既往的整理仅限于校点,使用者普遍反映大量的朱熹诗文撰作年代不明;其诗词创作背景、本事、人事、典故不易弄清,加上语言障碍,导致理解困难;历代对朱熹诗文的研究评论散见于南宋以来群籍之中,难于检寻;不断发现的朱熹集外诗文鱼龙混杂,真伪难辨,这些都对研究和阅读造成了很大不便。八百余年的国际朱子学发展到今天,显然需要一部更加完备的朱熹文集。最近面世的郭齐、尹波编注《朱熹文集编年评注》(福建人民出版社)就是这样一项应运而生的新成果。

作为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该书在学界的大力支持下,在广泛吸取最新研究成果(包括学者未刊稿)的基础上,对朱熹文集作了首次深度整理,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突出表现在:

1、校勘

朱熹文集编刻源流复杂,版本众多。此次整理,作者在厘清源流基础上,对现存二十余种重要文集版本作了仔细校勘。其中,最重要的台湾故宫博物院藏宋淳熙、绍熙年间所刊《晦庵先生文集》前、後集为海内孤本,系由作者首次进行通校,据其增补文四篇,增补内容数千字,纠正了今本文集若干错误,提供了《明筮占》、《皇极辨》、《云谷记》、《少傅刘公神道碑》等众多异文;现存宋刊闽、浙两大系统二十余种文集残本第一次作了全面校勘;首次对元刻本《朱文公大同集》作了深入研究,其成果发表在(日本)《东方学报》第91期、《文学遗产》2017年第3期,并采校记61条,移正错简数处(如卷六十六《蓍卦考误》等)。对以往学界了解不多的韩国、日本所藏朱子学文献,如朝鲜朴世采《朱子大全拾遗》、 洪启禧《朱子大全·遗集》、宋时烈《朱子大全劄疑》、金昌协《朱子大全劄疑问目》、李恒老、李竣《朱子大全劄疑辑补》、金迈淳《朱子大全劄疑问目标补》、朴齐仁《篁喦先生文集》、李普《涧松集》、任圣周《朱子感兴诗诸家注解集览》、韩国国立图书馆、梨花女子大学藏《朱子性理吟》、朝鲜刻本《晦庵诗抄》、《晦庵文抄》、日本庆长间抄本《养蒙大训》、日本东北大学、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东京都立中央图书馆藏《朱子训蒙诗》、和刻本《朱子文范》、《朱子心学录》、山崎闇斋《山崎闇斋全集》、楠本端山等《楠本端山·硕水全集》、藤本幸夫《日本现存朝鲜本研究》等,作者也给予了特别关注和充分利用。总计全书凡出校勘记7113条。宋闽、浙二本卷末所附考异及底本之校勘记,清人贺瑞麟所作《朱子文集正讹》、《记疑》,也择其重要者移入各篇校记。这在朱熹文集整理方面尚属第一次。以上这些工作全面超越了前人的校勘水平,大大提升了整理本质量。

2、辑佚

八百余年来,对朱熹集外佚文的搜集一直受到历代学者的重视,其主要成果有明朱培《文公大全集补遗》8卷、清朱玉《朱子文集大全类编》补遗、清朱启昆《朱子大全集补遗》2卷、清陈敬璋《朱子文集补遗》5卷等。当代学者束景南作《朱熹佚文辑考》一书,所辑佚诗文甚富。近年出版《朱子全书》,其中佚文部分仍由束景南负责,又有所增补。郭齐《朱熹新考》一书中之《朱熹佚文录考》部分也有新的收获。四川大学古籍所所编《全宋文》、北京大学古文献所所编《全宋诗》在朱熹佚诗文搜集方面也功不可没。然而即使在这样的基础上,也还有漏网遗珠陆续被发现,主要是散见的法帖碑刻及收藏于民间不见于著录的文献等。此次整理,作者对近年来新发现的佚诗文予以特别关注,力争做到无使遗漏。整理者新发现的十余篇佚文,经初步研究,已作为阶段性成果发表于《历史文献研究》2018年第40辑、《光明日报》2018年4月14日、《文学遗产》2019年第3期、(日本)《儒教学会报》2020年第4号等重要学术刊物。

3、辨伪

如前所述,历代至今朱熹佚文辑佚成果累累,但其中实非朱熹所作而为后人伪托、误题者也比比皆是。近数十年,关注朱熹佚文的人越来越多,被称为朱熹所作的诗、文不断公诸于世,层出不穷。然而,从整体上讲,这些“佚文”可谓百伪一真,绝大多数出于伪托或误题。在该书整理过程中,作者对新出现的“佚文”展开了全面的辨伪。每见一篇,则进行深入考辨,甄别其真伪,先后于《宋史研究论丛》2019年第25辑等刊物发表了《朱熹两件手书作品真伪考辨》、《朱熹佚作疑伪考(一)》(2017)、《朱熹佚诗文三篇考论》(2017年)、《朱熹佚作疑伪考(二)》(2018)、《朱熹佚文与子澄寺薄书、建昌帖考辨》(2018)、《朱熹佚作疑伪考(三)》(2019)、《朱熹谱序五篇辨伪》(2019)等文。该书还附录了《伪托误题朱熹诗文存目》,集八百年来历代学者辨伪之大成,为史上首个朱熹佚文伪托误题目录。

4、注释

文集共收朱熹诗词七百六十二篇,一千二百一十八首,其创作背景、本事、人事、典故不易弄清,加上语言障碍,给使用者造成了不小的理解困难。此次整理,作者对全部诗词逐篇作了解题和笺注。解题主要提供有关背景材料,从总体上提纲挈领地概括某些篇目的全篇意旨及疏释篇题中有碍理解的个别词语。笺注则旨在疏通文意,帮助读者达到对作品的正确理解。主要注释疑难词句、典故、某些特殊的背景、思想内容及人、事,一般词语不注、少注或略注。不作串讲,不作赏析,不作繁琐考证,留待读者咀嚼体味。全书总计注释5333条,朱熹文集之有注释,在史上尚属首次。

5、编年

文集中,有相当数量的诗文写作年代不明,给使用者造成了很大困难。此次整理,作者对全部诗文逐篇考定撰作年月时日,注于题下。这方面的已有研究成果,主要有陈来《朱子书信编年考证》、束景南《朱熹年谱长编》、顾宏义《朱熹师友门人往还书劄汇编》及郭齐《朱熹新考》一书中之《朱熹诗词编年考》。成果以以上四书为基础,凡已有定论者扼要采其结论,不再作详细考辨。有四书漏考、失考、所考不当及错误者,则予详细考辨,以期拾遗、补缺、纠谬。经新考定系年及纠正、补充前人结论,重要者凡200余条,一般性更正尚不在此数。

6、评论

历代学者对朱熹诗文进行研究赏析,留下了大量的评论资料。但这些资料未经系统搜集整理,散见于南宋以来群籍之中,难于检寻,无法为读者利用。此次整理,作者在曾枣庄主编《中华大典·宋辽金元文学分典》朱熹部分基础上,进行了相关的搜寻补充,首次将历代学者关于朱熹诗文的研究评论资料附于集中,总计1284条。其中,有关某篇诗文的评论附于该篇之后,关于诗文的总体评论则附于全书之后,大大方便了读者。

7、附录

为尽可能方便读者,成果编列了较为完善的附录:1、传记资料2、文集序跋3、版本考略4、朱熹年表5、历代评论6、伪托误题朱熹诗文存目7、主要参考文献8、本书篇名索引。其中文集序跋特别注意收录海外所藏、所刻朱熹文集之序跋,为目前所收海外序跋最多之本。

以上诗文系年、注释、汇评均为新创整理内容,佚文的搜罗也为迄今为止最为完备。因此,经重新整理的《朱熹文集编年评注》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该书文献整理研究的最新进展,相信将以其方便可靠、系统全面而受到广大读者欢迎。在这里,我们以喜悦的心情对该书的出版表示由衷的祝贺!

当然,朱熹文集是一座百科全书式的资料宝库,对其整理发掘具有相当的难度,不可能一蹴而就。新问世的《朱熹文集编年评注》也存在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空间。如评论资料的搜集范围有待进一步扩展,尤其是港台和国外文献应予补充;各种版本的文集序跋浩如烟海,宜在条件具备时进一步展开全面系统的搜集; 朱熹诗文的系年和佚文的真伪,历来是朱熹文献整理研究的重点和难点,成果的某些相关结论可能会引发不同意见,尚有商榷的余地,等等。相信作者对这些问题已有充分的认识和后续计划,我们期待该项成果在今后的修订中得到不断的完善。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