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图书

喜阅成都

2020-12-16 11:14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新华文轩西南书城外景

  方所(成都店)

  毛边书局·桃蹊书院举办的第十八届全国民间读书年会生动活泼

  宽巷子的见山书局

“至今巴蜀好文雅,文翁之化也。”这是东汉史学家班固在《汉书》中对西汉蜀郡守、公学始祖文翁在成都兴学做出的评价。两千多年来,成都形成了重视文化教育的传统,还养成了百姓喜爱阅读、喜欢舞文弄墨的习俗。

新千年以来,在书店,在茶楼,在各阅读空间的读书分享会上,不时传来成都人摇头晃脑的朗朗读书声,或面红耳赤的学识争论声,让人想起李白的“九天开出一成都,千户万户入画图”。

安静与喧嚣,老牌书店两副面孔

“如今,成都书店数量已居全国第二,博物馆数量全国第一,这让成都人为之骄傲”,巴蜀文化学者袁庭栋说,“因为书店和博物馆代表着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

西南书城是老成都人绕不开的集体记忆。它是成都第一家开在闹市区的大型书城,至今仍是全国十大书城之一。大学期间,我从师大北大门坐38路公交车到市中心的盐市口,步行五六百米便到达西南书城。买了工具书或某本文学书,顺便去春熙路买件新衣买双球鞋,再到青年路看场电影,基本构成了一个大学生的最美周末。若是夏日,西南书城就像一棵巨大的树,遍地是坐着靠着半躺着的成都人,看书,歇凉,惟有双手和眼睛在转动,一整天的陶醉。

2001年10月,贾平凹在西南书城签售新书《西路上——贾平凹手稿珍藏版》,爱凑热闹的成都人,老老少少早早挤在书城门口,人形长龙一直延伸至走马街与学道街的交叉口。最壮观的一次是韩寒签售《三重门》,爱读书的少男少女把书城的几道门围得水泄不通。

于是,西南书城犹如成都的刀削面,削出了成都读书人的鲜亮两面:安静,与喧嚣。

那些年,西南书城、成都购书中心等老字号新华书店引领着成都人的读书求知生活。他们邀请的,不是著名作家就是畅销书作者,举办的签售会或读书会高端大气上档次,外来入驻的民营书店很难从热门图书市场分到一杯羹。

寂寞与坚守,书痴悄然改变成都

偏偏有个书痴,2002年从湖北十堰赶来,反其道而行,主攻冷门的旧书市场,一心想改变成都书店的格调,满足读书人的另类需求。

这人叫傅天斌,成都毛边书局的创始人,后来的成都女婿。“什么书畅销就卖什么书,我在十堰的新华书店干过。然而,让我更有成就感的,却是把那些你想买但买不到的旧书送到你面前。你的惊喜,就是我的无穷满足。”在十堰工作期间,他收藏的不少毛边书甚至是旧书市场上的孤本,颇受学者类读者欢迎。为赢得更多读者,他几乎跑遍全国的旧书市场,最后发现,成都才是最大最隐秘的一个。

成都学者、诗人流沙河早先在傅天斌手里买到珍贵的历史文献古籍《东京梦华录》,本存万分感激,得知傅天斌要在成都开旧书店,爽快地赠送店招墨宝一幅。

虽说对生活的要求只是吃饱饭就行,傅天斌仍堪称苦苦支撑,长期流连于清溪东路、玉林路等多个小区深处,守候在旧书堆里。他一般凌晨三四点骑自行车,后来是电瓶车出发,去九眼桥、送仙桥等旧书市场淘书,在租来的家兼书局藏了10多万册旧书。

成都慢。老成都人一杯茶一本书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慢生活,不仅被大大小小的茶楼轮番复制,也在毛边书局里持续留影。

所谓“有志者事竟成”。2018年6月,成华区桃蹊路街道看上了傅天斌的丰厚藏书,双方联合创立了全国首家将政府公共文化资源与民间社会组织资源完美结合的高品质阅读、创作场所——毛边书局·桃蹊书院,面积达1200平方米。因为政府解决了场租、水电、安保费用,傅天斌那尘封的10多万册旧书又活跃起来。

今年10月,桃蹊书院还举办了第十八届全国民间读书年会,全国各地百余位出版人、大学教授和读书报刊主编等爱书人前来参与。可谓是“桃蹊柳陌好经过,镫下妆成月下歌”。

书香与回味,尽在老街石巷深处

“日照锦城头,朝光散花楼。”

风起云涌的读书沙龙、滴水成海的诗歌朗诵会、争论不休的学术讲座和论坛,从“汶川地震”后的2008年6月开始爆发。在窄巷子开创六七平方米“散花书院”的廖芸,最先感受到旅游、历史、地理类图书被疯狂抢购的热浪。做了16年图书批发经营的廖芸,敏锐嗅到了纸在印刷厂欢快成书的味道。她联动多家出版社策划推出成都历史文化丛书,生意火爆到12年来几乎每年新增一家散花书院。特别是宽巷子的见山书局和文殊院、铁像寺的散花书院,吸引了作家、评论家李敬泽,诗人欧阳江河等多位名家来参加读书分享会、诗歌朗诵会。

廖芸卖书,也卖茶水,甚至配套提供多种成都风味的美食。与后来进驻成都的方所、言几又、钟书阁等书店的多元化经营不同,她更尊重老成都人一本书一杯茶的阅读生活方式。

性格格外热情的成都人最近两年热衷于去城南的新世纪城,探访新书浩瀚的天府书展。数据显示,为期5天的2020天府书展图书零售总额达6300万元,同比增长120%。截至10月20日12时,共有3452万人次参与了阿来、曹文轩、杨红樱、郦波等文化名家出席的800余场交流活动。在成都,才能看到读者与作者的最热情互动。

通借与通还,城市阅读空间耀眼

无法忽略的还有雨后春笋般冒出的“城市阅读空间”。

成都图书馆近年来铆足劲,开启成都文旅融合阅读空间新模式,让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通过手机扫码在线读书,听成都名家专题讲座,实现在酒店、在路上都能打开的全新阅读生活。

2018年世界读书日,成都图书馆在全市正式授牌20个“城市阅读空间”。2020年世界读书日,成都图书馆又携手新华文轩BOOKS(九方店)、钟书阁·成都店、言几又(建发鹭洲店)、散花书院(铁像寺店)、方所(成都店)、新华文轩轩客会(镋钯街店)、言几又(中粮鸿运店)、熊猫学习馆、光华财经书城(同德店)、三联韬奋·成都店、散花书院(文殊坊)、布克购书(交大店)、布克购书(蜀汉店)和新知图书成都书城等品质书店,打造了15个面积不低于20平方米、座位不少于10个的“城市阅读美空间”,图书馆向每处提供2000册馆藏图书,每月流转一次,市民读者在“城市阅读美空间”和全市所有公共图书馆之间均能实现通借通还。

“城市阅读空间”升格为“美空间”,看似仅仅多出一个“美”字,实则是成都读书人生活美学的提档升级,无疑让成都“最具阅读气质”的城市形象更为耀眼。据说年内,这种“城市阅读美空间”还将延展到各区市县,达到50个。

2020年10月26日,在成都图书馆借书可在四川省图书馆还书的消息传出,全城书友又一次沸腾了。

在成都,每一间书店,每一家图书馆,每一个固定或者流动的阅读空间,都满溢着这座城市的悦读基因和书友们的喜阅心跳。(作者彭志强系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