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送别许渊冲:临终前几天仍写作到半夜

作者: 宋宇晟 马帅莎 王世博 来源: 中国新闻网
2021-06-23 10:20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每天下午5点太阳好的时候,他都要下楼去锻炼,到晚上安静了,他就开始写作,一直写作到晚上半夜3点或者4点。就在临终前的这几天,他仍然每天晚上都在写作,写作完就睡觉了,没想到那一晚睡去后就再未醒来。”

在告别仪式上,许渊冲夫人的侄女赵丽娅哽咽着向记者回忆许老去世前几天的生活状态。

许渊冲,1921年4月18日出生于江西南昌,1943年毕业于西南联大。他曾将中国的《论语》《诗经》《楚辞》《西厢记》等翻译成英文、法文,也将西方名著如《包法利夫人》《红与黑》《约翰·克里斯托夫》等译成中文。其中译英作品《楚辞》,更是被美国学者誉为“英美文学领域的一座高峰”。

6月17日,这位百岁老人走完了他的一生。6月22日,许渊冲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

在赵丽娅看来,许渊冲的一生似乎从未停止学习、工作。

“原来是用那种老式的手动打字机,后来我女儿给他买了一个电脑就交给他,那时候他都80多岁了,他现学用电脑。后来我女儿一去,他就说‘你是我的老师,你教我学会了用电脑’。”

22日一早,众多民众前往自发送别。

翻译家赵瑞蕻、杨苡的女儿赵蘅,当天也专程从上海赶来见许老最后一面。

在翻译界,许渊冲的“狂”是出了名的。他自称“书销中外百余本,诗译英法唯一人”,名片上也印着这句话。多年前,因《红与黑》引发的翻译界大论战更是轰动一时,引发讨论的双方正是赵瑞蕻和许渊冲。

许渊冲对于翻译和创作的态度是“要美”。

同样毕业于西南联大外文系的赵瑞蕻是《红与黑》的第一位译者。同一句法文,赵瑞蕻译成“我喜欢树荫”,许渊冲译成“大树底下好乘凉”;赵瑞蕻译成“她死了”,许渊冲译成“魂归离恨天”。

但在赵蘅看来,两人在学术上的分歧并未影响老朋友之间的交往。她告诉记者,自己曾看到父亲和许渊冲的往来书信,其中不乏学术上的探讨,也有对对方学术成果的鼓励。她觉得,许渊冲这样的老先生“可爱又可敬”。

许渊冲一生致力于中英、中法文学翻译,他希望让全世界都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美。

就在几个月前,他还在自己百岁寿辰现场对后辈提到,“在座诸位的重要任务之一,是使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让世界文化更加光辉灿烂。”

在告别仪式现场,前来送别的人群中,不少都是许渊冲的学生、许渊冲的学生的学生。

许老的学生、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冯庆华告诉记者,“许老师一直是我们的精神支柱、是我们的学习榜样。我们的学生、我们学生的学生,都在学习许老师的翻译作品,更因他的精神受到鼓励。现在我们大家也缅怀许老师,希望将他的精神发扬光大,成为我们后辈学子的精神引领。”

“每天下午5点太阳好的时候,他都要下楼去锻炼,到晚上安静了,他就开始写作,一直写作到晚上半夜3点或者4点。就在临终前的这几天,他仍然每天晚上都在写作,写作完就睡觉了,没想到那一晚睡去后就再未醒来。”

在告别仪式上,许渊冲夫人的侄女赵丽娅哽咽着向记者回忆许老去世前几天的生活状态。

许渊冲,1921年4月18日出生于江西南昌,1943年毕业于西南联大。他曾将中国的《论语》《诗经》《楚辞》《西厢记》等翻译成英文、法文,也将西方名著如《包法利夫人》《红与黑》《约翰·克里斯托夫》等译成中文。其中译英作品《楚辞》,更是被美国学者誉为“英美文学领域的一座高峰”。

6月17日,这位百岁老人走完了他的一生。6月22日,许渊冲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

在赵丽娅看来,许渊冲的一生似乎从未停止学习、工作。

“原来是用那种老式的手动打字机,后来我女儿给他买了一个电脑就交给他,那时候他都80多岁了,他现学用电脑。后来我女儿一去,他就说‘你是我的老师,你教我学会了用电脑’。”

22日一早,众多民众前往自发送别。

翻译家赵瑞蕻、杨苡的女儿赵蘅,当天也专程从上海赶来见许老最后一面。

在翻译界,许渊冲的“狂”是出了名的。他自称“书销中外百余本,诗译英法唯一人”,名片上也印着这句话。多年前,因《红与黑》引发的翻译界大论战更是轰动一时,引发讨论的双方正是赵瑞蕻和许渊冲。

许渊冲对于翻译和创作的态度是“要美”。

同样毕业于西南联大外文系的赵瑞蕻是《红与黑》的第一位译者。同一句法文,赵瑞蕻译成“我喜欢树荫”,许渊冲译成“大树底下好乘凉”;赵瑞蕻译成“她死了”,许渊冲译成“魂归离恨天”。

但在赵蘅看来,两人在学术上的分歧并未影响老朋友之间的交往。她告诉记者,自己曾看到父亲和许渊冲的往来书信,其中不乏学术上的探讨,也有对对方学术成果的鼓励。她觉得,许渊冲这样的老先生“可爱又可敬”。

许渊冲一生致力于中英、中法文学翻译,他希望让全世界都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美。

就在几个月前,他还在自己百岁寿辰现场对后辈提到,“在座诸位的重要任务之一,是使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让世界文化更加光辉灿烂。”

在告别仪式现场,前来送别的人群中,不少都是许渊冲的学生、许渊冲的学生的学生。

许老的学生、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冯庆华告诉记者,“许老师一直是我们的精神支柱、是我们的学习榜样。我们的学生、我们学生的学生,都在学习许老师的翻译作品,更因他的精神受到鼓励。现在我们大家也缅怀许老师,希望将他的精神发扬光大,成为我们后辈学子的精神引领。”

【责任编辑:徐子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