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燕登《BQ》封面 坦言对爱情很宿命(组图)

江一燕登《BQ》封面 坦言对爱情很宿命(组图)

江一燕烈火红唇诱惑

江一燕个性中的两面很鲜明。有的时候走路快到别人都跟不上,有的时候慢到能把人急死;高兴的时候比谁都乐得欢,不高兴的时候一点小事都能让她很伤感。处女座的她要求完美,做事情总是很极致,有的时候总是自己和自己打架。她自嘲自己是“神经病”。

文字来源:《北京青年》周刊

BQ=《北京青年》周刊 J:江一燕

BQ:你的慢也体现在遵从内心的真实声音,很有自己的定力,所以年初你去国外游学了一段时间,感觉你总是不急不慌的……

J:我去年的状态是半年快,半年慢,上半年拍了《假装情侣》,还有欧洲的电影《I phone you》,下半年我就没有再接戏了,背着包去了澳洲游学,去了黄金海岸布里斯丹,然后去那边的英文学校进修了一阵子。每个人都不一样的,有人365天都在拍戏,一直在消耗自己,但可能我天生的性格就比较慢,而且我投入一件事情的时候会比较集中,会一下子把自己全部掏空,所以我不能一年一直都拍戏,我用半年的时间采风,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在旅行当中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会思考,写点东西,给了自己一段时间准备再出发。

BQ:再出发会为自己储备更多的能量,在陆续上映的几部电影中,你的每一个角色都在“变”。对于角色的选择,你会刻意避免重复吗?

J: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打动我,比如说《肩上蝶》中的角色是一个很纯真的小女孩儿,和我之前饰演的角色有相似的地方,但是她打动了我,所以我也没考虑是不是有更大的突破。《四大名捕》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刚进组的时候就训练到我的10个脚趾全部淤青,拍夜戏,又有武打,有的时候拍到早上5、6点钟的时候,武术指导会突然走过来和我说“我教你一套新的动作”。在电影中我是一个很会打的女侠,一人打6、7个男的,刚开始吊威亚要从好几层高的地方跳下来,我没有经验,有的时候都觉得自己不可能完成,但是剧组的工作人员说我最后总能完成的很好,所以再难的动作他们都会教给我让我练习。

BQ:在《肩上蝶》中,你为爱人化身为蝶,对于爱情的态度,你和角色有共性吗?

J:有一次听记者问张之亮导演为什么选择我演蝴蝶宝宝,他说他觉得我是可以为爱牺牲,奋不顾身的人。我永远相信童话,我也特别相信爱情,虽然年龄在改变,但是心中那些对童话爱情的憧憬还是没有改变。《肩上蝶》中的两个人从默默坚守到最后走在一起,他们经历了生离死别。爱情里面有轰轰烈烈也有平平淡淡,最好的爱情是能够让对方变成更好的人,我也经历了轰轰烈烈,但更多的是细水长流,我希望找到一个能和我互补的,可以为对方改变或者改变对方的人。我还是蛮相信宿命的,我们都会遇到对的人。

BQ:这样的爱情观在电影《I phone you》中进一步凸显。你饰演的女孩为爱人只身跑到国外,看片花你的造型也很“突破”,烈焰红唇、疯狂舞蹈,据说,这部戏大都是在德国取景的,而且要全英文对白。这于你是很大的挑战吧?

J:拍这部戏之前,我有刻意的观察过重庆的女孩子,她们是很风风火火的,高兴起来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女孩,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因为我生活中已经是一个特别难改变自己的人了,所以角色给了我这个权利,我可以在角色中天马行空,怎么做都可以。

这次是我第一次去柏林,第一次和欧洲的电影团队合作,这次的拍摄使我在表演方式上有了很大的改变,让我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表演。他们的工作方式是一周休息两天,有着很严谨的工作态度,超过几分钟他们就在看表了,我觉得天啊,太幸福了,这样我就有好多自由的时间。在柏林的时候,我买了张地图,骑着单车到处玩,那段时间让我感觉原来剧组生活是这么丰富的,除了拍戏之外,还可以有自己的时间。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 袁贺娟 标签: bq 混搭 宿命 童话爱情 处女座 
 
 
 
 
 

延伸阅读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