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最想当贤妻良母 身边人都知道我没整过容

杨幂:最想当贤妻良母 身边人都知道我没整过容

9月12日,杨幂(在香港举办发布会,正式跨足音乐界

以前杨幂常被人叫错名字,参加活动,看到背板把自己名字写错,她就拿了笔改过来。如今,名字再也不会被叫错的杨幂携手少城时代,签约环球,进军音乐界。说到唱歌,她显现出小女孩的羞涩,“只要没有那么多人批评我就好。” 做歌手 不要太批评我就好

新京报:在音乐圈你算是新人,出专辑会感到紧张吗?

杨幂:我一直不觉得自己可以唱歌,录唱片的过程中,制作人给了我很大信心。而且我很喜欢公司给我的定位,有一些小甜美、小伤感的东西,一个女生自己在房间的一些小心情。以前我很怕录音,录完歌会觉得终于又完成了一项工作,现在每天都很期待进录音棚。

新京报:你平时比较喜欢听谁的歌?你的不少粉丝年纪都很小,会有合适他们的歌曲吗?

杨幂:陈奕迅(微博)所有的歌我都会唱。在我的专辑里他给我写的那首歌也非常棒。专辑里会有很像儿歌的歌曲,腻腻的,我听了都不好意思(笑)。

新京报:你在音乐领域的期待是什么?

杨幂:大家不要太批评我就好。我已经很努力地唱了,甚至都不太敢跟别人合唱,怕拖累别人。

成名后 特别想当贤妻良母

新京报:成名后,会觉得失去了些什么吗?

杨幂:没什么改变,只不过上厕所换衣服也被人跟着,很不礼貌。

新京报:事业上有“野心”吗?

杨幂:我不是因为想达到多大的目标和成就才去努力,只是喜欢追求完美,这可能跟我是处女座有关,做什么都比较努力。其实我最大的梦想是嫁人,我特别想当贤妻良母。我没什么安全感,好的婚姻会让我踏实很多。

新京报:对感情是怎样的期待?

杨幂:优质的感情一定是能够彼此理解、信任,能一起度过所有的最好和最坏的事。我觉得女人还是需要工作的,工作带来的成就感会让女人更自信更有魅力,不过,如果工作和婚姻出现很大冲突,我会选择婚姻和家庭。

新京报:平时有什么特别的饮食习惯吗?常去哪里逛街?

杨幂:我喜欢吃“草”,别人以为我是为了保持身材,其实不是,我从小对肉食就很一般,挚爱各种青菜和水果。休闲时约朋友去逛街,从动物园到西单,哪里有喜欢的东西,就去哪里。

■ 杨幂关键词

粉丝电影

(《孤岛惊魂》让世人见到了杨幂的粉丝影响力,但电影本身的水准也遭到质疑。)

杨幂:制片人在挑选演员的时候都是多方面考虑的,最主要还是看演员是否适合角色,我觉得这是创作者的共识,就像我选择参演作品时也是先看剧本和角色是否吸引我一样。

身价暴增

(据说如今杨幂拍电视剧一集40万。)

杨幂:真的没有传说的那么夸张,具体价钱都是经纪人帮我谈,但她们告诉我价钱方面都是很合理的,应该没有暴增。我的收入都是直接由经纪人打到我爸妈的账户,我从爸妈手里领零用钱,每个月的零用钱大概跟普通白领差不多吧。

是否整容

(关于杨幂“整容”一说,坊间常年流传。)

杨幂:我刚出道当模特时就有人说我整容,还有说我丑的,那时候年纪小,还觉得有点难过,但现在,怎么说呢,已经有点习惯了。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没有整过容,看到那些不实的新闻,我还会拿来跟经纪人一起开玩笑,笑笑就过了。哈哈,我觉得我的内心还是挺强大的。

导演李少红()

(杨幂说自己入行以来受李少红影响最大,她因此在表演上开窍了。)

杨幂:我出道早,演戏养成了一种模式,哭就是一个样子的哭,笑就是一个样子的笑。李少红导演跟我说,你要打破自己的表演模式,去想这个角色面临的情况和以她的性格会作出的反应。

打破容易,重建却很难,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崩溃,也经常被骂。突然有一天,演晴雯病补孔雀裘那场戏,我演完觉得好累好难受,半天导演都没有喊卡,我走过去看到她在哭,她对我说:“你看,你只要想做也能做,不是也能做得这么好吗?”当时那种喜悦真的难以形容。

本版采写/本报特派记者 刘玮 发自香港

编辑: 吴伟 标签: 杨幂 处女座 孤岛惊魂 野心 京报 
 
 
 
 
 

延伸阅读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