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文化   >  读书

《历史的深处》书评:一本沉重的书

《历史的深处》书评:一本沉重的书

《历史的深处——二战日军中国慰安妇影像实录》

陈庆港 著中国摄影出版社 五洲传播出版社 2014年8月 

一本沉重的书

高扬(中国摄影出版社总编辑)

这是一本沉重的书,书中揭示了罪恶与侵犯,充满了悲愤与屈辱,浸满了血与泪。

这是一本值得深思的书,屈辱的历史尽管已经结束,但深入历史骨髓的伤痕永远是一面警钟。

在陈庆港的笔下和镜头中,陈亚扁、韦好盈、黄有良、杨阿布、李秀梅……当年正值如花的年龄,有着自己放牧的田园、憧憬的爱情,也有着美丽的梦想与期盼,但那年的风来得猛烈、疯狂,刮得天崩地裂,刮得国破家亡。作者把她们称作“彼岸花”。

彼岸花,愿意为天上之花。佛典中说,见此花者,恶自去除。相传此花只开于黄泉,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铺满通向地狱的路。传说其花香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

陈庆港曾和我说起过彼岸花的来历。沉入他的书里,我才深深理解它的含义。这些彼岸花有着相同的冤屈,她们都是二战中惨遭日军慰安妇制度的冤魂,有的当年就含着屈辱离开了人世,有的即使幸存下来,也背着屈辱含恨一辈子。她们在畜生不如的慰安所里,都早已死过无数回。

这些彼岸花在二战中被叫做“慰安妇”。“慰安妇”是日语中特有的名词。日本最权威的日语辞典《广辞苑》解释说:“慰安妇是随军到战地部队慰问官兵的女人。”慰安妇制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和战时,日本政府及其军队强迫各国妇女充当日军性奴隶的制度。根据现有资料,慰安妇的总人数在40万人以上,大部分来自中国、朝鲜半岛、日本本土,还有一些来自琉球、东南亚、荷兰等地。其中,中国慰安妇人数最多,至少有20万中国妇女先后被迫成为日军的性奴隶。日军与慰安妇之间的关系,是数千年人类文明史上找不到第二例的男性对女性,尤其是对敌国及殖民地女性集体奴役、摧残的现象。慰安妇制度是日本军国主义违反人道、违反两性伦理、违反战争常规的制度化了的政府犯罪行为,是20世纪人类历史中最丑陋、最肮脏、最黑暗的一页,也是世界文明进程中最耻辱的一段记忆。

记得我和陈庆港的第二次见面大约是在10年前,因为想为侠女王选的图书配一些图片,王选那时在日本就细菌战提起诉讼。当时了解到陈庆港已深入寻访拍摄二战日军慰安妇幸存者和细菌受害者多年,就这两个专题我们有过交流。我了解到,日军慰安妇制度下的幸存者很多生活在乡村,甚至穷乡僻壤,交通和通信极其不方便。我曾问过他为何会有这样的坚持。陈庆港告诉我,这是一种责任。是的,这是摄影记者记录历史的一种责任。“这段浸染着20万中国女性血泪的历史,这段沉痛得叫人几近不忍触碰的历史,一面充斥着令人发指的野蛮、残暴、血腥,另一面则伤痕累累,刻满了恐惧、绝望、屈辱、痛苦、愤怒……”这段写在书中的话,也是他当年告诉我的原话。陈庆港是个理性的人,遇到不想说话的时候,他会闭口不说一个字,遇到想说的时候,他才滔滔不绝。我能够想象,他在寻访途中吃闭门羹的时候或遇到不愿提及不堪的往事时候,他会保持对被寻访者的尊重,默默地等待,就如他在三亚凤凰镇寻访蒲阿白的时候那样,“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就这样和老人一起沉默着坐在空空荡荡的菜市场里。”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薛天琪标签: 历史的深处 慰安妇 二战 陈庆港 摄影师
探索神秘海洋 也可以从珠宝开始 她们都这样瘦的 7位明星终极减肥招大公开
印度锡克教徒戴世界最大头巾 重45公斤花6小时戴完 熊孩子卡在马桶令人捧腹 淘气父母记录搞笑瞬间
柯震东在京举行道歉发布会 全球首例存活的三胞胎大熊猫满月成长
中国为何将制造业基地大举迁到非洲? 代孕产业“国际化”的是与非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