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文化   >  读书

拯救巴黎最古老的书店:法国人对文化的执着能战胜亚马逊吗?

拯救巴黎最古老的书店:法国人对文化的执着能战胜亚马逊吗?

莫那德对《费加罗报》说:“现在,我希望他们付诸行动。”

由一家书店的关张引发强烈抗议,这在其他国家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更别提政府直接介入私人租约事务了。这与法国人所谓的“文化例外”有关。此提法不单指文化例外主义,更确切地讲,它的涵义是:文化商品不应成为自由市场头一时脑发热的牺牲品,而应受到保护,使之免遭全球(尤其是美国)文化帝国主义的同质化屠戮。

在美国,这样的政策颇有保护主义之嫌。法国人则更喜欢为其正名,称之为保护“文化多样性”。“文化例外”是法国电台节目必不可少的素材。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网飞公司(Netflix)总裁初访法国时,迎接他的是来自制片人的一封悲叹“文化模式崩溃”的信。更广义上讲,这是法国信念的一部分(虽说它已引发越来越多的争议)。在这种信念里,文化遗产是具有自身内在逻辑和价值体系的商品,政府不仅有责任保护文化,更应该积极弘扬文化。法国甚至将本国最负盛名的文学和文化名人安葬于“伟人”安息之所—巴黎先贤祠(Panthéon)。

在出版界,“文化例外”从理想承诺转变为切实政策,让法国人向数字革命提出挑战,而这在美国是无法想象的事。

作为独立书店,德拉曼书店得到了来自法国国家图书出版中心的部分商品补贴(2013年补贴金额为5000欧元)。2013年,法国文化部长宣布再向独立书店行业注资500万欧元,并新设官方职位(这是解决所有法国问题的老套路)——“图书仲裁人”,在诸如此类案件中介入法律争端,使小书店免于陷入昂贵的诉讼。德拉曼书店这样的书商还受到《朗法》(loi Lang)的支持,该法律以法国前文化部长杰克朗的名字命名,于1981年颁布。《朗法》规定,图书折扣不得超过其标价的5%。今年初夏,所谓的“反亚马逊”修正法案将这一限定延伸到网络书店,并禁止其对减价书籍包邮。

事实上,法国绝不是唯一要求实行固定图书价格[4]的国家。德国、挪威、日本、墨西哥以及韩国也是这样做的。英国也曾有过固定图书价格的规定,但现已不再执行。如今,后果一目了然:法国的独立书店占到市场的45%,而英国的这一比例则仅有5%。2013年,美国售出的普通版图书中23%是电子书(英国为25%),而法国的这一比例极低,仅为3%。

漫步巴黎,你会看到FNAC和吉贝尔·约瑟夫(Gibert Joseph)这样的大型连锁书店。但是,能代表这座城市特色的仍是那些小型独立书店。仅在一片区域,就聚集着几十家之多的独立书店,所售书籍涉及方方面面,从葡萄牙和巴西文学到各种珍本,再到当代文学。法国出版业有秋季推出新书的传统。

分享到6.79K
编辑: 薛天琪标签: 文化例外 巴黎 德拉曼书店
探索神秘海洋 也可以从珠宝开始 她们都这样瘦的 7位明星终极减肥招大公开
中国日报漫画:西方无视气候变化 带你看菲律宾亚典耀大学孔子学院的“中国风”
我和国旗合个影 我为祖国来点赞 亚米级卫星影像图发布 我国进入“高分”遥感时代
谁是下一个中国首富? 李嘉诚带队:中国资本为何瞄上以色列?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