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文化   >  编辑推荐

影评:《模仿游戏》和《万物理论》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Juliecy 2014-10-14 17:40:52

影评:《模仿游戏》和《万物理论》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在《模仿游戏》里扮演破译纳粹密码的主人公,新霍金传的电影评论家欧文·格雷博曼(Owen Gleiberman)也表示,这一角色非康伯巴奇莫属。

尽管每周都有大大小小的电影节在全世界上演,艳压群芳的还是那三个:戛纳电影节、圣丹斯电影节和多伦多电影节。你可以说近两年来,多伦多电影节以其别致的颁奖季已独领风骚——至少就从媒体影响力来看。从《后人》(The Descendants)到《点球成金》(Moneyball),从《乌云背后的幸福线》(Silver Linings Playbook)到《为奴十二年》(12 Years a Slave)再到《地心引力》(Gravity),多伦多电影节在把握大众电影品位上最为准确。

今年的多伦多电影节有趣事发生。没错,它将精心制作,群星云集的冲奥“选手”带入我们的视野,比如:《狐狸猎手》(Foxcatcher)、《玫瑰香水》(Rosewater)和《走出荒野》(Wild)。但这些作品都无法与去年的《为奴十二年》比肩。这些电影是不错,但似乎没有经典到可以拿奖。就冲这一点,你得费些心思去挖掘那些“信达雅”的传记片,每一部都拍得那么怀旧,就想坐了时光机回来一样。

《模仿游戏》(The Imitation Game)讲述的是英国数学家阿兰·图灵(Alan Turing)带领团队在二战中破译纳粹德国军事密码的真实故事。《万物理论》(The Theory of Everything)生动展现了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传奇的一生。这位因黑洞理论而举世闻名的物理学家,后来不幸患上了会使肌肉萎缩的卢伽雷氏症(Lou Gehrig's disease)。尽管两部巨作本身已是自带艺术气息,如若再有计算机程序助力,拿下大奖更是指日可待。两部电影均刻画了英国英雄的跌宕人生,二者都是深得民心的天才,而他们的卓越也都遭遇了苦难的折磨:图灵,痛苦地守着自己的同性恋秘密,提防迫害。霍金,每分每秒都试着让飞速运转的大脑超越日渐“冻住”的身体。临近电影尾声,你几乎都想站起来,大喊“漂亮,哥们!漂亮!”

多面人

作为一个演员,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几乎无所不能。在演绎了约翰·勒卡雷(le Carré)的间谍、奴隶主、《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大反派以及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后,他可能再也找不到像阿兰·图灵这种在情感上如此契合的角色了。一副悠闲自在、不声不响的图灵,在二战伊始应邀加入数学精英团队,破译纳粹传递军情的密码系统。英国设法偷来了英格玛机,本意味着可以获取纳粹每天发出的密码信函,可惜,他们读不懂。

听到这儿,让人觉得是部悬疑惊悚大戏。除了当镜头慢慢拉近幽暗宏伟的布莱切利园(Bletchley Park),即英国的政府代码及加密学校(the UK’s Government Code and Cypher School)时,有点像在看《经典剧场》(Masterpiece Theatre)版的《曼哈顿计划》(the Manhattan Project)。赚足眼球的还不仅是破译时刻(说实话,没几个人看得懂到底怎么破译的),而是图灵的“怪咖”——既正派又羞怯,一个笑话也憋不出来(也因此很有喜感),却能从学术中获取力量,有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儿。也因此,在早些时候,他会偷偷给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写信——他也因此做了团队领头——又或者,因为不想成天坐在那儿破译信息,他决定发明一台机器代劳。这台机器,有一天,叫做电脑。

参演图灵团队的还有亲和的马修·古迪(Matthew Goode)和可靠的凯拉·奈特莉(Matthew Goode),他们都把图灵视作反社会典型。康伯巴奇的冷幽默让我们一窥图灵当年是如何在寂寞的压抑下,仅凭拯救生命和赢得战争的欲望而继续工作。他对此的狂热也体现了他高度的人文情怀。

比真正破译出密码更加扣人心弦的,是图灵发现他们必须佯装解密尚未成功。因为一旦他们表现地过于积极,纳粹就会发现这个秘密。因此,图灵设计了一套统计系统,用于计算他们每天可用密码(而不走漏风声),以及所能承受的盟军损失。这是复杂顺序中的真实政治,电影借机想告诉观众:只有像图灵这样拼命死守秘密的人(或许这的确关系到他的生死),才能对秘密的创意如此熟门熟路。在图灵看来,正是自己的“缺陷”使他成为战时英雄。电影传递自由讯息的方式虽为隐蔽,但很奏效。你几乎可以说,电影以代码形式,剑指奥斯卡。

来个特写

对于《万物理论》中霍金一角,埃迪·雷德梅尼(Eddie Redmayne)似乎是不二人选。首先,霍金是牛津大学物理学研究生,呆呆钝钝的,又很迷人。他是那种在全班面前,回答老师关于火车行程脑筋急转弯时,不走寻常路的人。其次,在他被诊断出运动神经元病后,这位提出时空理论的大胆天才尽管身体不断萎缩,大脑却超常飞转。他的脑袋歪在脖子上,四肢瘫痪,动弹不得,嘴里困难而模糊地发着几个音(那是他还能说话的时候)。《万物理论》和《我的左脚》(My Left Foot)手法不同,除了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在激情和愤怒那一段淋漓尽致的表现,雷德梅尼很少偏离霍金那反反复复的戏弄神情。这是一部不那么虐心,更加人性化的上乘之作。

幸运的是,霍金遇到了清秀标致,忠诚于他的同学简(菲丽希缇·琼斯饰)。霍金的才华和善良深深吸引了她;简和他结为夫妻,为他生儿育女,(最重要的是)支持他,守护他。他们的性生活频繁且愉悦。电影以轻松的方式告诉大家,“你没必要为霍金难过。”我就是希望,电影能让观众有更多的机会走进霍金内心。我说的不是那改来改去的理论部分:宇宙一会儿是在膨胀,一会儿又在收缩,时间一会儿说是有尽头,一会儿又变成无限的——这对……爱来说,倒是个绝妙比喻。不,我是希望霍金故事的拍摄能更走内心,更有张力。你看《万物理论》时,知道霍金还活着——雷德梅尼也把这个角色模仿地唯妙唯俏——但是,你也会觉得,如果霍金不在了,这部电影就要去塑造一个他了。

《模仿游戏》:四星

《万物理论》:三星

分享到6.79K
编辑: 齐磊标签: 影评 模仿游戏 万物理论
探索神秘海洋 也可以从珠宝开始 她们都这样瘦的 7位明星终极减肥招大公开
美国确认第二例埃博拉感染病例 普京现身F1大赛频频“咬耳朵”
楼盘开盘 开发商狂撒5万现金红包 安徽阜阳市中心现“空中足球场”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眼中的中国经济 中国人为什么不炒德国的房子?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