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文化   >  文谈

孔子学院何去何从?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熊婉君 2014-12-29 10:10:13

来自各界的代表齐聚中国,共同商讨孔子学院该何去何从这一偶尔会引发争议的话题。

自从10年前第一间孔子学院开办以来,已有475家孔子学院(CIs)和851家孔子课堂(CCs)在126个国家建立起来。据负责学院事务机构的中国汉办介绍,仅2014年,全球开办了35家孔子学院和205家孔子课堂。

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数量的急剧增长引起了外界对中国开办此机构意图的担心。更引起了他们对未来中国最突出和最有争议的文化外交的担心。

在芝加哥大学暂停与其所在的孔子学院续签第二期合约的谈判后,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U.S. Hous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在12月4日举行了一场听证会。听证会旨在讨论中国对美国大学的影响力是否让美国学术自由遭受威胁,其中孔子学院受到了额外的关注。

关于国外大学里“孔子学院的困境” 的讨论——孔子学院是否对“学术自由造成了严重威胁”或者他们是否为“学术流氓”——早已不是新鲜事了,12月的听证会早有先例:2010年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举行了一场听证会,2011年2月所谓的卢格报告(Lugar Report)紧随其后。报告认为美国的公共外交远远落后于中国。2012年3月,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小组监督和调查委员会(United States House Foreign Affairs Sub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Investigation)举行了一场关于“与中国公共外交的代价”的听证会,主要关注中国宣传在美国内的影响,其中就包括孔子学院。

最新的听证会提到不同方面的问题,但强调了美国学术人员潜在的自我审查,促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应表示美国所有的孔子学院都是美国大学自愿申请的,批评者应该“齐心协力拒绝偏见。”她进一步指出,“所有的课堂和文化活动都是公开透明的,中国绝不会干涉学术自由。”

12月7日至8日在厦门举行的年度孔子学院会议上,孔子学院总干事许琳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这次会议围绕“迎接孔子学院新十年”为主题,聚集了超过2000名代表,包括孔子学院主任,孔子学院所在大学的校长,中国合作机构代表,中国官方代表以及参与孔子学院建设的中资企业代表。

在她的闭幕讲话中,许琳简要地提到了美国国会听证会,并直接回应了最出名的批评家马歇尔·萨林斯(Marshall Sahlins)对孔子学院的指责。她对马歇尔关于孔子学院损害学术自由的指控不予置理,并邀请他去近距离地接触任何一个机构。许琳同样提到了马歇尔最新出版的书,并否认孔子学院是“学术病毒”,她更愿意说孔子学院是一朵“花”, 同时也提到孔子学院应该远离政治。

尽管从中国的观点看来,孔子学院与政治分开的这种趋势在中国文化外交中并不唯一的尝试,然而从这次会议来看,孔子学院和中国政治以及外交政策事实上紧密联系。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不仅去年和今年都参加会议,还在她的主题演讲中,清楚阐述了孔子学院工作的政治导向。 她将孔子学院与中国人民的两个“百年目标”联系在一起,即GDP和人民收入翻倍,在2020年前建立一个在各方面初步富裕的社会,以及试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另一个政治暗示就是,所有的参会的代表都被邀请观看舞剧《丝海梦寻》。虽然这个暗示可能很细微,但仍然暴露出迹象。

紧接着这些政治元素,会议阐述了孔子学院一直面临的一连串实际问题, 包括教师和教学资料的短缺,当地和中国合作伙伴的劳动分工不足,以及明显的财政问题。

为了实现孔子学院资金来源多样化,会议上讨论了建立孔子学院校友会和孔子学院基金会的想法。2013年11月,中国共产党的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一项决议,鼓励社会组织以及中资机构参与到孔子学院的发展中去。这是第一次放宽孔子学院的多通道融资渠道。许琳表示校友会将是一个平台,人们可以通过校友会“支持我们”。关于未来的捐款,她表示中国的许多公司,例如贵州茅台集团,海南航空以及中信集团,都表示出对于支持孔子学院的兴趣。

鉴于中国官方给予每一个孔子学院的预算是一定的,汉办不得不寻找新的资金链来保障孔子学院的发展。

另一个解决成长的烦恼的潜在办法就是设立“孔子学院模范学校。”在去年的会议上提出了这个想法,孔子学院总部已经开始根据标准筛选了,例如衡量职工和学生的人数,被授予“模范孔子学院”的机构将会获得更多的资金和优待。

这个想法在厦门吸引了人们的眼球,关于如何做决定的问题,以及如果你的机构没有被评选模范机构将发生什么,与会者认为在各孔子学院之间将潜在更多竞争。当考虑到未来的发展时,这个想法变得非常有趣,因为汉办不得不找到一种方法,让其发展能从数量上——反映在孔子学院的数量增长上——转到质量的提高。这将有一个巩固的阶段,意味着并不是所有475个孔子学院都必定会见证这项事业的第二个十年。

作者简介:福克·哈迪(Falk Hartig)是德国法兰克福歌德大学博士后研究员,研究中国公共和文化外交,中国国际形象以及中国媒体国际化。

分享到6.79K
编辑: 齐磊标签: 孔子学院何去何从?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扭转 前路
四川非遗精品进京展开展 图片策划:“堵”在中国
亚航客机失联令国际航空业遭受重创 买就OUT了:私人飞机租赁业正在兴起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