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文化   >  文谈

“电视已死”?抑或“电视永存”?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汤泽洋 2015-01-04 15:35:43

我们开电视的次数可能越来越少了,但电视产业依旧蒸蒸日上——我们只是换了个方式看电视罢了。

“电视已死”?抑或“电视永存”?

“过去18个月,英国广播公司的iplayer客户端在平板电脑和手机上的下载率从25%升至47%。 摄影:乔纳森·霍德(Jonathan Hordle)

电视悄无声息地闯入我们的客厅,取代了壁炉的位置,贪婪地索求属于自己的地盘,领地越来越大。慢慢的,电视成为家里不得不去适应的丑陋摆设。近日,英国电信管理机构(Ofcom)指出,英国拥有电视的家庭数量首次出现下跌——2012年到2013年间,英国电视用户由2633万降至2602万。

“选秀之父”西蒙·考威尔(Simon Cowell)已逐渐走下神坛,你可以打趣电视用户的减少是对传统秋季电视节目的反叛,比如《舞林大会》(strictly),《X音素》(The X Factor),《我是大明星》(I'm a Celebirty)等等,还有《飞黄腾达》(Bladdy Apprentice)——一个让观众在圣诞节前不再度日如年的真人秀节目。然而实际情况却复杂得多。虽然电视逐渐退出我们的家庭,但电视节目却并没有离我们远去。

相反,我们只是换了一种看电视的方式:据英国电信管理机构统计,英国有近100万个家庭没有电视,却装有宽带。过去18个月,英国广播公司(BBC)的iplayer客户端在平板电脑和手机上的下载率已从25%升至47%。是打开角落里的电视,还是抱着iPad窝在沙发里,差别如此之大。

问题是:我们该如何看待这种转变?是该庆祝网络内容更为多元化,弥补了之前电视的缺陷(比如YouTube视频网站上草根明星的出现,就反映出年轻人善于革新并敢于挑战媒体陈规),还是该哀悼以电视为代表的公众活动已经明显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第四频道的《影视看台》(gogglebox)收视颇高,史蒂芬(Stephen)和多姆(Dom)主持的脱口秀节目也获得众多青睐,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当然,需不需要坐在一间房间里收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很多人都还记得小时候和家人抢电视遥控器的场景,这是当时最大的家庭矛盾来源:你不想做作业,只能看看《大学生知识竞赛》(University Challenge),姐姐霸占了遥控器;你费劲心机和口舌想看圣诞特别节目或是英国皇家研究院的圣诞科普讲座,老爸又总是打断你。

追忆那个只能收到四五个电视台、每个家庭成员都有自己的录像带的年代,人们往往留恋而又感伤。但还是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在当时这可是个大麻烦。我和爸爸从未好好谈论过过圣诞科普讲座的事,总结起来只有这么几句——“我们要看这个吗?真无聊。”“那就去写你的感谢信吧。”“我想待在这里谢谢。”如今,有了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我可以一个人看九十年代的化妆教程,爸爸也可以与其他志同道合的人讨论他喜欢的物理知识。

有时,和家人一起看点什么也很有趣,和朋友或室友一起看碟也是件快事。但当我们换了一种方式看电视时,我们也换了一种方式谈论电视节目。如今的追剧方式就很奇怪——比如在所有人都看完之前,不准讨论和剧透《绝命毒师》(Breaking Bad)和《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的大结局。我们会重温那些好看的节目片段,并且一段时间以后还会翻出来回顾。我们能理解剧透者,也知道不同人看剧的速度不同。这是一种碎片式的娱乐模式,但我们仍保持着极大的热情参与其中。

只要电视节目有趣,我们仍然会花时间观看:《神秘博士》圣诞特辑(Chrismas Day Doctor Who)成为了很多家庭的选择,无论是通过电视直播还是iplayer客户端。那么人们是否可以用iPad看别的东西呢?当节目播出时,我们还能通过推特(Twitter)、论坛和博客进行互动。

如今,我们对于娱乐业的评论和期待都有所改变。从连载剧(Serial)和《美妆播客》(Zoella),到《纸牌屋》(House of Cards)和《神探夏洛克》(Sherlock),在这些优秀的电视节目背后,我们依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确,我们失去了与别人坐在一起看电视的公众体验,但我们也有收获——说真的,把电视请出客厅在美学上也是一种享受。

尽管这么说,目前我还不想完全抛弃电视——因为iPad的屏幕还没有达到电视的视觉效果。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NASA拍摄太阳南极巨大“日冕洞” 日本民众庆祝新年 冲进商场抢“福袋”
湖北武汉举办“女神”相亲会 定格2014
欧亚经济联盟启动:震动全球经济格局 美国金融机构盈利:复苏的仅仅是华尔街?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