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艺术

老人义务守护烈士陵园近30年 自费为烈士寻亲

广州日报张丹 2015-03-03 10:21:57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是革命老区,有“东北小延安”之称。1946年1月,第四野战军三五九旅七团官兵在围剿占据糖坊镇的匪兵时,为减少百姓伤亡而将炮轰方案改为强攻,战斗中牺牲了百余名官兵,糖坊烈士陵园就长眠着其中的22名革命先烈。

今年已经66岁的老人张玉山,从1985年开始,就一直守护在糖坊烈士陵园,成为了一名义务的烈士陵园守护员。他曾自费为烈士们寻找亲人,不仅跑遍了黑龙江、辽宁,也前往千里之外的山东为烈士寻亲。

他告诉记者,他有两个心愿,一个在有生之年必须为剩下的烈士寻找到亲人。一个心愿就是,希望他的子子孙孙能够继续看护烈士陵园。“另外,我还有一个遗憾,就是我觉得对不起老伴儿,对不起儿女。”

文/广州日报记者张丹

烈士为解放埋骨他乡

记者:您当时为何会选择义务守护烈士陵园呢?

张玉山:我是爷爷带大的。在我四五岁时,爷爷告诉我,他曾经参加辽沈战役当义务担架员,当时为了解放,烈士的鲜血都没过了脚面子。工作之后,我就在烈士陵园前面的公路养路段工作,看着烈士陵园荒草丛生,心里就不是滋味,烈士墓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这之后,我才想到要当守陵人。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守陵的?

张玉山:1985年秋,我到单位跟领导说,我不修路了,要去守烈士陵园。领导不同意!我就说,就是普通人的祖坟都还有人管理,何况这些烈士都是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如今只能埋骨他乡。最后,领导就跟政府说我要去守陵。镇政府的人就说,你能看陵园么?一个山坡子,你能耐得住寂寞么?当时我只有30多岁,他们都不信。所以,我就写了封“决心书”,表态要一看到底,必须看好。

当年我老厉害了

记者:看陵园没法赚钱,怎么生活?

张玉山:当年我老厉害了,全县都知道我。镇里街面上第一间砖房就是我建起来的。光存款就有8万多元。那时候我脑子好使,而且又有不服谁的性子,很了不起。我那时候自己开了酒坊,是全县第一家,每年都有4万~5万元的收入。有了经济基础,这才想着做点事情。

记者:您还记得第一次进入陵园看护时的景象吗?

张玉山:我是1985年11月27号去的,当时陵园是一片雪,白茫茫的。我就在避风的地方扒了一个窝棚,就算是当上了看护员。早上去,中午带饭,晚上回家。到1986年春天,我种了2000棵杨树,700多棵果树,花了几千块钱。结果到了晚上,那些牧马吃草的人就把树苗都给撅断了。第二年,我又种树苗,结果又被撅断了。

记者:那最后怎么解决的?

张玉山:我就从酒坊拿了100斤好酒,在陵园里煮肉。看到牧人过来就和他们说,今天我请你们喝酒!那时候我不会喝酒,但是为了这个事,每天都和他们喝。结果,喝了一年。第二年,他们也不到陵园去了。喝了几年之后,就交成朋友了,逢年过节还会送点东西。他们说,“老张,以后你不在陵园,我给你看着。”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接着栽树,修理陵园。

烈士就是我父母

记者:像这么种树、修理陵园,会花不少钱,家人同意吗?

张玉山:1989年那阵儿,我开始修理陵园。当时陵园就只有一个纪念碑,门口只有两根柱子,我就找铁匠装了大门,修砂石路,种树,一共花了两万多块钱。老伴儿、子女都想不通。别人也说我是“疯子”、“傻子”。

在1994年,我为了修理陵园的围墙,修坟,将我在街面上的房子卖了三分之二,又花了3万多元。就连大儿子结婚都没这么花钱。家里人有意见了。我就跟他们说,我已经给镇里写了“决心书”,看陵园一定会坚持到底,也必须要坚持到底。

2003年左右,政府修理了一次陵园,陵园里的树都长起来了,种的花都开了,夏天的时候很多人去陵园玩儿。

我可能是和烈士们待久了,产生了感情,觉得烈士就是自己的父母了,就想着为烈士们寻亲。

记者:为烈士寻亲还顺利吗?

张玉山:我曾经去过黑龙江军区七次,他们没搭理我。到第八次时,档案室的工作人员接待了我,告诉我1960年之前烈士档案都在沈阳军区。我跑到沈阳去找。最后,找到3位黑龙江籍烈士的亲属。

因为有多名烈士的老家在山东,2009年,我又跑到济南,结果没收获,又赶上老伴儿有病就回来了。

有生之年还要找

记者:守陵的日子很枯燥吧?有什么事让你记忆深刻的?

张玉山:大概是2010年那会儿,我跟野狼干了一仗。由于周围都是荒山,经常会有野狼出现,我认识它,它也认识我。陵园前面就是条路,当时有辆农舍的马车突然经过陵园的时候不走了,而且一直往后撤。无论怎么打,马还是不走,前前后后地转了一个小时。我们看不见前面有狼,但是牲口比人敏感,知道前面的山坡上有狼,所以不愿意走。我就拿出家伙把山坡上的狼吓跑了,然后马才走了。

三天后半夜,狼来报复。只要在100米的范围内,狼一直盯着你,尽管你不知道,但是仍然会浑身发冷。那天晚上,我半夜就身上打个激灵,拿着手电筒出去一看,一米半高的台阶上,野狼的两个爪子已经趴在上面了。我赶紧拿家伙把狼给打走了,前后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把狼撵走。第二天,我就被老伴儿、子女给绑回家了。打狼当时不觉得害怕,但是一想就后怕。结果就躺在床上,20天没动过地方。

那次之后,老伴儿就要上法院闹离婚。她就是吓唬吓唬。最后我起来后,又去陵园了。

记者:您现在的希望是啥?

张玉山:我现在就有两个心愿,一个必须在有生之年为剩下的烈士们寻找到亲人。另外一个心愿就是,我老了,希望我的子子孙孙能够继续看护烈士陵园。我还有一个遗憾,就是我觉得对不起老伴儿,对不起儿女。能忠就不能孝,能孝就不能忠。忠孝不能两全。

7月的烈士陵园最漂亮,陵园里花开的时候,像花园一样。如果有一天,也把我埋在烈士身边,继续守护着他们。

分享到6.79K
编辑: 薛天琪标签: 烈士陵园 1986年 寻亲 决心书 傻子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抗霾博弈 琢磨不透
中亚区域经济合作实体学院揭牌并投入运营 重庆发布全球首批量产石墨烯手机
甜蜜的空白:洋品牌吞食中国巧克力市场 有钱任性?香港政府从“派钱”到“派糖”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