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明星

阎连科《受活》日文版热销 获得日本Twitter文学奖

阎连科《受活》日文版热销 获得日本Twitter文学奖

  阎连科 图片来源网络

刚刚获得2014年卡夫卡文学奖的中国著名作家阎连科近日又获得由日本读者评选的Twitter文学奖,这是亚洲作家首次获得该奖项。此前获得过该奖项的作家有美国作家、普利策奖获得者胡诺特·迪亚斯,法国作家龚古尔奖获得者劳伦·比内等。

Twitter文学奖完全由读者投票评选,阎连科的作品《受活》日文版(日文版翻译《愉乐》)于去年底在日上市,创造了中国作家作品在日销售的奇迹,四个月之内再版三次,此前在日再版过的中国小说仅有贾平凹的《废都》。据悉,迄今《受活》已经翻译(或正在翻译)成18种语言。

《受活》打破中国文学在日长期沉寂

据日本国立东北大学教师、诗人田原介绍,阎连科的《受活》日文版从2004年开始筹备,经过十年的翻译,终于在去年底面市,首印8000。纯文学长篇小说的市场全球都在萎缩,让他没有想到是,读者对这本书的反应空前热烈,8000册销售一空,目前已经再版三次,每次加印3000册。

“中国文学在日本还是相对边缘的,《受活》在日本的热销是一个奇迹。”田原说,中国文学翻译成日文的并不是太多,以前有鲁迅,后来就是莫言、残雪、阎连科、贾平凹和余华等。莫言大概有十部作品被翻译成日文,紧随其后的就是残雪,大概七八本。阎连科在《受活》之前也有《为人民服务》《丁庄梦》等几部著作被翻译成日语,贾平凹和余华也有两三本小说出过日文版。但是大部分中国作家小说在日出版之后就销声匿迹,只有贾平凹的《废都》当年再版过,首印4000册,再版1000册。

但是,这次《受活》的上市打破了一贯的沉寂。据介绍,《受活》上市当月,日本最具影响力的几家报纸《朝日新闻》《读卖新闻》等均刊发书评。日本东京大学教授藤井省三在《日本经济新闻》上以《充满深深绝望的现代中国寓言》发表书评,他认为,“阎连科的绝望仿佛比鲁迅还深。”更多的评论认为,除了与当下中国现实的连接,阎连科小说的结构和虚构能力,以及他的语言都具有创造性。

为什么《受活》能受到日本读者的追捧,田原分析道,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原因,“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和这部作品的独特性和经典性有关,阎连科对人性深刻的揭示,他的隐喻的深度,对中国当下现实的思考,以及他的独特的想象力和结构虚构能力,都对日本人形成一种冲击力。当然和阎连科去年获得卡夫卡奖也是有关联的,关注他的人更多了。另外,和出版社的经营也是有关的,他们以一本经典作品的方式在运作这部小说,定价非常贵,50美金,但是读者依然趋之若鹜。”

亚洲作家首次获得Twitter文学奖

正是因为读者的喜爱,日本Twitter文学奖将2014年度作家奖颁给了阎连科。

Twitter文学奖是民间发起的文学奖,主要发起人为丰崎由美。2011年她举办了首届Twitter文学奖,今年是第五届。这个奖的有趣之处在于,作家和文学评论家不能参加投票,投票的都是文学爱好者,通常情况是发起人发出“今年最有意义的小说是哪一部?”的倡议,读者在twitter上推了,就是一票。

Twitter文学奖每年颁发给一位日本作家和一位海外作家,读者口味非常多元。海外作家获奖者的第一位2010年是米兰达·裘莱,一位写时尚小说的艺术家。2011年是多米尼加裔美国作家胡诺特·迪亚斯,1996年他以处女作《沉溺》引起巨大反响,一举成名,这部自传色彩浓厚的短篇小说集已成当代文学经典。时隔十二年,他的长篇小说《奥斯卡·王尔德短暂而奇妙的一生》甫一出版便获2008年普利策奖。2013年获奖者佛拉基米尔.索罗金是俄罗斯最著名的当代小说家,1955年以长篇小说《玛丽娜的第三十次爱情》轰动文坛。1999年,《蓝色脂肪》横空出世,并一路畅销至今。2013年获得者法国作家劳伦·比内,曾经获得过龚古尔小说奖。

“在日本文学翻译界一般瞩目的都是欧美作家,亚洲作家首次获得该奖项是一件划时代的事情。”《受活》日文版翻译谷川毅说,凭借这部小说,谷川毅也入围了日本文学年度翻译大奖,最终结果将于下月公布。Twitter文学奖奖杯也很有特点,是一种用毛线制作的看起来古怪的妖魔似的动物,表达的是读者对于作家的温暖和爱。

阎连科:超越母语写作

中国文学为何在日本长期处于边缘,不太被日本读者接受呢?田原说,中国文学这么多年一直在说要走出去,中国政府也资助了很多出版项目,但是很多作品出版时出版了,但是在海外毫无影响力,原因很复杂,从文学本身来讲,中国作家的写作太琐碎,视野不够开阔,“中国作家不太考虑世界性的主题问题,当然有很多主题不是作家能够抓住的,很正常一个作家永远写自己最激动最熟悉的东西,但是他们很少去思考这些东西在世界上的意义有多大。”

另外,翻译也是一个问题。“有的中国作家的语言很好,但是仅此而已,小说更重要的是它的结构,无限广大,无懈可击的庞大的结构,还有就是内容的经典性,虚构的能力,一个大作家和小作家的区分,越过母语看得一清二楚。中国的小说始终在想象力和结构叙述方面没有达到世界最好的水平。很多中国作家,在母语中写得再好,经过翻译都被遮蔽了,它就是一个二流的小说,虚构能力太差,你抵达不了外国读者期待的高度。”

田原认为,很多中国作家没有办法走向世界的原因在于他们无法越过母语来看自己的作品,“很多人认为语言是不能超越的。但其实,语言上有创造性就可以超越母语。阎连科的语言充满激情和诗意,创造性非常强,各种组合的修辞,语言是诗化和饱满的。他的作品非常独特,有着飞扬的想象力和庞大的结构虚构能力,你很少从他的作品里看到别的中国作家的影子,非常独特,这就是创造性。”

田原指出,阎连科的所有作品在日本也好,在法国也好,其实卖得好的还是《受活》《丁庄梦》这样的作品,而不是《为人民服务》。“很多人认为争议作品、政治题材这些原因会吸引海外读者的关注,但是写作本身的原因更重要。”返回腾讯网首页>>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减少碳排放 “100%正品”
博鳌迎嘉宾 八一飞行表演队获赞回国 泰国战机伴飞
亚投行"磁力"与日俱增:"末班车"各国都看中了什么? 揭秘新加坡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