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艺术  >  收藏

中国买家改变全球艺术格局:国际市场为中国买家开VIP通道

上海证券报曹原 2015-04-15 09:31:07

[摘要]收藏家徐政夫认为:“2008年中国的逆势上涨造成的最大影响,是原本在海外的中国艺术品纷纷被拿出来,因为有好的价钱,过去大多数好的艺术品都在国外,现在大家又愿意高价钱买回来。”

中国买家改变全球艺术格局:国际市场为中国买家开VIP通道

  王中军斥资3.77亿元人民币购买的《雏菊和罂粟花》。

在纽约,在伦敦,或是在巴黎的街头,西方人见到中国面孔的第一反应总是:“Rich man”,这样的场景不仅出现在旅游景点,更出现在艺博会、拍卖场上。

自然,对“中国人有钱”的印象并非一贯有之。

特别在艺术市场上,多少年前,世界还听不到中国的声音。直到2008年,全球爆发金融危机,尔后的一两年是经济萧条的当口,西方艺术市场全面回落,艺术品购买力严重不足。正是那时,中国艺术品市场逆势上扬,全面爆发,中国艺术市场进入亿元时代,并开始在全球发声。

国际市场为中国买家打开VIP通道

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中国艺术市场的逆势上涨让低迷中的西方人集体傻眼。紧跟着,法国艺术资讯公司Artprice在2011年给出一个惊人的数字:2010年中国拍卖行创下8.3亿美元的销售额。这几年陆续而来的报告尽管数字各不相同,但告诉我们的结论却是相同的——全球艺术市场的东移、中国成为全球艺术品市场重镇。

放眼国内宏观经济的发展,这几年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下国内经济企稳,资本随行就市,中国艺术品已经成为国际经济界的投资热点,另一方面,中国市场成为各大经济体竞相争夺之地。

“最简单最直观的变化是,以前苏富比、佳士得的拍卖不讲中文,更不会讲广东话,现在进场的中国人多了,就算是他们的西方拍卖师,也要报中文。”常年处于全球拍卖一线的书画收藏家朱绍良告诉记者,“以前也没有中文电话竞投,现在都安排了中文竞投,还为中国人设置了最新的支付方式——银联卡。”

上个月刚从纽约回来的北京华辰拍卖董事长甘学军也有同感:“3月在佳士得拍卖场的时候,看到的都是中国人,买家很多是中国人,佳士得差不多配置了整个东方部员工,全是中国人,还聘请了临时的中国人来服务,包括翻译、礼仪引领、商业习惯等。”

中国艺术品成为国际市场必备货

亿元时代正在告诉全球:中国人有钱。观想艺术中心创始人、收藏家徐政夫认为:“2008年中国的逆势上涨造成的最大影响,是原本在海外的中国艺术品纷纷被拿出来,因为有好的价钱,过去大多数好的艺术品都在国外,现在大家又愿意高价钱买回来。”

的确,回看近几年的艺术市场,中国买家在全球拍场频频举牌,世界通过他们来认识中国艺术市场。而与此同时,中国买家特别钟情于中国艺术品,尤爱海外回流文物的特点被国际市场瞄准。

在纽约,“亚洲艺术周”几乎等于“中国艺术品周”,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品几乎是边缘展现,在最终的成交统计中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在巴黎,人们干脆将“亚洲艺术周”叫做“中国艺术周”,你基本上不需要说法语或英语,四处都是中国人。

在伦敦,最顶尖的艺术品买家查尔斯·萨奇从2011年开始在他的新画廊里展出中国艺术作品,他还为自己的网上画廊配了中文网页。在伦敦和中国香港,很多连锁店的剧院画廊在几年前根本不卖中国绘画,而现在也在四处找专家,搜集中国作品。世界上两个最大的拍卖行苏富比和佳士得公司都在各自主要的拍卖会上增加了中国艺术品的份额。

无论是在伦敦、纽约,还是在阿姆斯特丹,中国艺术品都是当地国际拍卖会上最受关注的一部分。

中国给全球艺术市场格局带来改变

“西方人关心两样东西,一是过去经营东方艺术品的这些人,他们希望把他们手上的东方艺术品卖到中国来,因为中国人现在有钱;另一个是他们要把西方艺术品推介到中国来,理所当然的是,中国艺术品在西方并不是主流。”甘学军分析到。

2013年11月,大连万达集团在纽约佳士得夜场以1.72亿元人民币拿下毕加索名作《两个小孩》;2014年11月,华谊董事长王中军在纽约苏富比上举下凡高静物《雏菊与罂粟花》,斥资3.77亿元。

这是比中国艺术品卖出亿元高价更能挑动西方人神经的事情——中国人不但有钱,还愿意花钱买西方主流艺术品!

无论王健林还是王中军,尽管看上去买西方艺术品只是个别现象,但这对西方艺术市场产生的影响是指标性的,这甚至为全球艺术市场格局带来改变。

我们可以看到,在近两年的中国艺博会和拍卖会上,西方画廊或拍卖行哪怕突破中国海关的重重阻碍和高额的税务,也要带着他们的艺术品挤进中国。前不久,佳士得将一张估价8.7亿元人民币的毕加索名作《阿尔及尔女人(O版)》带到香港地区展出,尽管带不进内地,作品也终将在纽约佳士得上拍,但在香港地区展出的目的无不针对内地买家。

“买西方艺术品,这种现象将来肯定会增加,”徐政夫分析道,“拍卖公司现在已经收不到货,迫于找不到好的中国古董的压力,加上欧洲和美国经济放缓,他们抛出的时间,是中国买家接手的时候。”

“西方人最期盼的并不是中国艺术品价位的提升,而是西方的艺术品也能被中国人接受,这也是西方人最焦虑的地方。眼下这么大一个市场,怎能没有西方艺术品的立足之地?”甘学军告诉记者,“内地海关阻碍特别大,但他们哪怕肩扛手提也要参与中国市场的开发,哪怕是先到中国香港,再慢慢打进来,动力和决心越来越大。”

2014年,巴塞尔艺博会称,其拥有者MCH集团已经完成了对巴塞尔香港剩余的40%股份的收购。而在2011年,巴塞尔艺博会已经从亚洲艺术展手中收购了巴塞尔香港60%的股份,并将其从ART HK更名为巴塞尔香港。时隔三年,这一收购的完成恰到好处地体现了他们对中国市场的正确判断。

但过多的资本和海外力量的进入,也让徐政夫开始担心:“太多的画廊和博览会进来,代理中国的艺术家和艺术品,有一种兵临城下的感觉,大量的资金涌入,最优秀的几十个艺术家全被国外画廊代理,我们将来的话语权在哪里?”

从中国买家去国际市场买回中国艺术品,到中国人开始高调购买西方主流艺术品,再到中国艺术品经纪人参加巴塞尔、威尼斯、亚洲艺术周等活动,这些群体都在一步步给国际市场秩序和格局带来新的变化。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薛天琪标签: 艺术市场 买家 中国当代艺术 艺术创作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中东和平 欧元贬值
长沙放飞巨型“中国结”风筝 可轻松吊起三只羊 西双版纳举办首届象脚鼓舞及民族文化大展演
数字音乐资源:互联网大佬的另一个战场? 餐饮大佬的危机:“湘鄂债”是怎样炼成的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