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文谈

叙利亚难民自述:我差点儿在巧克力里淹死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李瑞玲 2015-04-23 16:31:47

叙利亚难民自述:我差点儿在巧克力里淹死

在加莱外一个树林的破烂帐篷里,一个叙利亚难民准备开展他的第十八次尝试,藏到一辆开往英国的卡车里去。在这儿他讲述了一个故事—他如何到了一个满是巧克力液体的货舱里,这差点儿让他命都没了。

凌晨两点,我们和偷运移民的人在汽油车库里见面。那些开往英国的卡车总是停在这里,因为这里靠近火车站。我们通常在晚上试着偷偷潜上车,这时司机都在睡觉而且附近不会有那么多警察。

我们总共有25个人,所以他把我们分成几组。每组潜入不同的卡车。

这个走私犯选了七个最高的人。其中我们五个是叙利亚人,另外两个是埃及人。25岁的我是这7个人当中最年轻的。其他人都在35岁左右。

这些卡车开到这个等候区的时候,走私犯看到了贴在车上的标识,我们这时才知道这些卡车是开往英国的。他来自伊拉克的库尔德,干这个已经好几年了。我身无分文地离开叙利亚,所以我在加莱为他工作近两个月,才赚够了这次的费用。他说这些运载着液体的卡车,能够不用经过X光检测直接上火车。

司机还在驾驶室里睡觉。所以我们要悄悄地爬到货箱里。上面的舱口被锁住了,不过那个走私犯把锁链切断了。

我们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不过他一打开舱口,那个气味就迎面扑来。里面装着巧克力。我们将要呆在这装满巧克力液体的热货舱里偷渡到英国。

外面很冷,我们刚爬进热巧克力里的时候,感觉好极了。但是,15分钟过后,这热度开始让我们觉得很难受。

我大概185cm(6英尺又1英寸)高,但我也碰不到货舱的底部。我们都一只手扶着舱口的边缘,另一只手放在隔壁一个人的肩膀上。如果有人抓不紧掉下去,我们没有办法把他救起来。

我们就互相抓住对方,围成一个圆,巧克力已经漫到了我们的脖子。那个走私犯把舱口关上,留下一条缝好让我们呼吸。

货舱里热死了。我们必须不停地移动双腿来保证不会被巧克力完全困住。

但是我们一直苦苦支撑着,希望货车快点开动。从这里开上火车只要二、三十分钟,只要我们过了检查关口,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但是这个卡车没有开动。我们在那里呆了不止两个小时。无言以对。我们默默咒骂着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是他让我们处于现在这个地步的。

最后,其他人开始抱怨说实在太热了,我们必须出去。但是我想留下来。只要有一个人出去,就会在卡车旁留下巧克力的痕迹,我们所有人都会被抓的。

然后有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和一个比我年长的人开始哭了起来。最后我们都同意离开。

那些巧克力太粘稠了,要六七个人的帮助才能让一个人出去。我们在下面托着,把第一个人推出去,他打开舱口然后爬出去。

最后一个人最难出来,因为没有人把他托起来。所有人拉着他,但是他又被巧克力吸了回去。他只好把他的鞋子脱掉。鞋子留在了巧克力里。

从那儿走回树林帐篷里,是一段很长的路。我们从头到脚都被巧克力裹着——头,头发,眼睛,全身都是。尽管这是上等的巧克力。在路上我们还一直在舔呢。你可以看到在我们身后留下的那些脚印。

注:这个故事的叙述者最终通过一辆载着新卡车驾驶室的拖车到达了英国。他试着打开所有驾驶室的门,终于他打开了一个并躲了进去。他得到了难民收留准许,如今在设菲尔德的一家阿拉伯餐馆工作。

叙利亚难民自述:我差点儿在巧克力里淹死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哭泣 南辕北辙
三军仪仗队亮相莫斯科卫国战争胜利纪念阅兵彩排 沪指大跌2.77% 失守4200点
A股深渊:股民称“奥迪”三天跌成“奥利奥” 亚投行迎来“双赢”开局?尼泊尔或成其首位顾客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