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艺术  >  读书

《小王子》在这个星球再刮旋风

新京报 2015-05-05 10:33:35

《小王子》在这个星球再刮旋风

再过几天的5月8日,欧洲就要迎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纪念日。在这场战争临近尾声的时候,有个重要的作家在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时没有返航,他就是法国作家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对于他的“消失”,人们有着各式各样的猜测,甚至有人浪漫地想,他一定和“小王子”一样,终于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星球,去守候那枝带刺的玫瑰。

而在这个星球上,关于圣-埃克苏佩里和“小王子”的故事可还远远没有结束。今天,这本名为《小王子》的书在我们的星球上已经累计销售了数十亿册。上周,应“圣-埃克苏佩里基金会”创办人、主席奥利维尔·达盖(圣-埃克苏佩里侄孙)的邀请,果麦文化总裁瞿洪斌和译者李继宏来到圣-埃克苏佩里的出生地里昂,奥利维尔向他们颁发了认证书,称李继宏翻译的《小王子》是唯一官方认可的简体中文译本。

新译本

从首印9000册到一年40万册

目前国内出版的《小王子》,有数十种译本在同时销售,李继宏的译本在2013年1月推出,当年6、7月份已经卖到了10万册,而2014年一年,该版本的《小王子》,销量有40万册,占到了国内《小王子》总销量的20%-25%。有意思的是,这个版本的《小王子》最初的首印量只有9000册。

想要翻译世界名著是李继宏一直以来的心愿之一,重新翻译世界名著这件事,在遇见果麦后,双方付诸实践。

第一批选择的名著,前提是尽量不要太厚。“我们当时预测,新版本出来后,用三年时间‘打败’其他译本,成为佼佼者。”《小王子》成为第一批选中的书之一,李继宏翻译的《小王子》2013年1月出版时,出版方并没有做任何宣传。这一系列图书虽然在当时一度引起关注,但却是源自一件负面新闻,就是当时在豆瓣发起的“一星运动”(即号召大家为这本书打一颗星)。

“一星运动”的发起人是九久读书人的编辑何家炜,他后来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在李继宏的译文还未上市时就发起了“一星运动”,因为他认为该版本的宣传语——“迄今为止最优秀的译本”,完全是虚假宣传,无视了马振骋、周克希、郑克鲁等译者的译本。而在图书出版后,何家炜称在对比了原文后,他认为李继宏的版本中有20余处错译和漏译。

“一星运动”似乎并没有影响到新译本的销量,反而让一些媒体关注到了这套新书,首印的9000册在不到一个月卖光,迅速加印。瞿洪斌说:“我们的译本是最优秀的,而且李继宏为这本书写了一个精彩的导读,这个导读不像以前译者写的序言是论文式的,而更像是看一场电影,把圣-埃克苏佩里的人生经历一点点描绘出来,打破了传统导读的枯燥感。导语中还设置了悬念,人们想要知道作家的命运到底如何了。”

老故居 一座规划了五年的博物馆

在法国,“小王子”的元素几乎随处可见,走在路上路过某个小商店,就可以看到展示窗里和“小王子”有关的商品,杯子、钥匙链、毛巾等等。在里昂的白苹果广场上,还有小王子的雕像,而距离广场不远处,有一条以圣-埃克苏佩里名字命名的街道,那里有一幢房子,是他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不过要说到圣-埃克苏佩里的故居,必须提及一处老宅院。

这幢老房子从里昂驱车要有四十分钟的路程,在法国乡间的一个小镇子上。房子一共有三层,屋旁还有一个家庭教堂,可以供居民们使用。在房子的背后,是大片的青草地,这里是童年时期小圣-埃克苏佩里的游乐场。

五年前,奥利维尔就有了想要把这座老宅改建为一个现代博物馆的想法,他请来了研究圣-埃克苏佩里的学者,做好了博物馆的规划。里面有区域专门用来展示圣-埃克苏佩里的影像和图片,用以讲述这座老房子的故事和圣-埃克苏佩里的生平。此外,还有专门的空间,可以听到曾经从这个房子里发出的声音,孩子们嬉戏的声音,祖母喊孩子们回来吃饭的声音,钢琴的演奏声,这些日常生活的声音,据说全部来自当年的原音。当然规划里自然也少不了小王子,在一个专门的房间里,人们可以躺下开始一段旅行,看着屋顶的星空,进入小王子的世界。

然而,因为资金的问题,这个博物馆至今还只是存放在电脑中的一个展示计划。当问及奥利维尔何时能把博物馆建起来的时候,他站在老屋里,大手一挥,潇洒地说:“明天!”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薛天琪标签: 小王子 星球 奥利维尔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哭泣 南辕北辙
中国方阵参加俄罗斯举行红场阅兵夜间彩排 郑州近千名市民自发送别殉职交警
语不惊人死不休: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吐了哪些槽? 稀土出口关税取消:中国捍卫全球话语权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