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文谈

泰勒·德登的回归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万淑婷 2015-06-19 11:14:26

  

泰勒·德登的回归

在小说面世将近20年后,恰克·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所著的《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以连环画的形式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

1996年,恰克·帕拉尼克在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中插入了七页的小故事。3年后,导演大卫·芬奇(David Fincher)把它拍成了电影,《搏击俱乐部》里那群叛逆狂躁的主人公由爱德华·诺顿(Edward Norton)、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和海伦娜·伯翰·卡特(Helena Bonham Carter)饰演。这个故事有着卓越狂热的地位和反消费主义的色彩,它灵敏地捕捉到那些没有任何灵魂追求、日以继夜工作的人们内心中那些对生活的挫败感和失望。它拨动了人们的心弦:现实的搏击俱乐部很快就全世界范围内兴起。“泰勒·德登万岁”成为当时街头巷尾的涂鸦内容。一个新的,被广泛引用的词语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如今,每个人都知道搏击俱乐部的第一条规则。

尖锐深刻和滑稽可笑相互交织,帕拉尼克那些奇怪的寓言衍生出一种扭曲的时代思潮,并且在当时的时代标准中融入了一种既鼓舞人心又极具颠覆性的声音。他笔下的搏击俱乐部主角们为那些被常规教条所束缚的人提供了一种重获新生的途径。现在,它迎来了再生,它以10期连环画系列的形式,更名为《搏击俱乐部2》,于5月27号与大家见面。故事部分仍由帕拉尼克执笔,图画部分则由卡梅伦·斯图尔特(Cameron Stewart,《猫女》Catwoman和《另一侧》The Other Side皆出自卡梅伦之手)操刀,故事从10年后,男主角和他妻子玛拉的结婚9周年纪念日开始讲起。在后9.11时代(post-9/11)阴影笼罩下,显然现在这个躁动的、依赖互联网的、经历过战争和经济衰退的美国呼唤泰勒的回归。

帕拉尼克有着迫使读者们去正面自己内心最阴暗丑陋的一面的魔力,比起小心翼翼的不敬,他更倾向于用直接冒犯的语言。没有病态成分的喜剧是什么?与其说帕拉尼克是一个作家,还不如说他是一个殡葬者。在1996年的小说中,故事结束于男主角给予自己迎头一枪,试图杀死另一个黑暗自负的“自己”——泰勒·德登。他身困于他理想中所谓的天堂,但其实那是一家精神病医院,玛拉已经给他改名换姓了,看护人们仍然偷偷地崇拜者他,尊他为教父。为了表现出艺术放纵和那可怕的预知,电影《搏击俱乐部》反而让男主角和玛拉一起站在楼顶,他们那紧握着手的身影,在周围破败的高楼大厦中间宛如天际线一般——试图引领人们走进一个经济衰退的黑暗时代。黑马漫画公司(Dark Horse Comics)将会在5月2号免费漫画日(Free Comic Book Day)当天推出以小说《搏击俱乐部》的结局为内容做成的珍藏本来供人们了解这个故事。

第1期的前25页都是为新一轮妄想的喜悦设置故事背景。为了向由泰勒·德登那永恒不朽的性格所催生的社会思潮致敬,帕拉尼克曾表明这种空想的成分在《搏击俱乐部2》中仍会保留。帕拉尼克在《搏击俱乐部2》赋予了叙述者(主人公)名字:塞巴斯蒂安(Sebastian)。在支持者们的帮助下,玛拉捏造了和塞巴斯蒂安结为夫妇的事实,而她也为她和塞巴斯蒂安如今名存实亡的性生活而悲叹。由于服用了大量的药物,塞巴斯蒂安的性欲骤减,这也成功抑制了他性格中的“另一半”——泰勒。在家,塞巴斯蒂安是一个失败的父亲,甚至比他自己的父亲表现得还要糟糕:当他正和邻居因为一条烦人的狗争吵的时候,他的儿子正试着用包含那只狗的粪便的混合物制作火药。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刘秀红标签: 泰勒·德登的回归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变数 武装到牙齿
山东潍坊旱情持续 三座大中型水库干涸 北京端午节后遭遇重雾霾
互联网理财狂热:下一个“余额宝”会是谁? 海外第一单:高冷俄罗斯为何看上中国高铁?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