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艺术

文坛与画坛的巅峰对话

2015-12-30 17:40:42

  —中国书画承载的独特审美旨趣与人文情怀

  刘远江/文

  纵览古今中外,中国的书画语言是一种异常独特的心灵观照方式和艺术表现形式,那种浑然天成的“形与意”的联结体所传达出的精妙人文语境,要想精准地读懂它、体悟它、鉴赏它,乃至于升华它,不仅需要扎实修炼好作为民族文化主要传播载体的精微深邃的汉语言表现艺术,而且尚需持续实践和感悟中国笔墨蕴含的无穷的玄妙与灵动,不如此,就不足以沐浴中国书画赋予人类的酣畅淋漓的独特审美旨趣和人文关怀。这里陈述的对于中国书画美学的审美认知前提,显然是针对审美主体而言,如若针对创作主体来说,情况则要深入和繁杂得多,需要创作主体果敢地直面浩瀚无垠的神秘表现对象,不仅天地万物,更有人心人性,其中,画面斑斓素以彰显恢弘壮阔之洪荒意境著称于世的卢禹舜先生就给我留下了极其神秘的阅读印象,而“八荒通神”的颇具神性意味的神秘感,恰恰是中国书画诠释天道人心因而可以令人回味无穷的根源所在。

  然而,期冀抵达这一人类绘画史上艺迹罕至的人文秘境,着实需要创作主体亲历浩瀚的世事历练、驳杂的人情锤炼和专精的思想淬炼,以期洞明世事、练达人情与博爱思想。卢禹舜笔下由内而外凸显的宏大开创性艺术创新风潮堪称引领中国当代书画革新走向的典范之作,其以一己之力,将中国书画界合纵连横的时代求索特性推向了直抵灵魂的人文新高。

文坛与画坛的巅峰对话

  画外功夫

  当绝大多数书画艺术家浑然不觉地沉醉于书画艺术的线条本身时,卢禹舜却能从容地跳脱出来,一次次乐此不疲毫不迟疑地为自己即将付诸笔墨的系列惊心动魄的人文画作完成一位虔诚的文艺工作者的心灵“阅世之旅”,这既是为艺之道,亦是鲜为人知的不能不全力为之的画外功夫,正所谓只有先行沉下心来读书破万卷,方能收获下笔如有神的通灵之境。

  只不过,一位有能力集书画之大成并试图垂范后世的伟大书画家“所读之书”必然要较通常意义上的文人高士又多了一层,而多出的一层,需要经由艺术通感的方式凭藉艺术家自身敏感的才情及深厚的人文积淀成功实现转化,以便达至内在精神世界和外在天地万物的高度契合与意念融合,这就是古今一脉相承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境界觉悟之道,目的是为人类的精神空域与自然的物象空间铺就一条永不倾覆洞若神明的思想平衡通道,人们穿行这一通道,方可真正成就探奇揽胜而物我皆好。然具而言之,如何实证实修所谓的画外功夫呢?这就要求艺术家在锻造语言能力的基础上,带着人文使命情怀和历史担当精神去浩瀚地阅书、阅人、阅物和阅世情,而后才有能力照见天地之间的道德良知、艺术创造的本质真义和人文关怀之终极价值。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书画家们经年厉兵秣马不仅是为了在所谓的艺术小天地里挥洒驰骋,也是为了踏雪无痕的画外功夫,因为看似无为的画外功夫,实则真真正正地代表了为人处世的价值取向、诗意栖居的生活方式与传世深远的文化支撑,这看似是严谨治学的方式方法,却更显无与伦比的文化智慧!

  圆融通透

  毋庸置疑,卢禹舜极具个性感染力的书风画韵深得书画界主流价值阵营的绝对认可与高度赞誉!不可否认的是,再高明通透的艺术表现力也不可能博得所有人的欢心和青睐,因为“众口难调”这门有关人性的心灵艺术迄今尚未有人能够取得令整个人类整齐划一地予以交口称赞的终极突破,卢禹舜所坚守的灵魂表现艺术自然也不例外。

  正因如此,有些习惯了浮光掠影浅尝辄止的人,对他的基于人文隐喻倾向且内涵丰盈意象繁复的超体验性艺术构建理解得不够深刻,抑或缺乏进一步理解的耐心和智慧,这皆属正常现象,因为东方中国的书画艺术原本就尽显博大精深,甚而至于深不可测,部分审美主体因自身文化修养不足,世事历练不深,艺术视野不宽,人文底蕴不厚,容易流于断章取义,往往只见树木而难见森林,这当然无关人品好坏,只与文化素养的深浅和艺术思想的高低有关,正如卢禹舜先生所言:“我们不应该拒绝交流,真正的艺术都是在交流互鉴中逐渐成长进步的,无论对于任何人而言,艺术交流的大门始终都应是敞开着的,这是人类心智完善的需要,也是时代因时应势而为的内在需求。”由此可见,卢禹舜的大艺术观已然立在了坚实的思想情怀土壤之上,他望见了艺术的本质是心灵与心灵的碰撞和激越,无论胸襟气度,还是专业素养,无疑都是值得钦敬的。但值得欣慰的是,随着当下批评环境的逐渐净化与完善,贬毁有余而褒扬不足的情形日渐式微,非常有利于艺术自由表现空间的积极拓展,以及与之相关的艺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开发和利用。

文坛与画坛的巅峰对话

文坛与画坛的巅峰对话

  自古及今,任何伟大的艺术家都是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所谓真金不怕火炼。因此,真正的书画大家们的茁壮成长和渐成气候,理应遵循一定的艺术规律,这考验的是艺术家的文化自信是否足够密实,人格魅力可否坚韧有加。

  可以想见,卢禹舜的艺术之路也并非一路坦途,他起初也是接受传统山水的渲染,而后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接受源自西方的现代艺术思潮的冲击与洗礼。所幸,他既没有因坐拥传统艺术文化而将之奉为圭臬,也不认为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而偏听偏信,而是兼容并包集百家之长为我所用,将西方的写实和东方的写意合二为一,最终通过极富表现力的系列人文画将历史际遇与人文情怀铺展到了极致,与此同时,对于色彩的高度敏感和之于着色技法的娴熟嬗变,使得他的画作无形中点染上了一层神秘色彩,观之赏心悦目心智澄明。

  历经数十年的艺术实践,当卢禹舜的艺术思想圆融通透后,其艺术成果渐次受到业界的广泛关注,可到底该如何界定他的创新成就呢?于是,研究的形式可谓不一而足,比如有人在展开纵向比较时,总喜欢将艺术家的具体艺术表现形式按时代和历史阶段予以分割开去细加研讨,而且多扬古抑今,以为只有如此才能窥其“真容”。其实,人类的文化艺术总体来说是一以贯之并有所发展的,并不存在所谓的时代隔阂,因为滚滚向前的历史总是越来越宏阔和愈来愈厚实,所以当代艺术毫无疑问应是最优秀的,是真正值得认真对待的鲜活艺术,它既囊括了前人的优秀成果,亦捕捉到了新时代的优良特性,可谓登高望远,后发制人,这才是真实的人类发展史,由无数个当代连缀而成的跌宕起伏的人文史存。

  只身浩瀚

  在我所理解的价值体系下,浩瀚一词实难与个体的学识涵养和创作成果相匹配,但走近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先生后,我却愿意奢侈一把用难得的浩瀚感觉去形容他的绘画成就,他是个少言寡语之人,心思似乎全都落在了艺术创作上。在我的印象中,我每次见到他,都见他神闲气定地手执画笔立于画桌前仍在心无旁骛地创作,时而在画纸上狂放勾点,时而凝神静观,为不惊扰他的创作思路,我常花费大量时间在一旁仔细研读他的《唐人诗意》系列作品,以及由人民美术出版社推出的多达八册堪称当代新人文标杆的扛鼎之作——《八荒通神》,该系列携水墨特有的生动气韵别开生面地创作了以体验式人文山水之虚实相融为表现对象的海量精品画作,值得一提的是,这和看纯文字读本的感觉截然不同,需要调集浑身尽可能充沛的艺术感知力和想象力去感觉它,把握它,参悟它,直至还原他的本意及其所能诠释的人间要义、大义和真义。有次,当我刚从浩瀚的画海中抽身出来,他又抱给我一部令我实有不堪重负之感的皇皇巨著——《乾坤大义,道输八荒》作品集,这部鸿篇巨制双手抱着感觉足有几十斤重,虽说是部作品集,其实里面的人物只有一位,而且是贯穿始终的绝对主角,他就是辉映全球的共和国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卢禹舜创造性地用浩瀚灵动的视觉语言去注释了毛主席的浩瀚人生,这两种浩瀚凭藉艺术有机叠加臻达了水乳交融之境,倘若从人文修炼之于人类的生存价值角度而言,不啻缔造了史无前例的艺术表现力和灵魂震撼力,这才是奠定卢禹舜在中国美术史上重要地位的定海神针,而不是晦涩难懂的所谓空泛的美术理论建构,因为有能力直接用绘画的本体语言去解读与支撑自己的美术审美体系的书画家,在当代画坛的确少之又少,甚至绝无仅有。

文坛与画坛的巅峰对话

  问题是,我们如何更进一步地去理解和接纳卢禹舜笔下大力塑造的精妙绝伦的超主题创作,他创造性地将人类包罗万象的高妙情怀和思想关切不着痕迹地融于人文山水间,此为入世中的出世,出世中的入世,两者相得益彰,他的创作超越西方的写实画派是显而易见的,但对中国传统画派却不能用简单的超越来一笔带过,他极具包容性的创作,与其说是对传统画法的超越,不如说是对传统内涵的创造性挖掘、丰富和发展,这是中国文化独有的张力与魅力,就连西方的艺术大师都主动承认:东方中国创造的艺术方式具有无可比拟的艺术表现力,是当之无愧的世界艺术的源头和中心。

  正因中国本源艺术源自性灵、表现性灵及完善性灵的审美特性,所以对题材不具排他性,其实真正卓越的艺术都不会有意表现出选择性遗弃某种题材,因为对于艺术本质而言,没有对错之分,只有艺术表现力强弱之别。从这一角度来说,卢禹舜的最新力作《乾坤大义道输八荒》即是一种大胆尝试,因为这种举足轻重的题材不是谁都有能力驾驭的,需要非凡的胆识、才情、使命和高度,从结果和反响来看,他的新尝试无疑斩获了巨大成功,他几近用一种灵魂抵近的方式向毛主席的丰功伟绩致敬,这是道德良知的内在驱使,是主流意识空前觉醒在艺术领域的具象化体现。

  应该说,翻越卢禹舜的艺术世界并不轻松,它需要观者以灵魂之眼去用心观照他笔下俨然跃动神采飞扬的画魂,藉人文标尺去丈量他所经验的社会人生,有时他笔下看似不经意的一点一线,一泼一染,不仅天趣横生美不胜收,而且予人满眼的诗情画意和人文大美,可谓流光溢彩姿态万千,确实值得人们耗费大量时间去反复揣摩和玩味。不过,这对于那些对艺术尚处于一知半解的人来说,显然无从领悟其中的美妙之处,从这一层面上说,有些人无力读懂卢禹舜个性化的书画艺术魅力也就不足为奇了。当然,从并不轻松的品读中收获的却是不可言说的艺术享受和取之不竭的心灵喂养。这或许是卢禹舜跨越了西方的写实技法和东方的写意大道之后重新出发所开创的全新画风,我将之定位为“新人文画派”,它的最大意义就在于使得艺术表现对象较此前更加典型化,愈加鲜活灵动,也更其大而化之,所谓精微大气兼而有之,令人惊艳地领悟到:中国书画思想艺术已然真正跃升到了泛人文意义的绝对高度,并拥有了以人文的宽域视野直指人类终极价值的文化情怀,这为书画艺术提供了美化和修正人类心灵貌相的无限可能。

  不可否认,长期以来由于种种原因,更多是出于对高附加值文化艺术创新领域的漠视与忽视,人们因而固化了思维模式,弱化了道德良知,拉低了审美需求,单一了价值标准,使得他们的思想意识深处缺乏创新的潜能和穿透现象的智慧,以致其眼域始终没能延展到伫立着当代艺术灵魂的神圣之地。卢禹舜景仰地说:“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极具统领性地明确指出,当代文艺有高原没高峰!我们应该以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指导原则,全力攻坚克难,朝着当代艺术的高峰登攀不止。”我以为,代表当代书画精魂的卢禹舜,其笔下筑造的灵魂书画“活教材”,有望崛起为当代文艺的高峰力作,这不单是他个人智慧的结晶,亦是历史赋予他的超越时代局限性的崭新人文使命和博爱襟怀!

  (作者系著名作家、书法家、文艺评论家)

  人物背景链接:

  卢禹舜

  现任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院务委员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教授

  哈尔滨师范大学副校长

  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众怒 入侵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P2P监管新规:18个月过渡期或是淘汰期 股票发行注册制授权决定获人大通过 明年3月1日施行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