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人的手机瘾

作者:爱新闻 苏玉和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2-04 14:31:12
分享

亚洲人的手机瘾

无手机恐惧症——不能用智能手机就出现严重焦虑这一话题已经讨论了好几年了。心理学家认为,在自拍杆和表情符号的发源地亚洲,越来越多的人对手机上瘾,上瘾的人群年龄段也越来越小。

最近韩国一项研究调查了大约1000名学生,其中72%的孩子到了11或12岁就会有自己的智能手机,他们平均每天花5.4个小时在上面,结果有大约25%的孩子被认为对智能手机上瘾了。这项研究将会在2016年发表,根据该研究,压力是你的孩子可能上瘾的一项重要指标。

智能手机在很多国家都很重要,但是在很多方面,智能手机已经融入了亚洲文化:每次吃饭前都必须发一下美食图片;在日本,甚至已经有一个词专门形容与手机相关的亚文化,“keitai文化”。“keitai”意为“携帯”,大意为“可随身携带之物”,这里主要指手机。

亚洲人的手机瘾

在亚洲25亿智能手机用户中,发生了一系列与手机有关的“灾祸新闻”,比如一名台湾游客因用手机看脸书掉落码头获救。又比如,一名中国四川女子在看手机时掉进下水道,消防人员将其救出。

“玩手机而不慎……”类似的新闻标题并不少见,在新加坡情况也不容乐观,患上手机依赖的人往往是那些年龄较小、最脆弱的人群。新加坡人口只有六百万,但是其智能手机普及率居世界首位。新加坡只有六百万人,但却是世界上智能手机普及率最高的地方。新加坡有专家专门研究如何对抗电子产品上瘾,有帮助人们学会健康上网的诊所,也有人们倡议,将数码产品使用上瘾列为临床病症正规治疗。

“年轻人没有那么成熟,也缺乏自控能力,难以不使用智能手机,”来自新加坡触爱网络健全中心(Touch Cyber Wellness Centre)的经理庄恩杰表示。

他十分担心儿童拿到手机后如何使用。

他说,“儿童能够使用手机,因为学校已经把智能手机当做课程设计得一部分了。” 在新加坡,许多作业都是通过手机社交应用WhatsApp布置给学生的。

哪怕是成年学生,也不一定能抵御手机的“魔力”。韩国一名19岁的学生尹艾玛(化名)从2013年4月起就开始接受对抗“无机恐惧症”的治疗。

“手机就是我的世界,它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一想到我的手机不见了,我就会心跳加速,手心冒汗。所以无论去哪里,我都带着它。”

尹小姐的父母也说,“无机恐惧症”加重了他们女儿其它行为上的问题。她开始逃避兴趣拓展和其它社交活动。

亚洲人的手机瘾

吃、拍照、发图。亚洲很多智能手机用户经常利用Instagram记录吃的食物

亚洲人的手机瘾

在亚洲,越来越多的小孩子经常使用智能手机

很多人会承认,如果发现口袋空空,他们会感到很焦虑。手机成为人们发泄焦虑、转移注意力的渠道。韩国的这份研究也称,用手机玩社交媒体的人更容易上瘾。

智能手机成为了获取更广阔的人际交往的唯一钥匙。如果没有智能手机,易受影响的小孩和年轻人会觉得茫然无措,无法联系其他人。在一些亚洲国家,学生们作业任务重,需要花很多时间独立完成,手机是他们联系朋友、找乐子、分享的唯一渠道。所以它太重要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