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这些年两会代表委员都关注过哪些文化议题?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3-04 16:58:47
分享

去年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提出,要让人民群众享有更多文化发展成果,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等文化工作总体部署。文化产业是国家发展的软实力,同时,文化话题也是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每年的热议话题,我们总结了在过去三年中,代表委员们最关心的文化议题供大家重温。

【传统文化】

姜昆:在小学阶段设立国家级“传统文化教育必修课”。

姜昆建议,在全国小学阶段整合现有《品德与生活》《品德与社会》课程,代之以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国家必修课程,充分聚集和释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具有永恒价值的正能量。

冯小刚、张国立:联合提交关于在校园课堂教学部分繁体字入课本的提案。

冯小刚举例说:“我们经常说‘亲爱的’但‘亲’和‘爱’的意思,现在有多少人知道?从繁体字就能看出来。繁体的親是一个亲加一个见,意思是亲要 相见,愛是在现在的爱的基础上,中间加了个心,所谓愛有心。而我们现在是亲不见,爱无心”。张国立补充说,文化要传递中国文字之美,但我们首先要明白文字 中的文化含义,所以我们希望能在学校里恢复几十个,或者一两百个有文化含义的繁体字。这个我们觉得很有意义。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呼吁关注我国少数民族戏曲剧种的生存和发展

2013年,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提交了《关于对少数民族戏曲剧种实行抢救性保护的提案》,呼吁各界共同关注我国少数民族戏曲剧种的生存和发展。

目前少数民族戏曲的生存和发展正面临种种困难。一是少数民族戏曲剧种在迅速消减。一些少数民族地区的业余剧团,由于青年艺术骨干常年在外打工,无法开展活动。业余剧团的减少,直接危及少数民族戏曲剧种的生存和发展。二是少数民族戏曲教育不健全,艺术人才的匮乏是少数民族戏曲发展的瓶颈。三是经费困难使政府文化部门不能通过经济扶持来支持剧种传承。不少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相对落后,有限的文化经费仅能维持专业剧团的日常运转,演出剧目和场次少,不能满足观众的需要。

为此,王文章建议,由文化主管部门牵头,会同民委、财政、宗教等部门制定保护规划,确定保护目标及对策;由国务院转发部门规划,请各地政府部门根据不同情况采取措施,有针对性地对本地流播的少数民族戏曲剧种在演出、人才培养、艺术传承和保护等方面予以切实保障。在此基础上,调动从艺者(包括专业剧团和社会办的艺术团体)的积极性、创造性,共同努力,把少数民族戏曲剧种保护好、传承好。

【文化遗产】

作家冯骥才:保护传统文化要有文化、有眼光、有思想、有谋略

2015年,在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冯骥才直接批评某些部门对于文化遗产评定的随意性。“世界文化遗产申报应是国家的战略,要认真评定,这是人类共有的财富。韩国的江陵端午祭被确定为世界遗产让我们吃惊,可人家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在申报。而我们呢,评定得排队,有关系还可以插队。这就是我们对待文化的态度,能不让人悲观吗?”

冯骥才希望政府加强对传统文化的保护,加大对文化的支持力度。“政府要有文化、有眼光、有思想、有谋略,才能把文化管好。”他说。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文化遗产保护要加快立法

长期以来,对文化遗产及其环境的破坏,被认为是经济和城市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这种观点必须加以纠正。

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立法和执行的整体现状,与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性、紧迫性不相符合,与依法治国的要求不相符合,与依法保护文化遗产的任务不相适应。单霁翔指出,对比经济和民生方面的立法进程,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立法进程相对落后,特别是“历史文化街区”、“大遗址”、“乡土建筑”、“工业遗产”、“世界文化遗产”、“水下文化遗产”等方面的专项法规、技术规范、管理制度缺失较多,法律、法规的前瞻性和可操作性也有待提高。

不仅要立法,还要加强执法力度。单霁翔建议,必须要有专业的队伍来加强文物执法,形成与公安、监察、检察、工商、海关、建设、规划、环境等部门的有效联动。建立行政执法责任制,做到执法有保障、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违法受追究,以震慑破坏文物的违法行为。

【电影产业】

演员陈道明:做文化的人首先要有文化自觉

“就中国电影而言,目前支持中国电影产业发展的三大平台都存在一定问题,需要解决。编剧作为创作作品的第一个平台,自身一定要有文化,要有基本的价值判断;演员作为第二个平台也应该有文化自觉,现今的状态是没有文化也能生存,好在他们只是在执行文化的层面;最重要的是,输出平台要有大文化的视野,电视台的总编室、收片组要本着为受众负责的态度,把好影视作品的输出关。一些记者寻找名人效应,媒体变成了起哄的平台,今天一窝蜂地追这个片子,明天一窝蜂地捧那个人,这都是小看了自己的作用。不要过度夸大名人效应,应该启发所有人的文化自觉,中国电影才能有希望。”

导演陈凯歌:重拾对电影的敬畏初心

“我没有理由去抱怨,而是必须接受这个现实,并找到重新出发的可能性当大多数观众走进电影院的第一目的是找乐子时,我就要扪心自问:作为电影导演,我是否还能拍出一部有价值的电影?灌注了创作者精神灵魂的作品不可能三五天就完成,它必定会经历一个不断自我否定的痛苦创作过程。它们其实是同一件事。你必须要有一颗虔诚的心,必须懂得敬畏,才能做好一份工作。如果你真心热爱电影,根本不需要人家告诉你此事可为、彼事不可为。在一个浮躁的年代里,别的事情你可能控制不了,但你至少可以控制自己。”

【文化惠民】

上海歌剧院院长魏松:政府补贴剧院 降低票价

2013年,上海歌剧院院长魏松提出:政府加大文化投入,对非营利性的演出给予明确补贴。对此,他建议可以借鉴香港的做法。“对非营利性组织,香港的剧院租金才1.5万港币,其余大部分是由政府补贴。”

什么样的票价才是合理的?魏松认为,合理的票价是80元、180元、280元,超过300元的票价就很难被接受了。“希望演出质量提上去,演出票价降下来,把实惠真正给老百姓,让更多老百姓走进剧场。”

中央民族乐团副团长吴玉霞:文化惠民工程软实力要跟上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民族乐团副团长吴玉霞今年带来的提案就是“文化惠民工程要真正落到实处”。她表示现在很多地方新建的文体场馆,面积、设施、规模均比过去有大的提升,甚至一些区域算得上是“大手笔”,但软硬件不匹配的问题比较突出。“场馆同所开展的活动、设备设施的维护水准、老百姓的文化期待,尤其是应展现的文化内核之间还有差距。”吴玉霞说。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