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人能教会我们善良吗?

作者:爱新闻 李欣玥 来源:中国日报
2016-03-08 13:25:54
分享

加拿大人能教会我们善良吗?

2014年10月,纠仪长凯文•维克斯在议会上获封荣誉。图片来源:杰森•兰塞姆(Jason Ransom)/PMO/盖蒂

加拿大人不仅有礼貌,而且极为谦逊。即使做了一些英雄举动,他们也不会为己邀功。2014年10月,当一名持枪歹徒袭击加拿大议会大厦时,纠仪长凯文•维克斯(Kevin Vickers)反应迅速,沉着冷静,用办公室里的手枪击毙了行凶者。虽然维克斯受到了加拿大媒体的一片赞誉,但赞美的是他的谦虚,而不是他的枪法和勇气。(加拿大人为他们的谦逊品质感到骄傲,这听起来很矛盾,但没有人对此持有异议。)

如此谦逊和礼貌背后的成因是什么呢?蒙特利尔的家塔拉斯•格雷斯哥(Taras Grescoe)认为,加拿大人的友善有其必要性。“我们人口很少,却生活在世界第二大国家领土之上。”他说,“我们深知,为了生存下去,甚至只是为了保持理智,我们不得不互相照应。街边跌倒的老妇人,零下五度的寒冬里忘带围巾的等公车的少年。我们愿意向他人伸出援手,而不是心怀敌意。”

另一个解释源于由美国学者路易斯•哈兹(Louis Hartz)首次提出的“碎片理论”。该理论称:,美国和加拿大这样的殖民社会起源于欧洲国家逃避的“碎片”。这些新国家实际上并没做出什么改变。加拿大保留了保守党的特征,这相较于美国建国元勋们所倡导的火力全开式的发展模式有着更恭敬、更友好的本质。

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加拿大人的友善是一件好事。瓦尔皮视其为一种防御机制,“来自于自卑和尴尬。比如我们认为自己的衣服就是不合身,新发型永远糟糕,做不了什么大事情”。

加拿大人能教会我们善良吗?

索契冬奥会(Sochi Winter Olympics)上的加拿大运动员。图片来源:乔纳森•奈克斯特兰德(Jonathan Nackstrand )/AFP/盖蒂

同时,在这片友善的土地上,正因为人们都太友好而不愿唱黑脸,有时反而会使问题变得更严重。尼泊尔作家曼杰什里•塔帕(Manjushree Thapa)最近移居到加拿大,她回忆起自己在电影院遇到的情况:投影灯泡缓缓熄灭,大荧幕也越变越暗。可直到荧幕近乎全黑的时候也没人大声说出问题。恼怒之下,她让她的加拿大同伴去提醒一下管理部门,同伴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照做了。塔帕说:“善良能让这儿的人一片沉默。”

不过总的来说,她每天都享受这样的善意,我也是如此。既然生活之路坎坷不平,荆棘密布,备尝艰辛,不如学着做一名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吧。礼貌就是尊重他人,尤其是陌生人的一种方式。礼貌是使社会交往更顺畅,减少事故风险的润滑剂。如果我们都能更“加拿大人”一些,相信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美好。

好在加拿大的友善是有感染力的。每年北迁时,我发现自己能慢下脚步,常常说“谢谢”和“请”。也许我的礼貌已经过线,从彬彬有礼变成假仁假义了。如果真是如此,我也只能以纯正的加拿大方式说一声:抱歉。

原文选自:BBC

加拿大人能教会我们善良吗?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