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火锅英雄》导演杨庆:别指望浮躁的市场给你好剧本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4-28 10:21:50
分享

专访《火锅英雄》导演杨庆:别指望浮躁的市场给你好剧本
 
《火锅英雄》导演杨庆

中国日报网4月28日电(舒靓)4月份,一部《火锅英雄》为不温不火的春季电影市场带来一股新鲜热辣的别样风味。这部由陈坤、白百合、秦昊主演的重庆方言电影在一个月的上映时间里,拿下3.7亿票房,不但在全国范围内勾起了人们对重庆火锅的食欲,也以一种黑色幽默的另类方式掀起了一股青春怀旧气息。

《火锅英雄》是杨庆导演的第二部作品,他的第一部作品《夜店》上映于2009年。当年这部由徐峥、李小璐主演的电影虽然没有像《疯狂的石头》那样红极一时,但这部黑色幽默的小成本电影无疑使业界注意到了杨庆这位80后导演,当时被誉为“中国最有潜质的新导演”。那之后,许多人带着剧本来找杨庆拍电影。

但杨庆的第二部作品《火锅英雄》在《夜店》之后7年才与大家见面。这期间,他也参与过其它项目,但最终都没能继续,他仍希望坚持自己的思路做电影。

《火锅英雄》筹拍三年 “非常不顺利”

而确定要投入到新的作品中之后,《火锅英雄》的拍摄也并不顺利,用杨庆导演的话说是“非常不顺利”。项目前前后后筹备了三年,每年建组一次,第二年又筹备又停掉,到第三年才开拍。除了外在的困难之外,杨庆也在这个过程中寻找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如果没有明确自己的方向,也宁愿主动叫停。

《火锅英雄》写得是原汁原味的重庆故事,片中的人物多多少少映射除了杨庆自己的心境;片中的故事也与他少年时离家求学的经历有关。在杨庆心中,重庆人的天性是苦中作乐,他们坚韧不拔,有情有义。他认为重庆人生活是很苦的,出门就要爬坡上坎,夏天酷热得令人发疯,但大家都生活得悠然自得。而对于重庆方言的魅力,他也信心十足,不认为语言会成为理解电影的障碍。

专访《火锅英雄》导演杨庆:别指望浮躁的市场给你好剧本
 
《火锅英雄》演员阵容抢眼

演员阵容强大 多次修改剧本才请到陈坤

除了题材之外,《火锅英雄》的阵容也十分抢眼。陈坤不轻易接拍电影,在观众的视线中若即若离,一看就是选剧本非常严格的演员。重庆人陈坤是杨庆导演心中最适合的男主角,但陈坤最初却拒绝了这个角色。经过多次修改剧本,才最终定下出演。

白百何在2015年几乎成了“票房保障”的代名词,她出演的电影没有一部不卖座。对于白百何,杨庆称她身上有一种纯粹的能量,而片中的于小惠是一个很复杂的角色,白百何能很好地驾驭片。

秦昊则走的是文艺片的路子,演过的片子在国际电影节屡获大奖。他出演了很多深沉的角色,但杨庆在他身上看到了他黑色幽默的潜质,并通过这部戏将它挖掘出来。

“IP”让导演没有存在感 别指望浮躁的市场给你好剧本

从去年起,“IP”的概念在市场中越来越火,吸引了大量的资本,也有许多导演投身于“IP”项目。而杨庆对这样的现象保持着自己的看法:在“IP”面前,导演缺少存在感,不要指望这个浮躁的市场给你提供优秀的剧本,还是得自己搞创作。

专访《火锅英雄》导演杨庆:别指望浮躁的市场给你好剧本

以下是访谈实录:

1.与上一部作品《夜店》时隔七年,这些年您都在做什么?

其实也没做什么!《夜店》之后很多人来找我,无数的项目找过来,一开始我晕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发现还是得自己搞创作,不要指望这个浮躁的市场给你提供优秀的剧本。还有就是觉得当时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为人处世很多东西不懂拒绝,消耗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我也去参与过一些项目,但都退出了,因为那个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也从中明白了能够走出来,坚定的去做自己的电影。

2.《火锅英雄》筹备了多久?这个过程中有什么困难吗?

前后筹备了三年的时间。

非常不顺利,每年建组一次,每年停掉一次,第二年又筹备,又停掉,到第三年才开拍,我们这个剧组号称是史上最磨难剧组。最主要的还是我在筹备制作的过程当中,在逐渐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吧,如果我没有找到,没有安全感,也会主动叫停。我觉得这个方向不对,不是我要的,也没有达到我要的效果,那我宁愿不拍,宁愿停下来。所以还是要自己明白自己,也是自己找到一个方向的过程。

3.三位主演阵容是一开始就决定的吗?请到他们三位有没有什么困难?

13年找陈坤的时候,就想好陈坤就是最适合刘波的,其他几个角色没有那么清晰,但是我自己心里面也有一些人物的类型,大概有一个范围。

最初去找陈坤被他拒绝了,后来修改剧本之后再去找他才定下来。选择陈坤首先他是重庆人,这个故事很适合重庆的明星来演。更重要的是我关注陈坤好几年,觉得他是一个有坚持、有底线的人。在市场这么疯狂的环境下,一个演员能做到自我坚持挺不容易的,所以想跟他合作。刘波这个角色代表了我心目中的重庆人,他身上的情义、率性还被我进行了一些放大。他们不一定多优秀,可能有很多缺点,但一旦跟他们相处,真诚地交流,都会被吸引。其实刘波是不是小人物没啥关系,他的真实是最重要的。

秦昊演了太多的那种深沉的角色,其实他是很有趣、很有幽默感的一个人,我能够看到他身上那一面,他其实这方面并没有得到完全的释放。

4.唯一的女性角色选择了有“票房保障”之称的白百何,为什么?

白百何这个角色的选择,实际上是在所有的主演当中最清晰、最快速的。白百何扮演的这个角色实际上是一个很复杂的角色,需要演员具有超强的演技来驾驭,而且这种演技不是一个导演两三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她得坐在那,她就是那个人物。

我考虑了目前中国的女演员,我觉得能够扮演这么复杂角色的,可能只有白百何,我认为她的能力以及她的能量是超越她目前所扮演的角色的。白百何有一种蛮干净的感觉,一个人很少能够干净到这个样子,看到她的这种干净、纯净,给她带来一种很纯粹的力量,这种女演员非常地了不起,她可以去接受任何的挑战。

5.这部电影最初就决定使用重庆方言吗?有没有担心过方言有可能会缩小受众面?

是的,一开始就决定用重庆方言。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观众的问题,因为我自己全世界的电影都看,从来没有觉得听不懂那个语言会导致我跟电影之间有障碍,我反而觉得听不懂的语言、听不懂的方言有一种更独特的魅力吸引我,所以《火锅英雄》我毫不犹豫地就采用了方言。

6.几个劫匪的面具设计得很有意思,唐僧的笑和猴哥的眼神给人印象特别深。这个设计您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吗?是怎么和执行人员沟通的?

我们有设计,我们的美术有参考是日本的能剧,从能剧里面吸取了那种诡异的风格,然后放到了面具的设计。实际上我们也得去借鉴整个东方的那种美学放到里面去。最后还是你要从自己的文化里面去找到那些东西去呈现。

7.秦昊的车上写着“PTU”,这是杜琪峰导演的一部作品的名字,可以理解为是一种致敬吗?

我确实很喜欢杜琪峰电影,杜琪峰对我最大的影响是他发自内心热爱自己的文化,对自己文化的热爱,是我认为一个导演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你对自己的成长的地方文化的热爱,这个是不可以被磨灭和取代的。

8.这部电影元素很多,有义气、青春怀旧、黑色幽默、暴力,如何把它们融合到一起,是否担心类型不够突出?

我觉得这个定义都是别人来定的,自己搞创作的不能自己去定这个东西。不能说什么游戏规则都是你自己定的,不能说你又是玩家你又来定规则,我觉得搞创作的人,这个部分就留给别人去说吧。

9.对这部电影满意吗?与上一部作品相比,有什么突破或者自己特别满意的地方。

这个电影整个的制作过程,对我来说是一个再教育的过程,我渐渐发现了自己对电影更深层的认知。以我现在对电影的审美和认知,拍成现在的样子,我已经尽全力了。

可能在拍火锅英雄之前,我可能更注重于剧本的编织,可能更注重于戏剧性更强,情节、逻辑。我在拍摄这部电影的过程中,实际上我慢慢的发生了一个对表演和人物巨大的一个兴趣。和我上一部作品相比,火锅英雄在表演上是有很大提升的,是因为我自己有这个意识,并且把自己的精力有意识的更多的挪到表演上来,跟演员更充分的进行沟通,最后去为创造角色服务。

10.有新的计划了吗?下一部作品什么时候拍?

没有计划,也不会去刻意安排。计划是一个很空泛的概念,你只有拍出来了才叫作品,要不然就是没有作品,只有这两个没有别的。

11.陈坤、秦昊、喻恩泰这三个角色哪个和您个人最接近?

无所谓哪个角色最接近,我想每一部电影作品里或多或少都会有创作者的经历在里面吧。

12.您曾说过“他们三个人都代表了我所理解的重庆人的某一面。”能具体说一下吗?您心中重庆人的特质有哪些?

重庆人的天性是苦中作乐,他们坚韧不拔,有情有义。其实重庆人生活是很苦的,出门就要爬坡上坎,夏天酷热得令人发疯,但大家都生活得悠然自得。

13.表达的同学情谊,在您自己的生活中也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吗?

我小时候在一个小镇上长大,爸妈为了我的学习,就把我送到县里面、市里面,我从小就离开家乡在外面求学,在外地求学的过程当中,认识了很多的哥们、同学,他们对我也非常好,我跟他们之间的那种故事、感情,实际上对我来说是我人生当中非常宝贵的一段经历。

我为什么会写《火锅英雄》这样的故事,为什么会拍这种情义的故事,可能这是跟我自己的经历有关,实际上我写的这种情义、这种经历也是大多数人在青春期会曾经共同拥有过的一种经历。一个人的青春期对于他未来的人生来说是挺重要的,那种经历会跟随你的一生。

14.IP大潮中,为什么还坚持自己写剧本。对IP这个概念/现象怎么看?

有IP就可能就没有我了吧,你会去关注复仇者联盟的导演吗,你会去关注蜘蛛侠,钢铁侠的导演吗,创作者在这些IP面前已经没有存在感了。我觉得但凡是对自己有一点要求,有尊严的创作者都会选择坚持原创吧。

15.请向我们的网友推荐介绍一本您近期在看的书或者喜欢的电影。

去年年底看了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里面有几段内容真的挺不错,写人物写的相当好,和东野圭吾以前的气质真的很不一样,而且我觉得那本书是一个日本的《阿甘正传》,它是一个把日本近代史串起来的非常奇幻的故事。

这几年我最喜欢的电影是《亡命驾驶》,看到那部电影就像看到偶像一样,那个电影是开启我作为导演某条神经的电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