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智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关系与创作观点

作者:wmjt012 来源:互联网
2016-06-23 13:35:01
分享

蔡智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关系与创作观点

[蔡智简介]

本文作者:李佩

号一泉,1963年出生,研究生毕业,中国画研究院首届高研班结业,教育部博士班毕业。师从著名画家黄格胜教授、姜宝林教授、张立辰教授。现任广西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画学院副院长,广西青年委员,漓江画派学术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西美协理事,文化部国韵文华书画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书画》画院特聘画家、北京国画艺术家协会副会长。出版有《蔡智画集》、《名家名画——蔡智写意花鸟》、《蔡智中国画》、《中国美术家大系—蔡智》等个人画集多册。入选文化部国家画院主办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广西国画作品展”、入选全国政协主办的“广西是个好地方——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

蔡智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关系与创作观点

[摘要]

蔡智先生是广西著名的花鸟画家,其花鸟画师承著名画家潘文经(103岁)、黄格胜教授、姜宝林教授与张立辰教授,风格独特,色泽鲜明,注重笔墨,行笔豪爽,线条劲挺,墨色交融。他多年研究齐白石、任伯年等大师的画作,从构图、造型、用色、用墨等多方面入手,研究出了属于自己的绘画技法,表现出自己独特的面貌,他的花鸟画有着鲜明的地域特色,独具南方花鸟画艺术特点。

笔者试图对蔡智先生的师承关系、创作观点进行分析,转变固有观念提高思想认识,力图有利于拓宽花鸟画的题材,使花鸟画能够加强对精神层面和生命形态的表达,愿立足传统面向现当代现状,创作出既具备中国画传统精神意蕴又有时代精神面貌的花鸟画优秀作品。从中能让我们现代人对中国花鸟画传承开启一种新思维、新认识、新学习的研究方法,为探索和构建有时代特色的广西花鸟画学科创作体系提供理论支撑。

蔡智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关系与创作观点

  一、蔡智的师承关系

中国画讲究传承,学术的积累过程漫长且艰辛,既要下苦心又要有恒心,在从事美术教育工作的29年间,蔡智先生一边教学一边摸索。

在绘画早期,他以传统的师徒关系向潘文经老先生学习。而潘文经老先生先后师从桂林著名画家帅础坚、容大块先生研习岭南花鸟画,其作品有着构图严谨、点粉轻匀、注重渲染的特点。站在学习岭南画派的角度看,蔡智先生吸收了其“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的精神,注重写生的同时又延续了传统中国画的笔墨特色,他的作品色彩鲜艳明亮水分淋漓,笔墨豪爽劲挺,具有一定的时代精神和地域特色。由此可以看出潘老先生和岭南画派对蔡智先生早期的绘画风格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在拜师潘文经老先生之后,蔡智先生在大学时代向黄格胜教授学习,黄格胜教授是黄独峰先生的花鸟画专业方向的研究生,后来又以画山水画成就于世。他擅长描绘含蓄秀美的漓江,也爱描绘壮乡苗寨,以沉厚苍劲、雄浑大气的笔墨表达对广西一山一水的热爱,笔下万物既有沉雄之气,又不失南国细秀之韵。蔡智先生是黄格胜教授的山水画研究生,他将山水画的布局、造境、笔墨皴擦以及浑厚质感与花鸟画的灵动相结合,继承了用于表现山水特征的笔墨与精神并形成了自己的笔墨厚重、色彩清新明朗、质感温润且圆融与既写实又生动的绘画语言。因为黄独峰先生既属于岭南画派,后又拜入“大风堂”,与张大千先生颇具渊源,因此从代别来算,蔡智先生既属于第四代岭南画派弟子,又属于张大千派系第四代弟子。

2004年,蔡智先生到中国画研究院向姜宝林教授求学。因为姜宝林教授同为陆俨少、李可染南北两位山水大师之弟子,他的大写意花鸟画又吸收了黄宾虹先生的山水技法而注意对积墨技法的运用,特别善于用宿墨来积墨,他对花鸟画的描绘尽显浑厚华滋的特点。蔡智先生深受其影响,常将以宿墨来积墨的技法运用到大写意花鸟画中。蔡智先生同姜老师学到许多前人的文化精髓,因此从这方面看,他又属于陆俨少、李可染第三代弟子。

2011年到2013年间,蔡智先生师从潘天寿的弟子张立辰教授,于张立辰博士班系统学习两年。张立辰教授将潘天寿和李苦禅两位大师的雄峻高旷、出奇制胜与笔精墨妙、触手成春相结合,实现了传统笔墨意境向现代笔墨构成的转化。蔡智先生在增强大写意花鸟画视觉效果的同时,强调大写意花鸟画要充满激情、积极高亢的情绪和富有生趣生机的昂扬精神。他认为在大写意花鸟画创作中,要求造型更简洁神妙,笔墨更洗练豪放,追求书写性和概括性,以花鸟画传达情感,将真情实感与磅礴气势相融合,在客观形象和笔墨之间抒发情怀,注重呼应、对比以及起承转合,因而要把握笔墨的节奏,凸显墨色干湿、浓淡、虚实对比之妙。从潘天寿先生的传承脉络来说也算第三代弟子。

蔡智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关系与创作观点

由此看,20世纪这几位大师的文脉,蔡智先生都有幸得以深入学习、研究。在三个不同的学习阶段中,蔡智先生通过自身的理解、消化,巧妙地将他们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的笔墨语言、绘画特征,这是一个不断进步不断探索的过程,而这些特点在蔡智先生的绘画作品中也得到了充分体现。但提及个人风格,蔡智先生认为其风格仍未形成,因为他习画的38年中吸收面太广了,他的风格雏形才初显其像,当前仅仅是个起步。在绘画几十年中蔡智先生悟出许多道理,未来他将沿袭思路走,将所学五车融会贯通,或许能走出一条新路子,但这仍需一个漫长的过程。

蔡智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关系与创作观点

  二、蔡智的创作观点

1、重视写生

常言道:艺术源于生活。而绘画创作的灵感非但源于生活更源于写生,这需要画家以细心耐心的探索精神去观察自然搜集素材,所以绘画离不开写生。

蔡智先生的创作作品从写生中得益甚多,因而他十分重视写生,认为写生是任何绘画形式必不可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提高绘画水平的重要因素,是获取创作灵感的重要途径。在日常教学活动中他反复强调写生的重要性,常言既可以选择外界动植物或者亭台楼阁进行写生,也可以选择身边常见的水果、盆栽等练手,要求手不离纸笔,写生不离身。因为画什么不重要,怎样画好怎样表现其笔墨语言才是关键。写生其实就是带着内心情感对生活中各种景象的记录。

为了获取新的绘画思路和绘画素材,他每年带着学生到少数民族地区或者到西双版纳热带雨林这样美丽富饶的地方写生,在刺激灵感迸发的同时,提高写生所应具备的手上功夫、思维能力和捕捉细节的观察力。当然,写生不能只局限于描写自然界的表面,更要以抒发情感为出发点,完成心灵与自然的碰撞。蔡智先生笔下的花鸟形象,通过对客观形象的夸张变形,有取有舍,赋予感情与生命,呈现出的不只是花鸟的姿态也是自然万物的本质与灵性。所以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仔细观察客观形象,体会感悟大自然的姿态美、色泽美,把自己的思想与客观物象相互交融,展现出对万物灵气的赞美和自我感情的抒发。

蔡智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关系与创作观点

蔡智先生的写生,所强调的内容与唐朝张璪《历代名画记》中所说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有同工异曲之妙。“造化”即大自然的物象,“心源”即画家内心的思想、情感。李可染的一句“写生就是对现实生活的重新塑造,画家在抽象的物象中行走了一圈”更是恰当。蔡智先生的题材在南方实为常见,但其构图新颖和谐、用笔轻松挺劲、墨色融而不乱、线条疏密结合,气势强大有力,尤其用色大胆,跳跃出常规写实的用色思维,让人眼前一亮意想不到。蔡智先生的写生不同于单纯描绘花鸟的客观美,而是通过以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对客观事物去创造加工,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并捕捉自然界所蕴含的美,从而展现美好的意境并表达自己南方细腻融合北方爽快的心境。

蔡智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关系与创作观点

  2、重视感悟力与情感表达

“一幅花鸟画能牵动观者的心绪并能把观者带入一种境界,方为上品。”蔡智先生认为大写意花鸟画创作是画者主观思想结合客观物象所形成的审美结晶,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是其主要特征。对于艺术创作,画家除了具备才华与天赋这种因素外,对客观物象有敏锐特殊的感悟能力也是相当必要的。可以说绘画是一种极需才情、禀赋、特有感悟力的艺术,任何绘画形式都需要重视感悟力与情感表达。由于大写意花鸟画自身是画家脑力劳动后的精神产物,它具有随心抒发热烈情感的作用,它显现人的内心世界并有着强健茁壮的生命力,所以从其笔墨情趣中可找到一种乐不可支的精神寄托。我们依次将对自然美表达的喜爱转变为对花鸟生命越发灿烂的激动和对艺术生命的寻觅,这种美好的体验使欣赏者通过大写意花鸟画认识自己、丰富自己,并得到审美享受和智慧的启迪。

大写意花鸟画属于艺术创造,它总是将绘画思维、绘画语言、审美意趣和内心情感借助绘画的手法融合在一起。其中,新的情感是艺术家通过在生活和社会中不断磨练并进行艺术实践得到的,是激发艺术创作的前提。艺术作品中新的意境通过新的情感显现出来。蔡智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在色彩的选用、整体的表现手法和笔墨的挥洒上都富有极其浓厚的现代生活气息,流露出的是现代人的情感。他的画所透出的意境处处洋溢着现当代人所具有的欢悦欣喜、积极奔放,充分体现出他对情感表达的重视。

由于蔡智先生长期居于南方,受到南方亚热带物种繁多、植物茂密、气候温润的影响,作品便具备了构图新颖、色彩艳丽、笔墨豪爽、画风明朗的特点,这得益于他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对大自然一花一木的热爱和对生活中的活力与情趣的追求。正是如此重视感悟力与情感表达,他的大写意花鸟画才充满了生命力。

蔡智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关系与创作观点

  3、传承传统与创新并重

传承与创新是我们学习花鸟画所研究的一个常谈又常新的问题。

站在传承传统的角度看,传统绘画既要在理论中探讨,也要进行临摹研究。传统绘画是奠基石,在绘画的道路上依靠它吸收营养,也必定要从中吸收精华吸取经验,这其实需要对传统内容进行深入地钻研,对理论进行系统地研究,这是一个多元的、开放的、有包容性的吸收过程。例如陈淳、徐渭、八大山人、齐白石、任伯年、吴昌硕等大家的作品,其笔墨功夫、造型能力、包括名作的题跋、书法堪称经典,他们所具备的震撼力、感染力令后辈没有理由不去学习不去品味。蔡智先生认为传统是源远流长的大河,而不是一湾死水,它将是永远在推陈出新的变革中发展。由浅入深,是事物发展之规律。向传统学习是必然的,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亦是必然的。

站在创新的角度看,相较于传承传统,创新难于传承,那么如何创新是后辈学习探讨之永恒话题。一般来讲,创新首先需要具有创新意识,在具备了积极探索创造的主观动力后,才有创新的可能性。其次要有以传统艺术为基础的深厚的艺术素养,包括熟悉艺术史、领悟艺术的真谛、对传统艺术的学习以及对同时代人和作品的学习、借鉴。再次创新性的创作需要多元化的借鉴来激发灵感,那么对生活经验、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等多方面知识的了解显得十分重要。蔡智先生认为没有传统是逾越不了的,现当代的优秀事物就是未来的传统。现代社会总在不断发展前行,艺术文化也同样,过去的经典放至当今同样为经典,而当今的经典推至未来同样也为经典,因为优秀的事物代表着它所处的时代。他主张首先要吃透传统、而后再借用西方的元素与现代意识,这个铺垫是为了创新。

此外,蔡智先生在《绘事杂谈之四——创作随笔》一文中提到:“艺术创造还意味着超越自己——超越过去和现在的自我,哪怕是过去的我曾经创作出来某些成功的作品。‘重复’意味着艺术生命的完结。艺术上的重复包括重复别人和重复自己。对别人的重复就是失却主体意识的没有创造性地摹仿别人,对自己的重复就是毫无新意地不断制作出雷同的作品。”现代人需要学习古代潜心研究之精神和尽心积累的笔墨功夫,不断超越避免“重复”,搞出实质意义上的创新。当然,任何学科要发展至高端,要取得超越,还需讲究方法——必须借鉴其他学科方有可能实现。亦如超越传统需要借鉴其他学科的元素乃至其他民族的元素,才能将传统超越。

蔡智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关系与创作观点

  三、结语

本文以蔡智先生的师承关系和创作观点为研究对象,是在收集资料、采访并归纳的过程中,结合蔡智先生的文章为品评依据,对蔡智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与观点有了全新的认识。尤其是针对蔡智先生的师承关系进行详细解析,让笔者深刻的理解了蔡智先生继承传统的绘画技法以及在近现代多家绘画艺术风格基础上的不断创新;同时也让笔者看到了蔡智先生对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精神和对艺术无私奉献的执着精神。

蔡智先生是一位绘画具有鲜明个人特色与一定影响力的艺术家。他有着朴实专注、高雅至上的人品修养,以坚持不懈的学习研究精神在工作之余观赏并写生名山大川、花草树木,在有限的时间里努力提升自身品位和绘画水平,他笔下的客观物象融入了其主观思想,包括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笔墨的追求和对写意的体悟,传达出幽深的内心境界。他的大写意花鸟画结合了山花野草繁茂的特点,画面笔墨变化丰富,造型简练传神,极富于创造性。蔡智先生对绘画的执着追求不是一朝一夕的,而是多年来以对艺术的热爱养成的勤奋苦练的精神作为支撑,才能将万物的美好跃然纸上,走出一条适合自己且具有独特艺术风格的大道。由此总结,无论是习古人,还是引进西方艺术技法,这一切努力都成了他艺术道路的垫脚石。

这一研究有意让观者以纵向视角了解蔡智先生的艺术发展状况,找到值得深刻体会和学习的一个点,同时以对他的研究具有现实意义和研究价值引起对现当代大写意花鸟画的思考研究。此外,对蔡智先生大写意花鸟画的分析研究可将其学习历程和心路历程做一个总结并启示后辈,并有利于拓宽写意花鸟画的题材,进一步研究大写意花卉的具体表现手法,对漓江画派大写意花鸟画的发展做一个资料补充。

蔡智大写意花鸟画的师承关系与创作观点

  参考文献

[1]蔡智.创作随笔[J].艺术探索.2006.1.P143.

[2]蔡智.创作随笔[J].艺术探索.2006.1.P14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