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举纲抄袭事件再起波澜 乐评人:如果是抄袭,中国摇滚就没法听了

来源:北青网
2016-07-08 11:25:09
分享

白举纲抄袭事件再起波澜 乐评人:如果是抄袭,中国摇滚就没法听了

近日,关于白举纲发表在太合音乐集团旗下音乐众创类APP“合音量”打造的全球原创音乐现金榜T榜上的歌曲《white Max》被指证抄袭一事再起波澜。在著名乐评人邓柯、邹小樱发表了否认白举纲抄袭的言论后,著名乐评人爱地人也发表相关文章力挺白举纲,并评论道:“白举纲的《White Max》如果是抄袭,中国摇滚就没法听了!”

爱地人在文章中表明抄袭对于一个音乐人来说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所以抄袭这顶帽子也不能乱扣,并且犀利的指出以编曲上Riff的相似来评断一首歌曲抄袭太过于武断,太想当然。

关于白举纲抄袭一事,合音量方表示T榜选出来的每一首歌曲都会经过专业评审团的严格审核,此次事件一出,合音量立马召集了多位职业音乐人对这两首进行了鉴定,经过评判,音乐人们一致认为该歌曲不构成抄袭。合音量也表示欢迎大家监督对T榜选出的歌曲,感谢大家对合音量工作的支持。

下附爱地人文章全文:

白举纲的《White Max》如果是抄袭,中国摇滚就没法听了!

文/爱地人

抄袭这两个字,似乎是华语乐坛永恒的主题,隔三差五就要出来亮亮相。像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李荣浩作品《小眼睛》,被音乐作品打假斗士邓柯老师“判定”抄袭平井坚作品《Signal》,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小眼睛》之后没多久,刚刚在第四期T榜原创音乐现金榜拿到第二名的作品《White Max》,也陷入了“抄袭”风波,而他恰恰还出自前快男季军白举纲之手。对于一个音乐人来讲,抄袭永远是最严厉的指控,是很容易让人身败名裂的,所以在界定上,也要小心谨慎,不能妄加判断,力争做到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

认定《White Max》这首作品“抄袭”的证据,是英国死核乐队Bring Me The Horizon去年的作品《Happy Song》。仔细对照一下,这两首歌曲最像的就是吉他Riff部分,尤其因为吉他效果器的音色也非常相似,就更加深了两首歌曲Riff差不多的印象。

但就歌曲主体部分,《White Max》和《Happy Song》则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结构,歌曲的旋律与歌词,以及和声的运用也不一样,如果可以抹掉歌曲的编曲部分,以曲谱方式还原这两首歌曲主体部分,就会发现是两首完全不一样的歌,连相似性都谈不上。

所以,就《White Max》这首歌做出“抄袭”的判定,还是简单粗暴了。因为关于“抄袭”的界定,虽然没有一个如量尺般精确的标准,但八小节雷同,还是一个被行业默认的规则。

而《White Max》这首歌曲之所以和“抄袭”沾边,最大问题还是编曲上Riff的相似。如果以编曲Riff相像构成歌曲抄袭,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摇滚乐就是一部抄袭史。具体我可以提一些例子,供大家参考。比如“唐朝”和Rush,比如周韧和Pearl Jam,比如谢天笑和Nirvana,比如“铁风筝”和Guns N' Roses,比如汪峰和The Doors,比如窦唯和Peter Murphy等等等等。

如果再举一个比较具体的例子,还可以参考“铁玉兰”乐队的成名曲《回家的路》,和The Police的《Every Breath You Take》,这两首歌曲与《White Max》和《Happy Song》比较类似,都是吉他Riff相像,但歌曲主体并不是同一个方向。要说编曲没借鉴,确实没人信,但要说歌曲创作本身抄袭,则太想当然。

除此之外,如果你听多了Korn、Linkin Park、Joy Divison的音乐,你也会发现国内的新金、后朋等等领域,几乎都是一片抄袭,完全没法听了。再举一个更多人知道的例子,就是Coldplay的经典《Yellow》,这首歌曲间奏段落的扫弦,几乎已经成为英式摇滚的一种标志,如果以Riff相像即抄袭作为判定依据,那国内很多用英式摇滚编曲的摇滚及流行作品,恐怕有一大半都是抄袭。虽然弹吉他的、编曲的,和歌曲作曲未必是同一个人,甚至根本就不认识。

其实抄袭又要抄得隐而不露,是一件非常高难度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一首经典作品来讲,绝非是改几个和声,或者改几个音符能够解决的。优秀作品有着其内在的旋律逻辑,你将这个逻辑打破,有时候出来甚至会是一首不伦不类的作品。这或许也是《时间煮雨》几乎原封不动照搬原曲的原因,因为确实动不了。一动就变得非常不和谐,但大动……那就是另一首原创作品了。

从白举纲这首《White Max》来看,作为一首乐队化作品,确实是有借鉴并套用《Happy Song》这首歌的Riff。这很有可能是白举纲及乐队成员,在聆听大量欧美作品之后,不自觉地引用了这个动机概念。这个和有些创作人,无意间哼起一段旋律觉得很好听,然后写成了歌,后来却被发现和某首别人创作的歌曲很相像一样,有可能纯属巧合,也有可能是因为创作者听过这首歌,记在了潜意识里。但这和抄袭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抄袭是在有意识照着一首作品抄结构、抄和声、抄旋律、抄歌词,或者只是对原曲做一些小的修改。换句话说,如果是白举纲能够照着《Happy Song》这首歌曲,抄出完全歌曲走向完全不同的《White Max》,那也算是一种技能了。

其实,这依然还是关于抄袭界定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样的作品算是抄?如果像《White Max》这首作品都可以用“抄袭”两字,那么王洛宾的绝对多数署名作品,都可以算是抄袭,雷振邦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也可以说是抄袭塔吉克民歌,《东方红》抄袭《你叫妹妹不放心》,而《烽火扬州路》因为前奏赤裸裸的引用了《十面埋伏》的琵琶Riff动机,更一定是全曲抄袭。对了,还有被独立摇滚乐迷奉为圣经的Radiohead作品《Creep》,大家也可以去听听Spiders &Snakes的《Air That I Breathe》……

抄袭可耻,但抄袭这顶帽子也不能乱扣,更不用上纲上线到发现“抄袭”,就是为民除害之正义化身的地步。质疑白举纲的作品本身没有问题,但提前断定抄袭,甚至连带否定T榜原创音乐现金榜,就有点同归于尽的意思了。更何况,T榜自三月份创办以来,确实以现金激励的方式,让很多创作人找到一种创作归属感和出口,从中国原创音乐的角度来讲,这样重内容的平台,也恰恰是目前最需要的大局观。就平台本身来讲,这样的做法,才是推动中国原创音乐发展的力量。

至于白举纲,如果说他有问题,那就是和一切创作新人一样,在最开始创作的阶段,还没有完全走出模仿、借鉴的阶段,在音乐上还没有形成真正体系型的风格。但这次事件对于白举纲来讲,并不是一件坏事,对于指责,完全可以接受其善意的部分,并将恶意的部分,在未来化作以优秀作品反击的动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