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兴“虐心”?编剧韩辰辰解说网剧 “陈白露”

作者:王皎
2016-07-12 13:58:07
分享

潮流兴“虐心”?编剧韩辰辰解说网剧 “陈白露”

随着暑期的到来,国内网剧市场正迎来新一轮黄金强档。正在爱奇艺热播的《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以下简称“陈白露”)作为当前为数不多的都市时尚励志爱情网络剧,也以独特的女性视角和全新的价值观引发热议。

截至七月九日,该剧播放量已超过3亿,同名微博阅读量达到3.6亿,引发24.2万次热议。

有网友戏称——“陈白露”几乎满足了女性观众的所有想象:拥有超高颜值的男女主角、高档奢华的场景布局、精美时尚的服饰以及“花式虐狗”的爱情桥段。

当然,除了这些爱情剧的必备元素外,“陈白露”还诠释了一种全新的价值观,看似拜金的陈白露实则有着不屈服命运的坚强性格,出身豪门的“富二代”海棠、陈言却有着独立自主的可贵品质,剧情内涵完全表达出当下最为稀缺的“青春、阳光、正能量”色彩。

对于“陈白露”的霸屏走强,在其编剧韩辰辰看来也是情理之中:

我们看很多的青春剧,觉得不感人,很假,故意做戏。为什么呢?因为一些桥段和人物是不合的。在“陈白露”的创作中,我力争做到让每一个情节的开展,每个人物的一言一行,都是由人物本身生长出来的。这些人物是现实中一部分人的缩影,同时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折射出现实中的许多问题。

被陈白露身上的那股子“狠劲儿”打动

潮流兴“虐心”?编剧韩辰辰解说网剧 “陈白露”

  编剧韩辰辰在“陈白露”开机典礼上

韩辰辰,《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编剧。戏剧导演,2005年从中戏导演系戏剧导演专业毕业,进而考入了北京大学戏剧研究所林兆华戏剧研修班,2007年获得戏剧导演专业艺术创作硕士学位后,于北京创建了她的第一个工作室。

“陈白露”的工作开始于去年9月份,韩辰辰集中写了4个月。“列夫托尔斯泰只在早晨写作,他认为早晨使人清醒有批判精神,而在夜间会写出大量胡说八道的废话;福楼拜则白天休息,夜里通宵写作。但我的写作时间,用随缘二字就能概括。因为入睡困难,只好困到极点才睡,所以作息时间也就不固定。写作的时候像个纹丝不动的禅修者,盘腿坐在桌前,只关心剧本人物的一举一动。同事说我那时候好像‘入定’了似的,很专注。”

这部戏算是她写得最快的一部,但是全然投入,生物钟紊乱的后遗症,现在依稀可见,“是的,现在还在冒痘”。

刚刚看到原著的时候,韩辰辰就被陈白露这个人物一下子吸引住了:“她是那么的独特而富有魅力。陈白露一直都在为钱奔波,却绝不是一个吝啬的小气鬼。相反,她很大方,把钱当做王八蛋,经常一掷千金,所以她一直都缺钱。她对钱的执着,实际上就是她对生活压迫的一种反抗。”

确实,原著笔下的陈白露有一种狠劲儿。这种狠劲儿,来源于生活的磨难,使得她十分独立,不相信别人,但一旦付诸了真感情,就像她对陈言那样,她又是那么地脆弱。

“其实,陈白露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这种爱,从她对父母、她对陈言、她对海棠,她对捡来的小狗等等都能体现出来。只不过,她经历了太多的苦,把这种爱埋得很深。”韩辰辰如是说。

跟组一个月,现场碰撞出的火花最珍贵

潮流兴“虐心”?编剧韩辰辰解说网剧 “陈白露”

  “陈白露”剧组简单的工作餐

在“陈白露”的创作中,韩辰辰力争做到让每一个情节的开展,每个人物的一言一行,都像是由人物本身生长出来的。这些人物是现实中一部人的缩影,同时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折射出现实中的许多问题。

好的剧本要贴近人物内心,不能为了赚眼泪而盲目安排情节,心里要时时刻刻跟着人物走,想着遇到这种情况——如果我是陈白露,如果我是陈言,我应该怎么办?

“就好像主角就坐在面前和编剧对话,这群人就在编剧的面前上演一幕一幕的悲欢离合。”韩辰辰说:“我认为创作者,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记录者。我是在记录另一个时空中,那群人的嬉笑怒骂,所以所谓的‘虐心’,是他们面对无常的命运时,所作出的无可奈何的抉择。”

大多数时间,编剧是不需要跟组拍摄的。但这部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韩辰辰几乎天天呆在剧组。那是北京最冷的一个冬天,演员们穿着夏季的薄衣在大街上拍戏,尤其是张天爱,病了还坚持拍摄,以致嗓子哑了发不出声音。

韩辰辰会随时随地的在片场与导演、演员以及其他工作人员进行沟通,对戏中人物的感觉进行微调。编剧笔下的人物、情节是word上的、是平的,现在他们活了,活生生站在大众面前,编剧也因此可以找到更好更灵活的处理办法。大家在现场磨合碰撞出的火花非常珍贵,有些是对着电脑想不出来的。

“编剧是孤军奋战,跟组却不同,能感觉到整个剧组齐心协力,大家都在为这部戏贡献自己的力量,努力为观众呈现更好看的东西。这是在以往的编剧工作中没有过的体会,自己也在专业上得到了提升。”

潮流兴“虐心”?编剧韩辰辰解说网剧 “陈白露”

  韩辰辰在拍摄现场

投入写作,直到把自己虐哭

网剧《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对原著进行了不小的改编,剧中许多人物的性格都有很大转变,韩辰辰认为小说与剧本的不同是必然的,小说和剧本是两种不同的创作体系,有各自的创作技巧和语境。编剧的工作就是保留原著的精华,然后再进行戏剧化加工。其次,编剧对于一些人物性格、命运的改编,是基于慎重的考虑的。

举个例子:陈白露表现出来的性格,也和她家境的衰败有很大关系,编剧为了把这一点做到极致,就增补了一个重要情节,贪官父亲自杀留给她的童年阴影。而在小说中,陈白露的父亲还健在,但对于人物前史来说,父亲健在没有必要,基于情节的钩织来说,陈白露的父亲健在更没有力度,所以在改编中,只保留了陈白露的母亲。

“关于改编原著,每个创作者的出发点应该是不一样的。”韩辰辰强调。

《陈白露》这部戏是根据小说改编,用现在的话说是大IP。编剧首先会尊重原著,抓住原著的精气神,再使用适当的技法和构思,把小说中的素材重新整合、建设成为一个更加符合影视语言的东西,最后在现实意义上进行升华。

现在IP这个词很热,有些公司一味追求大数据,忽略了创作的基本规律。就剧本而言,不从故事出发,而是简单的拼凑演员和CP,或炒作热度博人眼球,这就导致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原创剧本荒,创意匮乏,跟风严重。作为一名创作者,韩辰辰呼吁大家能理性对待,回归到创作本身,回到故事本身:“我也会一直坚持走原创为主的路线。”

“你看起来是很刚强的性格,在写作的时候,会写到把自己虐哭吗?”

“会。写虐心戏的时候没有神经病的感觉不行,不全情投入也不行。人物命运和剧情起伏跌宕,我不可以冷眼旁观。我在这次剧本创作中也加入了犯罪、反腐、暴力、血腥等元素,写得过程很嗨,也很痛苦。”韩辰辰说:“我很喜欢强调在极致的生命状态下的东西,在绝境下怎么活着、怎么站起来、怎么重生,在充满欲望、堕落与幻影的境况下,往往能激发深刻而尖锐的思考,而结局一定是惨烈的,因为它会和很多价值观发生碰撞。”

潮流兴“虐心”?编剧韩辰辰解说网剧 “陈白露”

韩辰辰:职业编剧,戏剧导演。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以及北京大学戏剧研究所。代表作品《别说那个字》《李红的夜晚》《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永远别错过》《铁家伙》《皇后刘黑胖》等。(文/王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