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周鸿祎先后上镜 鲁豫有约直播下一个大佬会是谁?

2016-07-22 16:51:01
分享

  两个月前,传统电视访谈还在和真人秀节目相爱相杀,在后者漂亮的收视率和网播量面前显得有点落魄。网络直播则笑看电视大佬们的对局,引无数投资商竞折腰,一副电视媒体不干我事的面孔。

  但5月末王健林亮相《鲁豫有约》网络直播首秀,则有令这种局面扭转的趋势。电视访谈融入网络直播,原来电视媒体和网络直播并没有绝对的次元壁。

  花椒直播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破三百万,赢家不只是《鲁豫有约》

  7月19日,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接受《鲁豫有约》专访,在花椒直播平台上进行手机直播是采访的一部分。

王健林、周鸿祎先后上镜 鲁豫有约直播下一个大佬会是谁?

  此次直播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三百多万人次。在访谈节目关注度极具下降的今天,这个数字绝对亮眼。而这仅是《鲁豫有约》节目的一环,直播为节目所起到的宣传作用更不能小觑。毕竟即使是大热的真人秀节目,其预告片也难以达到百万级以上的观看人数。

  赢家不只是《鲁豫有约》,还有周鸿祎。在360手机发布的前一天,周鸿祎接受直播采访绝对是一个经过考虑后的选择。直播期间,周鸿祎自家的手机品牌作为奖品在弹幕中不时被提及。在工作日的非黄金时段,几百万的观看人数,在不付一分广告费的前提下,宣传效果非常令人满意。

王健林、周鸿祎先后上镜 鲁豫有约直播下一个大佬会是谁?

  直播从360公司的全景秀开始,之后鲁豫和周鸿祎玩射击、聊黑胶唱片,鲁豫访周鸿祎私宅,两人一起用私人影院看大片,全方位立体化360度呈现“红衣教主”周鸿祎的生活。值得一提的是周鸿祎带领鲁豫参观了公司食堂,鲁豫感叹“在360食堂吃一个月绝对能胖”。这相当于鲁豫当着几百万观众的面为360公司食堂打了个广告。

王健林、周鸿祎先后上镜 鲁豫有约直播下一个大佬会是谁?

  这次直播实现了鲁豫有约、花椒直播以及周鸿祎旗下360手机的三方共赢局面。这并非《鲁豫有约》首次进行网络直播,上一次的直播对象是亚洲首富王健林,当天观看人数达到五百万人次。首次直播不仅让《鲁豫有约》吸引到了媒体和观众的巨大关注,还为熊猫TV、网易新闻以及王健林的万达游乐城做了良好宣传。直播带来的巨大效益,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各大投资商纷纷进入直播行业。而大佬选择联合《鲁豫有约》做采访直播,除了对效益的追求,也体现了《鲁豫有约》的品牌公信力。毕竟长时间直播私人生活需要对主播极度信任。

  深度访谈携手网络直播,对真人秀实现弯道超越

  2016年是《鲁豫有约》成立十五周年。《鲁豫有约》的发展历程一定程度上浓缩了电视访谈节目从萌芽到兴盛再到如今被唱衰的发展史。

  好奇心是事物发展的驱动力。对名人生活的好奇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访谈节目的发展。但访谈节目流行的同时也带来了节目同质化和访谈嘉宾贫瘠化,与此同时,观众的好奇心越来越大,访谈节目难以满足。就在这一时期,真人秀的出现实现了这一需求,其火爆也顺理成章。但真人秀毕竟是“秀”,加上同质化和嘉宾过度曝光也使关注度疲软。而观众被培养出的好奇心却无法控制,网络实时直播则最大限度地满足了人们的好奇心。

  在满足大众对名人好奇心的发展轨迹上,电视访谈到真人秀再到网络直播看起来像是一条不可逆的发展道路。

  但《鲁豫有约》进行网络直播则打破了这种不可逆,将电视访谈和网络直播结合起来,将深度和直观结合,探索电视访谈发展的新形态。

  在了解名人这件事上,电视访谈负责深度,网络直播负责真实和直观。在真人秀占据电视屏幕半壁江山的情况下,电视访谈联手网络直播,相辅相成,实现弯道超越。

  网络直播尚处初级阶段,《鲁豫有约》探索节目新形态

  在投资追捧网络直播的同时,也滋生着对网络直播的悲观情绪。悲观者认为网络直播充斥着大量没有意义的垃圾时间,违背了碎片化阅读的趋势,难以获得可持续性发展。

  自媒体的发展是大势所趋,从微博微信“人人都可以成为内容制造者”再到网络直播“人人都是主播”,这条发展路径很少有人质疑。

  大多数人对于网络直播的信心缺失在于网络直播缺少优质内容。直播是形式,内容永远是核心。过往以游戏、交友、聊天、或者才艺表演为主的直播,一方面吸引了大量流量,但一方面也显示出优质内容生产者的不足。

  自媒体带来大量流量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量内容垃圾。任何一个优质自媒体平台的发展,前期都需要注入大量专业优质内容生产者。

  直播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上限还远远没有被挖掘,这个阶段急需优质内容生产者的加入来引导。《鲁豫有约》在电视访谈基础上加入网络直播,则为直播内容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王健林、周鸿祎先后上镜 鲁豫有约直播下一个大佬会是谁?

  《鲁豫有约》网络直播嘉宾是传统电视媒体首次试水网络直播,而其巨大播放量也证明了直播在节目形态上的可行性。

  与其他电视节目形态相比,《鲁豫有约》的内核与网络直播更为契合。这也是《鲁豫有约》进入网络直播领域的部分原因。任何深度访谈的终极要义都是为了理解。但理解的前提是了解。从棚内到棚外再到如今的网络直播,《鲁豫有约》任何采访场景的变化都是为了观众能更好地了解嘉宾。直播为观众提供了一个全方位立体化了解嘉宾的方式,网络直播在这一方面弥补了传统媒体的不足。

  电视访谈试水网络直播,也在探索实时互动性和观众参与度的上限。直播期间不时抛来提问周鸿祎的弹幕,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访谈的实时互动性和参与性。网络直播赋予了“人人问嘉宾”的可能,访谈节目中,如何把“主持人问”发展成“主持人问”和“人人问”相结合,很可能是未来节目的发展趋势。而谁最先成为这种趋势的领导者,谁就可能在新一轮的媒体竞争中脱颖而出。

  雷军曾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猪能在风口上飞起来,却不能造就风口。风口的造就除了天时地利,还需要人和。无论是淘宝还是微信,最早的入住者和平台都是互相成就。不必抱怨红利期越来越短,打江山者获得更多利益理所应当。而轮到还处于初级阶段的网络直播,谁能突破现有形态实现直播突破谁便是胜者。《鲁豫有约》以电视媒体身份强势进入网络直播,没有人能预言它今后成功与否,但至少为直播的未来提供了一种可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