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网综,不懂网感怎么玩的转?

2016-08-15 14:40:48
分享

  文/木乃易

  从电视综艺到网综,受众也从过去的“观众”变成了“用户”,这部分用户的观看诉求和过去的电视观众有很大差异。因此网综节目必须从整体的框架、话题、内容、风格、语境都立足网络原住民,才能激发节目的网感成功“圈粉”年轻用户。那么,究竟何谓网感?网感体现在哪些方面?又要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激发网综网感从而诞生爆款?传媒内参通过市场上颇具影响力的网综节目,总结了关于网感的四个必要条件。

  网感内容:必须符合网友诉求

  网感,是区分网综和电视综艺最大的差异点,同时也是网综能圈粉的最大筹码,要制作出这样的网感节目必须在网友的体验上下足功夫——接地气、有创意、立足网络原住民。然而,很多节目对网友的诉求有所误解,觉得靠秀下限、无节操就能吸引眼球,圈粉年轻人,但尺度大并不意味着可以低俗,想用符合网友诉求的方式来提升节目网感、吸引眼球其实并不是非低俗不可。

  把网友感兴趣的元素注入到节目当中也是提升网感的一个好办法。拿优酷和唯众传媒联合出品的《暴走法条君》最新一期节目举例,沈玉琳为了证明陈汉典演不了主角还请来了“面相大师”,“大师”评价陈汉典眼神无神所以肯定肾虚、鼻孔外翻容易散人气等等,这都是当下网友感兴趣的话题。

做网综,不懂网感怎么玩的转?

  再如,马薇薇“奇葩说”之后主持的第一档节目《黑白星球》,同样有网友爱看的毒舌、撕逼,但相比《奇葩说》而言,《黑白星球》的话题更关注于情感,尺度自由却不低俗,节目时常在网络上引爆不少热门话题。

  实际上,网感最重要的一点是能够立足“网络原住民”,节目的主题、风格、语言都要符合年轻网友的内心诉求。比如《暴走法条君》这两期都是类似“陈汉典做主角是不是白日梦”、“张大大迷之自信”等话题接地气,同时又是网友感兴趣、能参与的话题。

做网综,不懂网感怎么玩的转?

  网感形式:有破有立形散神不散

  相比电视综艺,网综形式更为灵活,不需要中规中矩的舞台,也不需要依照脚本按部就班地去编排,网综可以迸发各种突发事件,嘉宾可以随意畅所欲言、随意移动位置,甚至可以随时突发奇想逃脱脚本去制造新戏码,而这样灵活、自由的形式也正是网友希望看到的。

做网综,不懂网感怎么玩的转?

  比如上一季度点击量排行第一的网综自制节目《火星情报局》,这档汪涵的网综首秀让他在节目中也像电视综艺一样能把控整个节目的节奏,节目形式比较活跃,薛之谦等嘴皮子利索的嘉宾网感十足但也有随时把话题扯远的情况发生,这时候汪涵则一定会把控节奏将话题再拉回来,让整个节目显得紧凑、完整。

  再看优酷播出的最新一期《暴走法条君》,节目出现了很多的意想不到。例如,原告控诉陈汉典讲笑话不好笑,于是节目突然就变成了“讲笑话大赛”,原告、被告轮流pk讲笑话;陈汉典动情地唱起《我是一只小小鸟》,画面竟在《暴走法条君》现场与“新歌声”导师拍案滑战车之间自由转换,笑果自然地被激发出来。很显然,这是在电视综艺中绝不可能也绝不允许出现的状况,而在网综里,这样灵活、自由的形式却能大大提升节目网感。

做网综,不懂网感怎么玩的转?

  网感选角:无包袱接地气的人设很重要

  人设对于任何一档综艺节目来说都是成败关键,尤其对于更需要网感的网综节目而言,所选嘉宾能否放下偶像包袱接地气,能否有自嘲自黑的娱乐精神则更为重要。巧妙地找到能带来综艺感的素人与明星进行结合,用“星素结合”的方式代替“大牌扎堆”,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明星方面,其实不必多大牌,但必须敢说、敢做、能自嘲、肯自黑。

  比如《火星情报局》里的薛之谦;《暴走法条君》里的张大大、陈汉典、沈玉琳;以及《黑白星球》中的马薇薇、肖骁;这些人本身的咖或许没有一、二线的腕儿这么大,但共同特点是能言善辩、巧舌如簧,自黑、自嘲完全没有包袱,本身就带很强的综艺效果。

做网综,不懂网感怎么玩的转?

  除了明星之外,素人的娱乐精神也很重要。如何找到具有网感的素人并将他们的娱乐精神彻底激发考验了网综制作团队的功力。

  市场上也不乏成功的案例。例如《黑白星球》中的“最牛高中生”来展现老师的人格魅力,请的是素人,达到的效果却不输“明星”。《暴走法条君》找来陈汉典十年的铁杆粉丝讲述与陈汉典的感情,而这位铁杆粉丝字字金句综艺感不输喜剧演员,“我喜欢陈汉典,经常被人耻笑”、“女友和狗掉进水里我先救狗,因为它是绒布做的比较重”等金句频出。

  几档市场上被年轻观众买账、网感较强的网综节目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善于将明星和素人摆在观点不同的对立面,这无异可以激发他们最心底的情绪。

  比如《暴走法条君》就在律师团成员上下了番功夫,有具有争议点又能言善辩的明星,有拥有辩论经验的好口才辩手、有颇具“撕逼”能力的素人,他们被就一个问题安排在了原告、被告律师团两个对立面,激烈的争论让网感自然被激发。

  网感立意:网综也要走心传递正能量

  网综的野蛮生长滋生了市场上的乱象丛生,为吸睛、为点击,不惜冒着被封杀、停播的风险秀底线的方法绝不可取。在很多人的印象里,网综就是能找到热点、槽点再加以放大就够了,但实际上,要提网综的网感,尺度自由灵活不假,但绝不是“非污不可”,热点、槽点要有,但一样走心可以释放出正能量。很多节目在选择这样的热点话题时,往往更看重这个点能升华出怎样与生活相关的道理,紧跟网友关心热点的同时,也将最终的落脚点上升出正面意义。

  比如以 “陈汉典想当主角是不是做白日梦”为话题的这期《暴走法条君》,看似激烈的辩护中却不时爆出很多正能量的金句,“不管我站在多旁边,那个地方就是舞台中央”、“不管今天是否成功,我都会继续追求我的梦想。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能从过程中进步,这样才对得起自己”、“每个人都有梦想,只有自己相信自己,才能飞得高、飞得远”……这些感悟其实用在我们每一位看客身上都合适,让人有感同身受的感触,同样也是网感的另一种表现。

  再如《黑白星球》有一期节目以“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为话题进行探讨,马薇薇关于“中国男人性观念落后”的犀利论述让在场黄执中等男性都哑口无言,马薇薇还用我国各省保险套使用量排行榜做论据,看似比较隐晦的两性话题其实相当发人深省。整期节目也在激烈的辩论和争吵当中进行,但在节目最后却将落脚点放在了“新时代中国男女地位是否真的平等的问题”上,原本娱乐化的节目瞬间变得具有了厚度。

做网综,不懂网感怎么玩的转?

  除此之外,一些网综节目用主持人、嘉宾谈自身心酸血泪史的方式侧面对年轻人进行激励,在具备欢乐的网感同时也让节目发人深思。薛之谦在《火星情报局》中不止一次地讲述自己做歌手多年红不了的尴尬处境;谢娜在《暴走法条君》中回忆自己当绿叶的心酸经历,这些其实都是网友关注的娱乐话题。同时这些话题也自带正能量,明星走心的故事对年轻人来说无疑是一种鼓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