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专栏:语用之风该往哪吹?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8-24 15:29:07
分享

用法之争,理性致胜

约翰逊专栏:语用之风该往哪吹?

近半个世纪以来,语言专家一直被分成两大阵营,一边是词典学家和语言学家,另一边则是传统意义上的作家和编辑。语言专家到底应该力求准确地描述语言状态,还是应该规定人们如何使用语言?1961年,《韦氏第三版新国际英语辞典》(Webster’s Third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由于收录了“ain’t”和“irregardless”这样流行但错误的词汇震惊了世界。那么,语言专家撰写词典时,是要准确表现语言现状、收录常用词,还是说明语用规则,如“ain’t”和“irregardless”虽常用但不成词汇?几十年来,两派互相贬低:规定派被指责为否认现实世界的独裁主义者,描述派则被批评是毫无底线的放纵主义者。

在过去的两年里,史蒂夫·平克(Steven Pinker)和布莱恩·加纳(Bryan Garner)均表示,两大阵营无所谓对立,是时候与时俱进了。平克是语言描述者、语言学家和认知科学家。他于2014年出版的《写作风格意识》(The Sense of Style)是一本优秀写作指南,但却是以语用建议结尾,告诉人们应该这么写而不应该那么写。虽说这些建议都以描述的方式而非教条规则呈现,但终究属于语用规则。

而加纳则是一名自豪的规范主义者,与平克及其他描述性语言学家有着不同的观点。在他的两本新书中,他从另一角度教人们写作。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告诉人们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但他也把自己称为“描述性的规范者”,这一点在他绝妙的第四版《加纳的现代英语用法词典》(Garner’s Modern English Usage)以及《语法、用法、标点芝加哥指南》(The Chicago Guide to Grammar, Usage, and Punctuation)中体现地最为明显。两本新书并非泛泛之谈,而是基于大数据的支撑,包括数百万本在谷歌上搜索到的书。比如,加纳先生比较了“他认罪了”中动词的两种过去式(“he pleaded guilty”与“he pled guilty”)。与“pleaded”相比,“pled”是新兴的拼写法,虽然后者越来越得到人们的支持,但前者在文书中的常见程度仍然是后者的三倍。因此,加纳先生的规范建议是:坚持使用“pleaded”。但加纳也有顺应大数据潮流而变的时候,比如表示“受严厉批评”时,“run the gauntlet”的使用率早已超越传统的“run the gantlet”,加纳对此就表示能够接受。

其实语言描述派与语言规范派无需苦苦争斗。平克先生是一位优秀的文体学家,对是否存在某些更好的词和词的构成自然会有自己的看法。而加纳先生则是一位资深读者兼律师,任何事情讲求证据,这也不难理解。但有时对规则一味地拥护是缺乏深思的表现,而双方正是受此影响。很多规范者不知所谓,赫赫然地提出无用的规则,比如禁止分离不定式、禁止以介词结尾、“since”不能表示“因为”的意思等。这些都是老师教给学生的东西,一代传一代。学术语言学家对英语进行了系统调查,发现无论是文本还是口头语言,这些所谓的“规则”根本就不成立,有人甚至开始嘲笑这些规则的提出者。同时,他们也在努力保护非规范性的方言,比如常见且不可忽视的双重否定仍表肯定这一用法。

在历史偏见的反对声中,规范派代表着权威与传统,而描述派代表的是民主与进步。但若对大量的资料进行研究,还是不难发现标准英语中的用法规律,对此,双方的理性作家都心照不宣。最优秀的规范者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应当告诉人们标准英语对与错的用法,并予以评论,而描述者也越来越能接受这种观点。

在大多数的用法中,双发的观点均具有理性一致的一面。但自由派与保守派在一些细节上仍然存在分歧:比如谈及诸如节食和运动时,加纳先生更喜欢“健康的”一词的传统拼写“healthful”,而大部分人则喜欢“healthy”这一写法多一些。平克先生坚持“更加独特”(more unique)的用法,然而很多专家则认为“独特”一词不具有可比性。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是其中一个坚持“literally”本义用法——即表示“确实地”——的人,尽管他知道很多伟大的作家均把这个单词用作比喻义。

最后,判断一个人是否算得上好的专家,要看他呈现的方法与证据是否经得起验证。站在这一立场上,面对持久且激烈的语言运用之“战”,最好的描述派专家与规范派专家都应当同意休战。

译者:姚嘉敏  编辑:钦君

约翰逊专栏:语用之风该往哪吹?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