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大话西游3》导演刘镇伟:不能一味把IP当商品 观众是最后的裁判

作者:徐子茗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9-15 09:59:19
分享

专访《大话西游3》导演刘镇伟:不能一味把IP当商品 观众是最后的裁判
 
刘镇伟导演

中国日报网9月15日电(记者 徐子茗)20年前,一部《大话西游》让我们记住了那句“爱你一万年”的山盟海誓,让周星驰一跃成为无厘头喜剧之王,也让一手捧红他的导演刘镇伟被誉为“后现代结构艺术大师”。20年后,刘镇伟导演再次出山,拍摄《大话西游3》,给至尊宝和紫霞的爱情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这个一等就是20年的结局终于在9月14日中秋档与观众见面了。

“对于《大话西游》系列,当年你们全看错了!其实紫霞仙子是没有死的!我要把第一、二部里的空白全部填起来,告诉你们一个全新的故事。”刘镇伟说。

《大话西游3》的故事,从上一集《大圣娶亲》开始说起,死在牛魔王叉下的紫霞仙子并没有死。她通过月光宝盒预先看到了自己的下场,于是决定回到从前不让至尊宝爱上自己。另一面,至尊宝因此重逢了一直在等待他的白晶晶,前世今生的种种爱恨纠葛再次在九道轮回里最后一次上演。这回的第三集是刘镇伟眼里的“终结篇”。

谈及时隔20年再拍“大话”系列的初衷,刘镇伟透露了重启宝盒的一些内情,“其实我拍第一第二集的时候还没有想到第三集的故事。在我拍完第一第二集之后留下来很多空白的地方,让观众有了很多疑问。比如,到底月光宝盒是至尊宝给盘丝大仙的还是盘丝大仙给至尊宝的;为什么城楼上有至尊宝和紫霞,下面孙悟空说他是一条狗等等,正是因为这些问题,让我去思考我为什么不完完整整讲完这个故事,让全世界都知道答案。”

“大话”系列毫无疑问是刘镇伟的巅峰之作,但曾经却是他心头的一道伤,让他陷入谷底,品味世态炎凉。《大话西游》上映后的命运充满了戏剧性,本身就像是一部情节跌宕起伏的电影。1995年,《大话西游》自开画的第一天起就恶评如潮,对孙悟空颠覆传统的演绎方式无法为香港、台湾和东南亚观众所接受。在某种程度上说,《大话西游》的确极具反叛因子。传统形象里英勇正直的孙悟空,曾一度与牛魔王合作想吃掉唐僧,而永远正义慈悲的唐僧,却又是一个啰啰嗦嗦惹人讨厌的人,这简直让人大跌眼镜。这也是电影上映后被口诛笔伐的原因之一。“我认为自己写了一个很天才的剧本,但是所有人都骂我。”39岁的他心灰意冷,甚至选择了退出电影圈。

没想到两年后,《大话西游》突然在内地爆火,他的好友王家卫和周星驰都打来了电话,刘镇伟一夜之间成了家喻户晓的“后现代结构艺术大师”。聊起这段往事时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告诉记者,“为什么不早一点说啊,为什么在我走了之后才说!”。20年来,这个响亮的名号让刘镇伟受宠若惊,继而又有些不胜其烦,其实他本人更不知道什么是“后现代”。“我只是写我自己很喜欢的故事,拍我自己很喜欢的电影,让我自己喜欢的演员来演我的剧本。我没有想过是否颠覆传统,也从没想过它会成为经典”。

如今宝盒重启,还是至尊宝与紫霞的旷世之恋,还是那首赚足眼泪的《一生所爱》,也还是诙谐搞笑的路子,但是除了饰演白晶晶的莫文蔚以外,其他角色都换了新演员。少了周星驰和朱茵的大话西游会如何?抱着这种疑问的人有太多太多,以至于《大话西游3》的演员阵容自立项以来就争议不断,许多影迷都认为周星驰的至尊宝是无法超越的。对此,刘镇伟表示:“我选韩庚不是因为他像周星驰,而是因为他像我剧本里面的至尊宝。”

即便有导演本人的力挺,“经典”二字依旧给了韩庚太多的压力,以至于刘镇伟三次邀约,他才答应出演。“韩庚是很想去演的,但是他没有找到自信心。后来我告诉韩庚,我不是要你去演周星驰,你是应该来演我剧本里面的至尊宝。”刘镇伟说。正是这一记定心丸,让韩庚下定决心接受挑战,才有了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新版至尊宝。

谈到重启“大话”系列,刘镇伟并不否认自己在打情怀牌,但与好莱坞流行的系列电影和现在影视圈一直在谈论的IP热不同,刘镇伟反对IP是票房保障论。如今的影视剧市场IP泛滥,高质量的IP万金难求。既是导演又是编剧的刘镇伟坚持认为电影工作者一定要不停的创作。“我不介意有人利用IP去讨好观众。但是观众是最后的裁判,当有一天,他们对你的IP感到烦闷的时候,就不会再来看了。”

刘镇伟目前并不打算借IP热度继续拍“前传”或者“外传”把《大话西游》发展成一个大IP系列。“我想讲的故事已经讲完了,我不会把它当成一个商品”他表示。不过刘镇伟透露,目前《大话西游》网剧已经启动,网剧会把电影中的很多小情节放大,对电影进行补充,让影迷们看到一个更加完整的故事。对于互联网的试水,刘镇伟充满信心,“互联网的力量现在只是一个开始,我相信电影工业会慢慢通过互联网变的很不一样。从创作这个方面来说,你的想象可以更丰富,创作也变得更快了,而且对电影(的监管)更宽松了。但是有一点不能走错,就是价值观。”

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年过六十的刘镇伟,经历过巅峰也承受过惨败,他依旧坚守着一个简单的价值观,就是希望自己拍的电影能让观众走进影院里很开心的笑两个小时。这也是他一直以来选择拍喜剧的目的,对于《大话西游3》,他说这就足够了。

专访《大话西游3》导演刘镇伟:不能一味把IP当商品 观众是最后的裁判

专访《大话西游3》导演刘镇伟:不能一味把IP当商品 观众是最后的裁判

《大话西游3》剧照

中国日报网:选择韩庚和唐嫣主演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

刘镇伟:从每一个导演的角度来说,他们很适合我剧本里的人物。我选韩庚不是因为他像周星驰,而是因为他像我剧本里面的至尊宝。至尊宝这个人是一个外表长相好看的男孩子,他有一点点小聪明,经常做错事,但是最后他明白了大义,他知道自己的使命很重要,就是去拯救全世界的坏人,让他们变成善良的人,跟唐僧一起去取西经。至尊宝把个人小我的爱放弃,变成一个拥有大我的爱的人,他从一个小人物,变成大英雄。韩庚就给我这样的感觉,所以我才要他来演这个角色。

选择唐嫣也是因为我找到了她跟紫霞(相重合)的点。(紫霞)长得很漂亮,但是她不懂爱情,不知道怎么抓住爱情。当她抓住之后,她才知道原来爱情是这么痛苦的。

反而唐僧,这一次是一个很大的惊喜。之前(第一部、第二部)我找的是罗家英,罗家英演唐僧这个啰啰嗦嗦的人是非常好的,表现的非常棒。但这一次没有人想到我会找吴京,连吴京本人都没有想过。他一接这个戏的时候就问我:“导演,这次唐僧是不是打戏很厉害?”我说:“第一,对不起,你没机会打。第二,请你每天吃很多东西,吃的很胖,我一点都不要看到你的肌肉。”我用了一个很快速的方法令他胖起来,每天在拍摄现场我都让他喝啤酒。你们会看到唐僧在戏里面是非常快乐的,每天都吃啊喝啊。

中国日报网:您之前说让韩庚来演至尊宝他一开始是拒绝的,您是如何说服他的?

刘镇伟:(韩庚)他当时的状态是很想去演的,但是他自己没有找到自信心。因为之前周星驰演了至尊宝这个角色,给了所有人很大的压力。但是后来我告诉韩庚,“我不是要你去演周星驰,你是应该来演我剧本里面的至尊宝。”

当年我也是要周星驰来演至尊宝,而不是让周星驰来演周星驰。如果当年我让周星驰来演周星驰,那只不过是另外一个《九品芝麻官》和《唐伯虎点秋香》。就是因为我不许他演周星驰,我要他演至尊宝,结果就有了周星驰最厉害的电影角色,就是《大话西游》里面的至尊宝,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把孙悟空的(传统)演绎方法打破了。

今天我找韩庚来演至尊宝,我也是要用我的方法,让他(韩庚)透过我的至尊宝,让观众感觉到至尊宝不会和以前不一样,(至尊宝)还是那个人,你们会感觉到他跟第一第二集是同一个人。观众会觉得(至尊宝)他的行为他的感情就应该是这样,原因是什么?因为周星驰和韩庚都是在演《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

中国日报网:您的很多经典电影,比如《大话西游》、《月光宝盒》、《情癫大圣》、《天下无双》等都是女追男,为什么您喜欢拍女追男?与您的感情经历有关吗?

刘镇伟:是受到妈妈的人影响。因为在我的家庭里,是母代父职。从小,妈妈这个角色给我的很多信息是:她为这个家庭付出了很多很多努力。所以我对女性的解读感受特别强。有人也问过我,为什么我和王家卫这两个根本搭不响的人会一起开公司,这其实也是因为他的背景和我很像,他也是在一个母亲形象很强的家庭里长大。所以当我们在讲故事的时候,你可以留意一下,王家卫的电影也是女人在很多方面都是主动的,那些男人反而是很被动的。

中国日报网:为何选择在事业的巅峰时期急流勇退?

刘镇伟:我是被骂走的,是被《大话西游》的观众骂走的。当时太伤我心了,我以为自己写了一个很天才的剧本,结果所有人都骂我为什么要颠覆传统的价值观,说了很多很难听的话。当时我写这个剧本的时候没有想(颠覆传统)这些东西,只是观众这样去解读。但是当时骂我最厉害的不是内地的媒体,是香港的媒体和台湾的媒体。所以我就决定离开。

中国日报网:您退出电影圈两年后,《大话西游》突然在内地大火。专家开始称周星驰为后现代电影艺术大师,您在内地有了后现代结构艺术大师的称号,当时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刘镇伟:我的感受就是“为什么不早一点说啊,为什么在我走了之后才说。”(笑)其实这是一个意外,我相信周星驰本人都没有想到《大话西游》的影响会这么大。

中国日报网:时隔二十年,再次拍摄《大话西游》这个系列,在心态上或者对爱情的理解上有什么变化吗?

刘镇伟:基本上是变化不大的。因为它(《大话西游》)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它不是衍生出来的东西。其实我拍第一第二集的时候还没有想到第三集的故事。因为我拍完第一第二集之后留下来很多空白的地方,所以观众就有了很多疑问。比如,到底月光宝盒是至尊宝给盘丝大仙的还是盘丝大仙给至尊宝的;为什么城楼上有至尊宝和紫霞,下面孙悟空说他是一条狗;至尊宝为什么在沙漠里同时看到两个自己。这些疑问都是当时我在创作时没有想通的,虽然观众看了觉得很好看,但是其实在他们(观众)心里也会想为什么会这样。正是因为这些问题,让我去思考我为什么不完完整整讲完这个故事,让全世界都知道答案,他们(观众)就不会再来问我了。结果当我把这些空白都填补了之后,我才知道原来现在这样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中国日报网:现在的中国观众更偏爱大团圆的结局,您以往的作品,都是悲喜交加,笑中带泪的,为什么这一次选择了一个完美大结局?和观众对结局的偏好有关吗?

刘镇伟:我刚开始只是回应观众想知道的这些空白的问题,然而当3个故事拼在一起的时候,原来是一部电影,而不是各自独立的。但是这一次其实还是一个悲剧的感觉,所以观众在看的时候,还是会感觉这个女人真惨,但最后我把故事完美了,他们(至尊宝和紫霞)要有一个好的结局了。所有人看完都会是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的感觉。

中国日报网:对《大话西游3》的效果有什么期待?是否期待会超越前两部?

刘镇伟:我没有这样想过。因为从最开始的第一第二集开始,我就从没想过它是经典。当时我只是写了一个我很喜欢的故事就拍了,我是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之下去做这个事情的,为什么20年之后我要把自己变成在有压力的情况下去拍?我就保持我20年前的那种心态就好了,写我自己很喜欢的故事,拍我自己很喜欢的电影,让我自己喜欢的演员来演我的剧本。在这个情况之下,我非常没有压力的完成了《大话西游3》。

中国日报网:这次大话西游中,您有继续出演自己的经典角色菩提老祖吗?

刘镇伟:有,但其实我的心里是拒绝的(笑)

中国日报网:现在导演都流行跨界了。冯小刚导演曾经也在自己的电影中有过客串经历,去年冯小刚导演自己上阵出演了《老炮儿》,并且获得了很好的反响,您有考虑过自己出演一部电影吗?

刘镇伟:我没有这个胆量。第一,我的演技没他(冯小刚)好。第二,其实导演就是我的“跨界”。我真正的导演(身份)在39岁的时候已经完结了。在39岁之后,我就变成了一个全职父亲和全职丈夫,我做了7年,我觉得那是我终生难忘的记忆。在39岁退出电影圈的时候,我以为是永远退出,直到王家卫打电话叫我回来拍《天下无双》。拍完《天下无双》之后,我说:“我走了,我只是帮王家卫完成一个电影而已”,我是没有打算回来的。谁知道电影拍完之后,周星驰又打电话来说:“反正你已经帮了王家卫,那就再帮我一把。”就是《功夫》。那个时候拍完《功夫》之后,我就开始改变主意了(留在电影圈)。

中国日报网:听说王家卫导演也将试水网剧,他是您多年的好友,你们一起谈论过网剧市场吗?

刘镇伟:互联网的力量现在只是一个开始,我相信电影工业会慢慢通过互联网变的很不一样。现在我的《大话西游》网剧已经开始启动了。把《大话西游》里面很多小的情节放大,让观众真真正正去看我的故事的完整版。

专访《大话西游3》导演刘镇伟:不能一味把IP当商品 观众是最后的裁判

《大话西游3》剧照

中国日报网:大话西游电影和网剧都在拍,您会不会担心观众看了这么多之后没有新鲜感了?

刘镇伟:不会。我看到《黄飞鸿》已经拍了108部,(演员)从李连杰换到赵文卓等等,观众一直在看。《大话西游》才拍了三集,所以没问题的。

中国日报网: 您的《大话西游》系列这么成功,这次拍《大话西游3》是想要打造系列电影吗?会不会拍“前传”或者“外传”等,打造一个IP系列?

刘镇伟:目前没有这个打算,我想讲的故事已经讲完了,我不会把它当成一个商品。我现在的心态就是好好拍一个戏,我享受拍摄的过程,而不是想着把它变成一个产品。

中国日报网:现在影视圈都在谈IP,IP被很多人当作票房保障,虽然IP众多,但经典的高质量IP万金难求,您即是导演又是编剧,怎么看现在电影市场上IP泛滥的情况?

刘镇伟:这种情况很不好,人应该不停的创作。我不介意有IP这个事情,不介意有人利用IP去讨好观众。但是观众是最后的裁判,当有一天,他们(观众)对你的IP感到烦闷的时候,他们(观众)就不会来看了,怎么骗他们也不会在来了,所以还是要创作新的东西给观众,还是要坚持做内容,做创作。

中国日报网:您的女儿是不是《大话西游》的粉丝。

刘镇伟:不是,全家人都不是。她是从她的同学那里才知道她爸爸拍了一部《大话西游》的电影。她自己是从来不知道我拍了什么电影。她在六岁之前不知道他爸爸是一个电影工作人员。

中国日报网:最近几年很多香港导演北上,但是有些传统港味的香港电影在内地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而有些导演顺应了内地观众的观影需求,却失掉一些港片特有的味道和风格,对此您怎么看?

刘镇伟:作为一个电影工作和创作者,我觉得首先,不应该有地域性的限制。创作是没有界限没有国界的,我们可以看美国的电影,为什么美国不能拍中国的题材?所以香港的电影工作者首先应该高清楚这个思维。“香港电影”这个名字其实是王晶时代(产生)的名气,如果(香港导演)现在还是要这个光环,就是退步。香港导演应该把眼界开阔,内地是一个更大的市场,(香港导演)应该很勇敢的去面对它,很勇敢的走进来,去借助它(内地市场)。

当然我也不反对有一些香港的情怀。(香港导演)你可以拍一些香港本土的电影,那就根据市场经济去运作它。(香港导演)不能老是去投诉说,我要拍一个电影,但我又不要迎合内地的口味,所以我就有困难。是你自己选择的,内地市场没有强迫你。所以首先,电影工作者应该搞清楚自己的定位。你为什么要做香港的电影?是因为情怀?ok,那你就拍一个小市场的电影,就像美国也有一些独立电影,那些导演也很享受拍这样的东西。所以,(香港导演)不要有这个抱怨。其实现在一步一步开放是对的,因为我看到外面的很多电影市场一个一个死掉,就是因为美国的电影,好莱坞电影入侵不仅是商业这么简单,所以这个我们要小心。

中国日报网:在互联网时代,电影导演应该做哪些改变?

刘镇伟:每个电影工作者是随着年代的变化不停更新自己的,换新自己的元件你才会更同步走下去。在互联网这个时代,从创作这个方面来说,你的想象可以更丰富,创作也变得更快了,而且对电影(的监管)更宽松了。但是有一点不能走错,就是价值观。有一些不良的东西,是不能去拍的。有人问我为什么一直拍喜剧?如果我去拍摄很暴力的电影或者很商业的色情电影,我相信我不会比其他的导演差,但是我为什么选择喜剧?是因为我个人的价值观,我希望我拍的电影能让观众走进戏院里很开心的笑两个小时。在互联网时代创作者要小心,也要坚持正确的价值观,要紧守岗位。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