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晏杨葵做客格瓦拉生活共话《当戏已成往事》

2016-09-27 16:28:02
分享

  9月25日,由格瓦拉生活、作家出版社与9剧场合作主办的李晏新书《当戏已成往事》分享活动在朝阳9剧场举办。“我看到李晏这本书,我就想,多亏有李晏这个人”,作为嘉宾出席的杨葵一坐下来就这样说。《当戏已成往事》图片部分和故事部分分别成册,通过一个戏剧摄影师的镜头和笔尖记录了中国戏剧发展最迅速的20年。“我还不认识田沁鑫的时候就拍她的《断腕》,还有大导(林兆华)的《鸟人》,孟京辉那时候的《阳台》《我爱XXX》等一系列的戏”,这些大腕儿们曾经的故事在李晏的嘴里更像是一段活的历史。

李晏杨葵做客格瓦拉生活共话《当戏已成往事》

李晏

  拍戏剧,其实是分为两段

  李晏从80年代就开始拍戏剧,他自称拍戏剧分两段,“80年代的时候拍照纯属是想给自己留点资料”,当时李晏正在准备考戏剧院校的戏文系,“后来考了好几年也没考上就放弃了,可能是有点伤心了吧,那几年几乎就没怎么看戏”。

  转学摄影后李晏更关注社会生活,“我喜欢拍人”,那时候骑自行车走街串巷的拍人物。而再回到戏剧的拍摄上,也是可以算是偶然。当时在新华社工作的李晏认识了黄燎原,然后才认识了当时正在为《阳台》的剧照发愁的孟京辉。此后,李晏就开始了第二次的与戏剧的密切关系,直到现在也是会频频出现在剧场,已经有20多年。

李晏杨葵做客格瓦拉生活共话《当戏已成往事》

读书会现场,杨葵(左)与李晏(右)

  “总是有一些人在默默无闻的做着一些伟大的事,比如李晏”,当天作为嘉宾出席的杨葵这样说。1999年,杨葵编辑出版了孟京辉导演的《先锋戏剧档案》,当年搜寻戏剧资料的艰难让杨葵无比感慨,李晏为中国戏剧留下了太多的宝贵资料。而李晏本人也说:“那时候我的照片经常出现在北京的各个报纸上,我才突然意识到我的照片还是有新闻价值的。”于是,也产生了把自己的剧照集结成册的想法。

  见证了孟京辉的成长

  圈里人都知道李晏和孟京辉是老交情,李晏本人也见证了孟京辉“成长”,“90年代中,孟京辉受邀给香港一个剧团排戏,回来之后他特别感慨‘香港那么小的地方居然有200多个剧团’,后来孟京辉作为青年导演去日本‘游学’,回来之后才做出了《恋爱的犀牛》,这个戏跟他之前的作品确实有点不一样。”

李晏杨葵做客格瓦拉生活共话《当戏已成往事》

《我爱XXX》排练中。那时,郭涛、李梅、赵环宇还很年轻,徐静蕾刚上大二,王千源还叫王锦鹏。

  现如今的孟京辉成为了国内各个戏剧节的核心成员,人较之前也平和了很多,可是李晏还记得孟京辉曾经因为给朋友送票而跟制作人吵起来的事情,“那时候老孟还是热血青年,有朋友来看戏他就跟制作人要票,还跟制作人吵了起来”。而作为先锋戏剧的导演孟京辉那些没能公演的戏,也都在李晏的镜头下,在他的记忆里,“《我爱XXX》的最后一次连排我去拍照,当时演员们知道不能公演的时候,真是哭成一团,那时候大家真都是在凭着热情在做(戏剧)的。”

  对于另一部被讨论一时的《阿Q同志》,李晏说:“我当时也没有特别追究,感觉大家都挺伤心的,后来在前段时间的一次讲座上,我作为观众提问他,老孟才说其实后来让演出了,只是他自己不想演了,感觉还有些地方不满意。”

李晏杨葵做客格瓦拉生活共话《当戏已成往事》

李晏

  不拍照都不能好好看戏了

  30多年,李晏与圈里各种人物都很熟,但他仍旧喜欢做一个默默的摄影师。《当戏已成往事》这本书是濮存昕给题字的,李晏说:“我当时想让我父亲写,但是他年龄大了,手抖写不了了。后来才找濮哥,我其实不太想找他,因为他现在是戏剧家协会主席,我还怕别人说什么。”

  次在公众场合李晏都会首先声明“我的本职工作其实是新华社图书馆的管理员”,其实,李晏曾经有很多机会去院团做专业的摄影师,也有机会调到新华社的业务部,但是他不愿意,“我这人不爱动,喜欢安逸,觉得在图书馆挺好的”,但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在这里可以看很多很多书,“当一个作家是我曾经的梦想”。

李晏杨葵做客格瓦拉生活共话《当戏已成往事》

读书会活动现场

  当有人问到“排剧照,那还能好好看戏吗”的时候,李晏一笑说:“我现在是怎么样啊,我现在是不拿着相机就没法好好看戏,比如在国家大剧院看戏,我就老想着哎呀,这个画面真好,要能拍下来多好!”

  据悉,“格调沙龙”是格瓦拉生活倾力打造的一款面向大众的主题分享活动。格瓦拉生活表示,希望通过这样的沙龙活动拉进大众与舞台的距离,让舞台真正的融入到大众的生活中。作为一家互联网娱乐公司,格瓦拉生活希望通过自身的互联网优势,利用线下互动活动、互联网社群运营、在线直播、原创内容分享等多样化手段打造一场互联网式的文化盛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