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延续——“胚胎收养”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9-30 13:33:41
分享

 

生命的延续——“胚胎收养”

美国“收养胚胎”的人数持续上升

他们并不了解这个未来的宝宝,除了种族其他一概不知。这次的捐赠胚胎不是来自亚伯和贝拉的基因父母,威尔逊夫妇没有与亚伯和贝拉的父母联系过,这对夫妻只知道他们住在哪个州。

其他家庭的想法则不同。来自亚拉巴马州的安迪(Andy)和香农·韦伯(Shannon Weber)夫妇试管受孕后,有了两个孩子,现在一个八岁,一个五岁,他们现在想捐赠剩余的胚胎。

“我们坚信生命始于受孕,这些小胚胎也有生命,而不仅仅只是一群细胞。所以我们当然不能毁灭他们,也不能让他们永远呆在冷冻室里。”安迪说。

这对夫妻还坚持称,一定要让这些未出生的宝宝被“善良虔诚的基督教家庭”领养。

“我们希望收养者是一对已婚的异性夫妇,而不是单亲家庭或者其他家庭结构。”安迪说。

“我们完全不在乎收养家庭的肤色或者种族地位,我们只希望他们是好人家。”

生命的延续——“胚胎收养”

韦伯夫妇和莱西夫妇与索亚的合影,两家人仍然保持联系。

在英国,平等的法律意味着诊所必须公平地对待所有病人。但是在美国,情况则不同。美国的捐赠中心会帮助捐赠者为他们的胚胎选择收养对象,选择的标准包括种族、性别、宗教等。

韦伯夫妇会与有意向的收养家庭在Skype上聊天,考察他们是否合适收养。他们最终选择了安布尔(Amber)和杰瑞·莱西(Jerry Lacey)夫妇,现在安布尔夫妇用捐赠的胚胎诞下的宝宝索亚(Sawyer)已经一岁了。因为胚胎捐赠事宜,两家人去年还一起度过了感恩节。

“我们让自己的孩子叫莱西夫妇叔叔婶婶,把索亚当做表弟。”安迪说。他们夫妻现在还没有告诉他们的孩子这个“表弟”其实是与他们有血缘关系的。“我们打算等他们能理解整件事情时再告诉他们。”

2002年以来,美国政府一直在为宣传“胚胎捐赠”和“胚胎收养”的组织机构提供资金,每年的资金为一百万到四百万美元。(政府官网上使用的正是“胚胎捐赠”和“胚胎收养”这两个术语。)

国家捐赠中心,现在已经用捐赠胚胎孕育了将近600个新生儿,它是接受政府资金最多的机构之一。另外一个是由“夜光基督徒收养机构”(Nightlight Christian Adoption Agency)推行的“雪花胚胎收养计划”(Snowflakes Embryo Adoption programme),这项计划已成功孕育了400多个婴儿,这些婴儿被称为“雪花宝宝”。

但是“胚胎捐赠”的普及度远不如捐赠精子和卵子。在过去的十年间,胚胎捐赠的普及度翻倍了,这大多得益于保守基督教徒和反堕胎组织的推行。

当被问及为何NEDC禁止同性夫妻和单亲母亲领养胚胎时,杰弗里·基南医生说:“许多人觉得生孩子是自己的权利,但是我不这样认为,因为我们用了医疗手段干预了整个过程。”

但是其他的产科专家并不认同这个观点。

“我觉得在美国,这些机构没有权利决定谁能当父母,谁又不能。”国家不孕协会(National Infertility Association)委员会负责人芭芭拉·科卢拉(Barbara Collura)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