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下降的社会流动性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9-30 13:17:02
分享

美国:下降的社会流动性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从上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工薪阶层提升社会地位的难度日益增大。

不夸张地说,在美国,想提高社会地位可是越来越难了。那些第一份工作就赚钱不多的人,以后的几十年中依然可能赚钱不多;而那些一下子就进入中产阶级的人们,日后的工资水平也大抵如此。只有起点很高的一部分人,在职业生涯中才有可能(继续)赚大钱。

这个结论发布于马萨诸塞大学波士顿学院(th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in Boston)的两位经济学家,迈克尔·D·卡尔(Michael D. Carr)和艾米丽·E·威莫斯(Emily E. Wiemers)的一篇新论文之中。在这篇论文里,卡尔和威莫斯使用收入数据(earnings data)来评估人们在职业生涯中的升降流动性。“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出,不论你的教育背景如何,你的起步职业将对你的整个生涯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卡尔告诉我,“数据表明,收入分配的波动绝对值已经显著减少了。”

卡尔和威莫斯使用了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开展的“收入与分配方案设计调查”(Survey of Income and Program Participation)的数据,调查跟踪了1981至2008年间,个体劳动者(individual workers)的收入变化。调查采用十分位(decile)进行分组,即:第一组的收入位于1/10以下,第二组落在1/10~2/10之间,以此类推;调查者还把收入的区间变动记录了下来。不过,调查人员不光想看看人们一生的收入会如何在区间之间变动(the probability of moving),还想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动的可能性会有怎样的走向。因此,他们对比了某个特定劳动者在1981至1996年,以及1993至2008年两个时期内收入的区间性变化。

结果,差异显著。“‘一职定终身’的可能性增大了,‘渐进上升’的可能性则变小了。”卡尔说。举例来说,把调查涉及的所有收入分为10个区间,如果你的第一份职业收入落在最低的区间(第1个),那么你上升到第4层的可能性小了16%;如果你起步在中间区间(第5层),那么你上升到最高的两个区间(第9、第10层)的概率小了20%;然而,假如你起步在第7层,那么你日后的收入下降到第5、第6层的可能性则增大了12%——换言之,人们的收入更有可能呈下降走向。

总体来看,人们的职业收入起步和结束在同一区间的可能性增大了。“不管原因如何,对某些人来说,涨工资的路子被堵上了,或者不像曾经那么顺畅了。”卡尔总结道。

卡尔和威莫斯的发现,对于当今“成为中产阶级”这一观念有着决定性的意义——华盛顿公平增长中心(the Washington Center for Equitable Growth)政策与学术规划部(policy and academic programs)的资深总监伊丽莎白·雅各布斯(Elisabeth Jacobs)指出。正是这个“左倾”智囊团(left-leaning think tank)发布了卡尔和威莫斯的论文。“如果你正处在中层,就会停在中层,那么其他人进入中层的机会就少了。”她说,“这预示着,‘工薪阶层’的说法包含着一种不安全感。再怎么受教育,你也很难改变现实。”

研究人员发现,对于拥有大学文凭的人来说,流动性的下降也是如出一辙。许多很多上过大学的劳动者刚开始会比他们的前辈找到的工作薪水更高,不过,他们最后退休时却会比前辈的工资更低。拥有大学学历的女性劳动者也会找到起薪更高的工作,而她们进入职场后,男性就更难以升职加薪了。

卡尔和威莫斯不清楚的是,为何美国的经济对于阶层流动性并未起到推动作用。或许,工会(unions)的衰落是原因之一:曾经,工人组织在协商提高成员薪资方面,可是发挥过很大的作用(不论成员处于哪个阶层)。卡尔和威莫斯还引用了经济学家大卫·奥特尔(David Autor)的研究成果;奥特尔发现,收入较低和较高的工作数量在增多,收入处于中间的工作岗位则在减少。如果中等工资的岗位能增加,那些起点较低的劳动者或许会有更多身价上升的机会。

日益严重的收入不平等现象(income inequality)也有责任。卡尔和威莫斯发现,跟普罗大众相比,收入最高的那些人,他们的收入比过去的“高收入”要高出许多。这就表明,想要跻身最高层,已经越来越难了。“收入已经不平等了,”他们总结道,“流动性还越变越小,说明收入阶梯的‘间距’越来越大,想要向上跨一级,真的很难。”

译者:景琬婷

编辑:钦君

原文选自:《大西洋月刊》

美国:下降的社会流动性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