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皮手包——不是时尚是罪恶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0-11 17:00:05
分享

人皮手包——不是时尚是罪恶

人皮制作的“深褐色手包”—— 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未来材料硕士蒂娜·格尔珍克的毕业设计(摄影:蒂娜·格尔珍克)

人皮是否应该成为制作艺术品的材料?对连环杀手艾德·盖恩(Ed Gein)而言,答案是肯定的。他是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所创角色诺曼·贝茨(Norman Bates)在现实生活中的原型,也是人皮战利品的制作者。如今,艺术家获取人皮的合法渠道更宽泛了。他们能在实验室里培养人皮而非杀人剥皮。但我不禁要问,难道这种“人皮”艺术品就不那么骇人了吗?

今年,在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毕业展上,蒂娜·格尔珍克(Tina Gorjanc)建议使用著名服装设计师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逝于2010年)的皮肤制作手包和配饰。格尔珍克用麦昆的DNA克隆出了他的细胞,提取了皮肤细胞后,她将麦昆的皮肤鞣制成了制作奢侈品的皮革。格尔珍克已为这种制皮方法申请了专利。

哇哦。之前也有人以艺术之名行克隆名人血肉之事。意大利艺术家蒂姆特·斯特雷贝(Diemut Strebe)就曾利用梵高家族成员的DNA克隆出了活生生的梵高(Van Gogh)之耳。

科学家称,虽然很难克隆出整套配件所需的皮肤,但格尔珍克的想法在理论上是可行的。我们是否已进入用克隆人皮制作名人艺术品及雕塑(更不用说服装了)的时代?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这样做是否符合道德标准呢?

早在20世纪90年代,艺术界就似乎已打算悄然进军死尸领域。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曾将一剖为二的母牛尸体及其幼崽尸体分别置于玻璃橱柜之中——这件作品斩获了1995年的透纳奖(Turner Prize)。他还可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他会不会打算展览人的尸体?最终,达米恩·赫斯特并未越过道德的界限,只是有了更加愚蠢的举动——把更多动物浸泡在了装有甲醛的柜子中。然而,生物塑化技术的发明者冈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却让人们排着队观看身体结构怪异的干尸塑像。

用人尸创作艺术品的理念让我产生了困惑——难道这不是不尊重人类的表现?当然了,解剖学打道德擦边球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人类动脉标本和无皮尸体随处可见的旧式科学展充满了哥特式的恶趣味。某些天主教教堂会收藏圣人被腌渍过的身体器官。但自文艺复兴以来,艺术向来都是推崇人类的。

人皮手包——不是时尚是罪恶

蒂娜•·格尔珍克创作的“纹身夹克”(摄影:蒂娜·格尔珍克)

正如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所说:“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称人类应该以人为中心。” 虽然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进行了多次最具历史意义的解剖,但他从未想过要展览那些尸体。相反,他选择以细腻的笔触画下解剖中的发现,这些画既提供了科学信息,又透露出了慈悲之情。伦勃朗(Rembrandt)亦是如此。他以怜悯之心画下了被解剖人体的内部构造。

艺术家痴迷于人体是正常的,因为那是安放灵魂的血肉容器。但达·芬奇和伦勃朗都以人道的方式创作了展示人体结构的画作。艺术家痴迷于肉体,但他们不会把肉体做成艺术品。所以赫斯特永远不会腌渍他外婆的尸体。柜子里的鲨鱼是艺术画作,柜子里有人体就是(或应该算是)犯罪,即便那是实验室克隆的人体。

我怀疑蒂娜·格尔珍克明白这个道理。她提议克隆麦昆的皮肤以制作皮革一事,听起来就像是染有时尚和可怖色彩的笑话。

她确实已获得了专利。我们正生活于科幻小说世界的边缘。谁知道人皮艺术品会不会在10年内风靡世界呢?想想人皮抽象艺术品(而非提香的《被剥皮的马斯亚斯》)占据世界的场景吧。步入老年的赫斯特会抨击这些作品,并称其违背道德。然而俄罗斯的所有寡头政客却都等着把他的皮挂上墙壁。

原文作者:Jonathan Jones

译者:周瑾

编辑:钦君

原文选自:卫报

人皮手包——不是时尚是罪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