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很难再打破世界纪录了吗?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0-25 16:37:00
分享

我们已接近人类力量和速度的极限,但科技与文化仍在不断发展。

在1896年奥运会上,查理劳斯·瓦斯劳克斯(Charilaos Vasilakos)代表希腊国家队,以3小时18分的成绩赢得了第一届现代马拉松冠军。但凭这项成绩,他甚至都没资格参加如今的波士顿马拉松(Boston Marathon)。从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开始,受全球冲突、社会变革、科技进步以及规则改变等不同因素的影响,每项运动的世界纪录都有大幅度提高。

运动表现呈总体上升趋势,主要是因为我们对健康、调理、饮食与营养的理解有所进步,伦敦布鲁内尔大学(Brunel University)的运动、健康与锻炼科学教授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说道。

但这种进步过程并不稳定,期间有很多因素对其产生促进或阻碍作用。例如,巴黎国立体育运动学院(INSEP)的杰弗瓦·贝特罗(Geoffroy Berthelot)强调,在一战和二战期间大部分世界纪录停滞不前。“世界大战期间,人们不会把精力放在运动竞赛上。”贝特罗说道。但相反地,冷战促进了苏联(the Soviet Union)卫星事业的发展,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促进了运动员水平的提高,尽管运动员会为了赢得比赛非法使用兴奋剂。那段时间创造的一些世界纪录从未被打破。例如男子链球世界纪录仍是由苏联链球运动员尤里·塞迪赫(Yuri Sedykh)在1986年斯图加特(Stuttgart)举办的欧锦赛(European Championships)上打破的,三年后柏林墙倒塌,五年后苏联(U.S.S.R.)解体。“如今我们很难[打破世界纪录],因为运动员几乎不再使用兴奋剂等物质了。”贝特罗说道。

社会变革也会影响运动表现,这多次体现在女子马拉松比赛中。女性被排除在多项运动赛事大门之外,其中包括波士顿马拉松,因为人们普遍认为她们的体质无法承受长跑。1966年,罗伯塔·吉布(Roberta Gibb)藏在马拉松起跑线旁边的灌木丛中,成为第一名参与这项运动的女性。1967年,凯瑟琳·斯薇泽(Kathrine Switzer)以“K. V. Switzer”之名参加了马拉松比赛,马拉松组织者在比赛进行到一半时强制她退赛(未成功)的照片成为国际头条新闻。在同期发生的美国第二次女权运动浪潮(Second-Wave feminism)推波助澜之下,女子马拉松在1984年成为洛杉矶(Los Angeles)夏季奥运会项目。

技术上的突破也起了作用,这在跳高的发展史上可以得到印证。在1968年墨西哥城(Mexico City)举办的奥运会上,美国运动员迪克·福斯贝里(Dick Fosbury)以名为“背越式跳高”的技术创新震惊了世界,代替以往跳高时脸朝下的方式,此次技术创新改用背朝下的方式。在那次奥运会上,福斯贝里赢得了金牌,但并未打破世界纪录。运动员要用几年的时间掌握背越式跳高技术,最终结果也表明此技术能够显著提高跳高成绩。那种进步是屡见不鲜的,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学习技能习得的心理学家乔丹·泰勒(Jordan Taylor)说道。“在某个人提出一种新策略之前,进步速度基本上会放缓——然后当你有了新策略,你只需花点时间去完善,你就会发现自己在继续进步了。”泰勒说道。

打破世界纪录的速度放缓了,既因为人类几乎达到了生理极限,也因为国际田联(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hletics Federations)打击兴奋剂的效果。贝特罗在其两篇论文中表示,1988年打破世界纪录的比率已达到巅峰。虽然打破世界记录的速度总体放缓,但也有些例外。其中之一是游泳,2008-2009年曾短暂的采用聚氨酯泳衣,贝特罗称这种进步为“技术制品”——他的论文表明,至少在游泳方面,我们应习惯于我们保持的世界纪录。

译者:赵宁

编辑:钦君

原文选自:《科学美国人》

人类很难再打破世界纪录了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