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里最抢手的竟然是泡面?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1-07 16:25:30
分享

监狱里最抢手的竟然是泡面?

囚犯为何竞相购买方便面?

1945年,英国经济学家拉福德(R.A. Radford)在文章《战俘营中的经济组织》(The Economic Organisation of a P.O.W. Camp)中描述了在德国第七战俘营(二战期间位于慕尼黑郊外的营地)里,囚犯之间私下交易的黑市。一些囚犯利用红十字会运输的补给品,辗转在不同民族的营地之间,从法国营地低价购入茶叶(相比于茶叶,法国人更喜欢咖啡),随后将其卖给英国人(数个世纪以来,英国人一向钟爱喝茶)。同时,来自南亚的廓尔喀族士兵囚犯也会找出蔬菜罐头,用来换取咸牛肉。

雷·菲斯曼(Ray Fisman)和蒂姆·苏利文(Tim Sullivan)在最近出版的《市场的内部生活》(The Inner Lives of Markets)一书中的描述与拉福德一致,解释了在没有纸币的情况下,囚犯不得不选择另一种货币,方便交易得以进行,因此他们选择了香烟。“七根烟可能可以买到一定量的人造黄油,或是一根半巧克力棒等等。”菲斯曼和苏利文写道,“大多数情况下,价格众所周知,并且在战俘营的不同关押室里,价格是一致的,这些关押室就相当于当地市场。”

无论是战时的巴伐利亚还是现代美国,都有很多囚犯都生活在同一个体系之中。在这个体系里,黑市围绕烟草展开。然而,亚利桑那大学社会学院博士生迈克尔·吉布森·莱特(Michael Gibson-Light)日前发布了一项调查,该结果表明在美国监狱中,方便面已经取代香烟,成为交易货币。吉布森·莱特认为这一变化和美国吸烟率下降以及一些监狱的禁烟行动没多大关系,反而与监狱的财政状况更有关系。在吉布森·莱特开展研究的州级监狱中,由于削减预算,监狱内伙食标准以及供餐数量均有所下降,这意味着泡面的实用价值急剧飙升。美国社会学协会在西雅图的会议上展示了吉布森·莱特的论文,他在论文随附的新闻稿件中写道:“囚犯对伙食质量和数量都很不满,因此开始依赖方便面这种廉价并且易于保存的食物,将其当作货币用于私下交易。”

研究过程中,吉布森·莱特按照时间顺序记录了监狱小卖部售价59美分的一包泡面在用于交换不同物品时,是如何拥有远超过实际售价的价值的。比如,保暖衣物在小卖部里卖11美元,私下交易时价值6包方便面或3.54美元。那是什么原因导致囚犯不再囤积小卖部的方便面,而是用来交易价值更多美元的物品的呢?可能是由于资金短缺,一些囚犯根本接触不到那么多现金,也有可能是因为在吉布森·莱特调查的那家监狱里,囚犯一周只能去一次小卖部,有的囚犯甚至还可能因为处分而失去这一周一次的机会。

此外,私藏这么“有价值”的物品也是非常危险的:吉布森·莱特也记录了由于借泡面导致债务累计,造成纠纷以及暴力的事件。一位囚犯告诉他:“我见过因为泡面打架的,谁他妈会因为这破玩意儿大打出手?这在外面只值15美分!”

吉布森·莱特还说道,其他针对监狱交易的调查也表明,交易货币有从烟草变为泡面的趋势。在吉布森·莱特的研究中,他指出了“惩罚性节俭”这种变化,也就是说监狱为了省钱,向囚犯提供劣质食物,通过强迫犯人寻求替代食物,“将满足营养和其他需求的重担及费用转移到囚犯及其家人身上”。吉布森·莱特的报告强调,经济大萧条之后,2009年至2010年监狱管理局将监狱支出下调了5.6。而且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囚犯数量上升,但政府总体上并未上调监狱支出。在开展研究的监狱里,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囚犯工作酬劳就没再上涨过,这使得金钱成为一个限制因素。令人吃惊的是,美国监狱里最抢手的物品已经从香烟、咖啡、信封或邮票等非必需品,转移到食品这一生活必需品。

提到惩罚性节俭,其实美国监狱的伙食早已被当作一种制裁措施(用于实施惩罚),并一度因此备受争议。去年年底,积极分子发起了一场运动,反对让囚犯食用淀粉含量高的有害食物,纽约政府这才宣布停止向单独监禁者提供Nutraloaf这种外形类似板砖的“惩罚性面包”。截止2014年,超过十二个州的州级监狱以及地方监狱将Nutraloaf当作惩罚性主食。

泡面在被囚犯用作货币或成为大学生的常见食物之前,主要是用来供养战后饥饿的日本公民。方便面创始人安藤百福(Momofuku Ando)说:“倘若世界上所有人都能吃饱,那么和平终将到来。”卡伦·莱博维茨(Karen Leibowitz)于2011年指出,根据2000年日本的民意调查,方便面在众多选项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日本民众心目中20世纪最为重要的发明。然而令人沮丧的是,事实证明,即便到了21世纪,在美国的监狱中,方便面依然是至关重要的发明。

译者:李碧霞

编辑:刘秀红

原文选自:BBC

监狱里最抢手的竟然是泡面?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