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专栏:文字战争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1-29 17:14:37
分享

约翰逊专栏:文字战争

人们通过女性说话的方式来评价她们。正因如此,女性政治家很容易就会被贴上标签:从“悍妇”到“国母”。无论她们做了什么,各大媒体都会从那些既定的角度去谈论她们:从发型,衣服到鞋子。不过,正如世界上所有的政治家一般,说话方式才是她们的双刃剑:既是她们影响力的重要来源,也是隐藏着危险的温床。随着英国新任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登上政治舞台,她和默克尔(Angela Merkel)一样,成为了欧洲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之一,而在不久的将来,梅或许还有可能,与到时已经成为美国总统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一同出席国际峰会。随着梅的上台,女性领导人该如何与选民对话,以及女性领导人之间该如何展开对话的问题,很快就将接受史无前例的监督。

对于女性政治家而言,女性政治语言所带来的危险无处不在:从她们的音调语气,到她们的措辞,到她们的对话话题,再到她们的对话风格,真可谓是危机四伏。举个例子,权威常常与男性化的声音联系在一起。一份2012年的研究指出,一个平淡乏味的政治口号,若是对其进行相应的改动,都会变得对选民更具吸引力,不管说话人和选民是男是女。

这个道理不言而喻,可是事情却不总是如此。

20世纪70年代,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在准备成为保守党党魁以及最终准备成为英国首相时,就专门去上过演讲课,学习演讲技巧。结果,撒切尔夫人的声音,从60年代极其女性化的声音,变成了首相生涯中那个充满权威、备受敬仰声音。不仅仅是语气,音调的变化转换也是非常重要的。音调的大量转换,抑扬顿挫,是讲话人感情的体现。男性很少因为说话时的语气变化转换而吃亏。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语言学家马克·李柏曼(Mark Liberman)将七个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演讲进行了对比,发现其中一个候选人兰德·保罗(Rand Paul)的声音,抑扬顿挫最为丰富。尽管如此,他的演讲仍算不上富有感情。

而对于女性而言,语气上的转换变化却是关键所在。

尽管德国民众已经慢慢开始怀疑她那富有魅力的领导才能,以及个人色彩浓烈的辩论风格,默克尔的声音一直低沉平稳,少有音调上的变化。而正是默克尔以这种被称作是妈妈般,或者至少是信士般镇定的声音,让其闻名于世,并且深受爱戴。而经验老道、口齿伶俐的希拉里在较小的场合中,说话镇定,富有表现力。可是在竞选的巡回演说中,希拉里则表现得不够自在。尤其在当下美国热火朝天、翻滚沸腾的政治的氛围之中,大众希望政治家表现像魔鬼一样疯狂,不要拘谨。当希拉里尝试展现出狂热的一面,把她的音量和音调都升到最高时,人们常说她像是在尖叫一般,是在虚张声势;而在希拉里笑的时候,则被人诟病她根本没有对着人。

政治话题,则是女性政治家另外一块不得不走上的薄冰。

在采访中,记者很少会问男性政治家作为男性在政治场上的感受,也很少会问到他们如何担当丈夫、父亲的角色。可是对于女性政治家而言,应对这些问题犹如例行公事,而这些问题也可能会变成一个个陷阱。安德莉亚·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曾有望击败特蕾莎·梅,成为英国新一任首相。她的失败,一部分就得归咎于,在接受一家报纸采访的时候,她不合时宜地详细阐述了有孩子对她成为候选人的重要性。她的言论被看作是对于没有儿女的梅女士的攻击,也正因于此,倒霉的利德索姆女士很快就退出了竞选。

不过,女性政治家也要小心,不得过于反对那些摆在她们面前的性别文化问题,也不能冒险被人们贴上“无趣的女性主义者”的标签。当你在谷歌搜索输入前澳大利亚首相(2010-2013)茱莉亚·吉拉德(Julia Gillard)的名字时,搜索引擎很快就会跳出吉拉德于2012年发表的有关厌女症的演讲,那是对歧视女性传统的强烈批判。正是吉拉德的这个演讲,使她的支持者大为吃惊,同时也激怒了政敌,让她的名字一时间传遍世界。可是,女性领袖只有在作为领袖而被人铭记,而不单纯是作为女性被人铭记的时候,女性主义才会迎来真正的胜利。

最后,我们来谈谈女性政治家之间应该如何相处。在领导环境中,一个女性表现得越为男性化,她的权威就越大。不过,有大量的研究表示,这种女性领导人男性化的后果就是,无论对于男性还是女性而言,人们对她的好感度会降低。强硬却又惹人爱,两者虽难以兼得,不过还是可以做到的。黛博拉·卡梅伦(Deborah Cameron)和西尔维娅·肖(Sylvia Shaw)是两位英国的学者,她们研究了2015年的大选辩论,发现苏格兰独立运动领导人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时常在其他候选人发言时打断他们。打断他人,是男性说话技巧中的精髓。虽然女性常常因为打断他人而备受指责,可是斯特金的表现还是让她赢得了热烈好评。卡梅伦女士指出,斯特金说话时,会在针锋相对的辩论风格、政治演说风格,以及温情演说风格之间转换,可谓是挥洒自如。

就算足够幸运,很多政治家也只能精于上述风格中的一种。可是作为女性政治家,女性必须特别机敏,以免堕入某种刻板僵化之中。

原文选自:《经济学人》

编译:刘鸣 编辑:钦君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