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的婚礼和剥制标本的奇怪历史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2-08 17:20:27
分享

猫咪的婚礼和剥制标本的奇怪历史

在现代人看来,沃尔特·波特(Walter Potter)奇特的作品可能很可怖,但这些作品大大揭示了维多利亚时代人们对动物和死亡的态度,阿拉斯泰斯·索克(Alastair Sooke)写道。

一对年轻夫妇穿戴着白色的衣服,准备结婚。典礼上还有主持仪式的牧师,拿着祈祷书,凝视着观礼客。在他面前,新郎注视着穿着洁白锦缎礼服的新娘。身着晨礼服和华丽配饰的证婚人神情肃穆,沉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但是在现代人看来,上述参加婚礼的群体让人不明所以,甚至有点不安:它们不是人,而是20个被放在一个玻璃盒子里摆着人类姿势的填充猫咪标本。

感到奇怪吗?肯定的。感到可怕吗?也许吧。欢迎来到英国标本家沃尔特·波特(1835-1918)的独特标本世界。

1890年左右,波特精心制作出的这个情景标本,正是有名的《猫咪的婚礼》。目前,它正在纽约布鲁克林病理解剖学博物馆,作为主题展览“剥制标本的历史”的一部分进行展出。

数千年前,人类就已开始保存动物尸体——请参考古埃及人对将各种体型和形状的动物(从狒狒、鹈鹕到鳄鱼、猫)制成木乃伊的狂热。然而,维多利亚时代才是标本剥制术的黄金时代。比如,当时在英国各地的房子里,你都能看到玻璃顶下的填充鸟类标本。病理解剖学博物馆内展出的许多展品,均在此时期制成。这些展品包括罕见的标本,如澳大利亚琴鸟和大眼斑雉。此外,还有一些“自然界的怪胎”,比如双头犊牛和四颗长牙的海象,以及一只三条腿的名叫“射手”的鸡。20世纪早期,它被训练用第三条腿“发射”玻璃弹珠,该项目也成为了马戏团的穿插表演项目。当然,还有《猫咪的婚礼》,拟人标本部分的一个亮点。

这是波特的收山之作。虽然是自学成才,但他本人是维多利亚时代最著名的的标本剥制人,被后来包括彼得·布莱克(Peter Blake)和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在内的许多艺术家钦佩。病理解剖学博物馆的联合创始人兼创意总监乔安娜·本斯坦(Joanna Ebenstein)说:“它完美体现了可爱和不正常之间的紧张关系。”

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波特为何对标本剥制术如此迷恋?为什么他制作的填充动物情景标本(包括兔子、松鼠、青蛙以及猫咪)如此受欢迎?历史学家帕特·莫里斯(Pat Morris)是《沃尔特·波特剥制标本的奇特世界》一书的作者,他这样解释:“19世纪时,年轻的沃尔特·波特生活在苏克塞斯[英格兰东南部]。”波特的父亲在布兰贝尔村经营一家叫做“白狮”的酒吧。波特辍学后在那里工作。莫里斯补充:“因为对野生动物感兴趣,他开始填充动物。我怀疑他经常逃学就是为了收集鸟蛋这些东西。”刚满19岁时,波特就制作出了《公鸡罗宾的死亡与葬礼》,完美诠释了同名的黑色童谣。据莫里斯统计,这幅作品刻画了98种英国鸟类,其中包括罗宾哭泣的遗孀和一只盗墓的猫头鹰。莫里斯说这是波特“最有名和最有代表性的作品”。目前该作品由莫里斯收藏,在客房内进行展示。

波特的拟人剥制标本让他的名声传出了布兰贝尔。“他的作品日渐有名,”莫里斯说,“被这些作品吸引到村子和酒吧的人络绎不绝。”1861年,为满足人们观赏的需求,波特的奇妙博物馆在酒吧的避暑别墅开张了,之后又搬迁了两次,面积不断扩大。“这成了他的事业,”莫里斯解释,“关于博物馆的宣传铺天盖地——世界各地的报纸和杂志文章都争相报道。甚至在30年代,布莱顿海滨度假村甚至还有专门的班车接送游客参观该博物馆,作为一日游。

猫咪的婚礼和剥制标本的奇怪历史

当时,它是“20世纪初非常受欢迎的的旅游目的地”。波特在1914年中风,四年后离世(他被埋在布拉贝尔墓地)。但直到20世纪70年代,他的博物馆仍在开放。1984年,博物馆约一万件藏品被卖给了康沃尔郡牙买加酒店业主。最终,尽管包括赫斯特在内的名人在媒体上抗议,这些藏品还是在2003年被拍卖,售价超过50万英镑。

其中售价最高的是《公鸡罗宾的死亡与葬礼》,达23500英镑。《猫咪的婚礼》是波特作品中唯一一件动物全都穿着衣服的(标本们甚至都穿着褶边灯笼裤),售价超过21000英镑。今年早些时候,这件作品再次在拍卖会上售出了近12万美元(合98000英镑)的天价。

莫里斯认为,在动物标本剥制的历史上,波特的家喻户晓非常讽刺。“他的很多工作都不称职。”他解释说。使用标本剥制术来表现艺术的英国艺术家波利·摩根(Polly Morgan)也同意这一点。“波特的动物标本有的瞪大了眼睛,你都能看到缝线。”她说,“它们之所以有趣,是因为制作并精良。我认为波特并没有下功夫成为最好的标本制作者。”

顺便说一句,直到如今,拙劣的标本剥制依旧有不少受众:螃蟹标本剥制的推特账户甚至都有近20万粉丝。不过,莫里斯表示,波特的作品是那个时代的象征。

他的作品大受欢迎:比如,他售出了大量的明信片。“所以这是英国社会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莫里斯还认为,当代人对波特作品的理解存在误区。他解释说,二战后,剥制动物标本不再流行。“虽然令人惊艳,”他说,“但人们对野生动物的看法与一百年前不同了。有些人说这很残忍,还很愚蠢,因为你不能对动物尸体这么残忍。”

莫里斯认为,波特希望自己的情景标本不是令人毛骨悚然或可怕的,而是“让人开心愉悦的,他是为了孩子们和家人们才制作它们的”。在病理解剖学博物馆,本斯坦(《沃尔特·波特剥制标本的奇特世界》一书的合作者)就亲生体验了类似偏见。最近,纽约时报上刊登过关于此次展览的报道,并附上了《猫咪的婚礼》图片,致使许多人在博物馆网站和脸书账号下留下负面评论。

“所有人都这样说:‘我的老天,这太可怕了——你们简直就是恶魔。我不敢相信,你们这些布鲁克林的弄潮儿要用动物死尸表现艺术’,”她说,“但这根本就是误解。我们可能从波特作品中看到黑暗和歪曲,但这与我们对死亡态度的改变有关。19世纪,动物绝育手术还未普及,在波特住的村子里,人们通常会将多余的猫咪和小狗杀死。这不好听,但它是真的。”本斯坦继续说:“我更愿意把波特当成一个民间艺术家——就像一个把木头削成各种小动物的人。

19世纪,标本剥制非常流行。这通常是由业余爱好者做的,这种做法也不像今天这样被认为不道德或毛骨悚然。波特只是为了自娱和娱人才这样做,他的作品诠释了一个又一个令人信服的迷人故事,超越了黑暗和庸俗的古怪。“我认为波特的作品一点都不可怕。”摩根说。在见到朋友父亲收藏的几件维多利亚时代的波特作品后,摩根开始对标本剥制感兴趣。

“可悲的是,‘可怕’是人们看到标本后想到的第一个词。但是,真要这么说,你也可以认为木炭画是在表现死亡,因为它用的是朽木。仅仅因为动物标本是用动物死尸的皮毛制成的,并不意味着它本质上是可怕的。”

原文选自:BBC

编译:伍晨  编辑:钦君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