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里的鬼魂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2-09 16:39:56
分享

机器里的鬼魂

我们和科技的关系愈发紧密,但正因如此,各种设备很容易就把我们吓得灵魂出窍。

一周四晚上,夜还未深,我家里的灯光突然舞动了起来。当时我正好独自在家,刚准备结束工作、开始做晚餐,所有的灯一下子都亮了起来。然后它们开始频繁地自动开关,在红色、绿色和冰冷、刺眼的蓝色开了又灭,灭了又开。

我并不相信有鬼。要是听到一则可怕的灵异故事,我还是很容易受其影响。因为我特别怕黑,这与与我平日里理性、求是的观念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一想到有超自然力量要害我,我禁不住感到脑后一阵凉意,神经就紧张起来。我忍不住怪自己,年轻的时候光看了多了神经兮兮的惊悚片,里头讲的全是些怪物吓睡梦中的年轻人的情节。我也怨我同父异母的哥哥约翰。他就像影片中的怪物一样,总是拿开玩笑的方式整蛊别人。

《猛鬼街》(Nightmare on Elm Street)录像带上市不久,他就用的新买的随身听从电视上录了一段弗莱迪·克鲁格(Freddy Krueger)的声音。他在录像机上设了一个时间,还把音量开到最大,趁我不注意,悄悄地放在我的床底下。然后,他就一直等着,等我凌晨2点的时候被鬼叫给吓醒。约翰并未让我真的见到鬼,只是巧妙地利用录音技术,让这一切就好像真的一样。吓得我一个星期都不敢睡觉。约翰则被罚一个多星期不准出门。

同年,《电脑梦幻曲》(Electric Dreams)上映。这部影片讲述了一个狗血的三角恋故事,故事的男主人公满脸雀斑,却爱上了住在楼上的女人,但他的情敌却是一台机器。这个片子的主题曲特别赞,现在都还萦绕于我的耳畔,但除此之外,这部电影平淡无奇,之所以吸引我,就是因为它代表了那个年代。

《电脑梦幻曲》挖掘出那个时代人们的不确定感——人们并不了解家里有电脑的意义。个人电脑这个新鲜、奇怪的盒子是每个人竞相讨论的事物,但是很少有人真正懂它。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把电脑装在家里,在个人,甚至十分隐私的空间里。我们相信朋友、家人和电视里的“砖家”,相信电脑应该成为我们生活的“新气象”。根本不需要知道它怎么运行的!就像现在的电子设备一样,舆论冠以它美名,声称它让生活变得方便快捷、无缝衔接。但是,如果电脑做出一些异于平常的举动,我们很自然地想知道“为什么”。

发掘科技诡秘故事的“闹鬼的机器”(Haunted Machines)项目工作的托拜厄斯·雷韦尔( Tobias Revel)说:“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在我们和科技相处时产生的一众问题中显得如此直接明了。”我们很快就发现缺乏对电子设备工作原理的理解,但是,我们也赋予了这些设备力量和责任。我们假设,对于你现在正在经历的不幸,罪魁祸首都是这些电子设备。这样说的意思是,这些设备中存在超自然生命,而且有自我意识。简而言之, 它们都被魔鬼附身了。

机器里的鬼魂

机器里有魂魄。“我们希望无生命力的物品保持原状。”雷维尔说当这些物品似乎闹起了鬼,它们便颠覆了我们心理上通常对它们的理解。然而,我们并不是第一个相信人工制品会由魂魄附体的人。

公元10世纪时,日本人相信人制作的东西一旦存世超过100年,就会拥有灵魂。如果物品的主人不善待它们,可能会遭魂魄骚扰。

近来,电话、广播和电视机在大众间普及,而灵魂说也盛行起来。我们想知道这些盒子里还放进了什么,而声音又是怎么凭空产生的。灵媒能让它庇护的人与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和 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Alexander Graham Bell)连接,还能使其与逝世的亲人对话。雷维尔说,超自然现象和闹鬼现象的根源在于人们无法找到因果之间的明显联系。

我们换台时,电视机会出现了诡异图像;我们操作电脑时,它本应奉命执行,却违反了指令——这些奇怪的现象都打乱了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归根结底,这一切都与信任有关。如果某个人言行不一,我们便对他失去信任。那么,如果一个人做的东西违背生理常识,将头来回转,我们就会觉得在闹鬼。

如果机器说要做一件事,但是却做了另一件事,我们可能就不再相信它们运行的原理了。但是机器并不受它们自己控制,它们没有能力这样做。所以,我们需要更仔细地注意,谁在支配这些物品。人们把电视搬进家门时,又担心关灯后它会盯着自己看。现在的科技企业就创造出了这种监控设备。

机器里的鬼魂

我们将越来越多的智能设备安装到家中,但不论是表面上还是实质上,都并不了解那些黑色的匣子里究竟有什么。它们联上了网,时时刻刻能被幽灵附体。雷维尔表示,我们匆忙地把芯片插入电子设备,也把它投入了一个脆弱、易受攻击的系统一种,而事实证明,这个系统会受坏人操控。正如科幻小说家亚瑟·查理斯·克拉克(Arthur C Clarke)所说,所有足够先进的科技都和魔法无异。雷维尔则改了一下这句话:“所有足够先进的黑客技术都和闹鬼无异。如果一座智能房屋出了问题,情况将会十分凶险。”有了他们,我们才能活下去。

那天晚上,我家的灯突然有了自己的生命,而坐在沙发上的我吓得目瞪口呆。房子里除了猫和狗,再没有别人了。我丈夫本几个小时前刚刚去出差了。在他飞往挪威的旅途中,我的心也一直悬在35000英尺的天上。他的工作是提前测试设备,因而我们家充满了各种智能设备,包括一款能够感应烟雾并传输警报至手机的NEST火灾警铃,一个在我们外出时能打扫房间的全自动吸尘器,一台家用Skype在收到呼叫指令时会自动开启的壁挂电脑,几个联网的声控机器,还有灯……等一下!

我的电话“铛”地,收到了一则短信。“家里的灯什么情形?”我的丈夫本在短信里问道。我愣了片刻。他们还在闪,颜色也仍旧变来变去。我慢慢回过神来。我回复到:“这儿跟开迪斯科舞会一样。”“啊,起作用了!”他回复道。

本坐飞机时一直都在操作我们家的联网设备,搅得我的独处时间不得安宁。同时,机器里的鬼魂也被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原文选自:BBC

编译:李璐杨 编辑:王旭泉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