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买买买和吸毒一样?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2-26 17:35:30
分享

为什么买买买和吸毒一样?

买买买的时候,把理性抛到脑后,被折扣冲昏头脑,你的身心到底怎么了?

那种感觉。你懂的。哪怕只是想一想,你都能感受到内心的强烈渴望,和肾上腺素的飙升。只需要再一点点的刺激。只要走近它,你根本无法控制把它买下的冲动。就是这样!

对于有些人来说,看到五折的售价牌、“最后一天甩卖”和“清仓大处理”等字样就想买,跟犯了瘾没有什么区别。治疗专家称,在扫货中大获全胜的感觉跟酒瘾、毒瘾甚至是暴饮暴食的感觉是一样的。

即便没有被真正确诊为购买强迫症(一些心理健康专家认为这是一种冲动控制失调),我们很多人也有过类似的冲动经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很难在收银台前控制住自己。

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的副教授吴建英(Keonyoung Oh)说,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做出购买决定仅在一念之间,并没有经过太多的理性思考。吴专门研究神经营销学,这是一个新兴领域,通过神经系统科学来分析消费者的行为。

面对价签的吸引时,我们往往就不会使用一贯标准来权衡利弊;反之,“我们的大多数决定都在一念之间”,吴说。她利用脑电波来追踪消费者情绪的细微变化。她补充道,我们不会用工作时的标准来判断这种行为后果。由于人脑的结构特点,这种情绪化的决定大多都是发自潜意识的。

一旦我们决定购买,感觉会非常愉快,积极情绪会奔涌而出。但在那之后,就像毒瘾或酒瘾发作一样,满足过后的强烈罪恶感会让我们情绪低落,基特·亚罗(Kit Yarrow)说。他是旧金山的一位消费心理学家,也是《解码新型消费心理》(Decoding the New Consumer Mind)一书的作者。

听起来也许不受控制,其实也没那么糟。关键在于,要正确理解这种欲望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狩猎的刺激

步入你最爱的商店,或登录你最喜欢的购物网站,这些特定的动作就像催化剂一样,会告诉你的身体,该产生大量多巴胺了。多巴胺是一种大脑里的神经递质,能够让人们感觉愉悦,让购物和搜寻变得愉快,达伦·布里杰(Darren Bridger)说道,他是神经营销研究公司Neurostrata的一位顾问。

他说:“购物就像寻宝。而搜寻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够令人激动的了。”

理性决策能让我们在工作中避免马虎,三思而后行,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已经在理性决策的范围之外了。吴说,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在“买不买东西”这个问题上不会作过多思考。在这个爆发的过程中,脑电波的峰值位于一些特定状态,吴称之为对特定商品的“情感投入”。

她还说,大多数时候,在特定品牌的购买经历,或是我们心愿单上的东西,会触发脑电波峰值(这可是个营销机密)。(建议:假如你知道无法控制自己对球鞋的渴望,不是真正需要的时候千万不要走进鞋店。)

大多数人并不是真的是对他们所买的东西上瘾。相反,购物的过程会成为难以改掉的习惯,就像你难以改掉暴食、吸毒或酒瘾一样,安吉拉·沃兹尔(Angela Wurtzel)说。她是一位治疗师,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巴巴拉治疗强迫性购物者。她说:“购物者从开始考虑购物这件事的时候就会产生幸福感,有可能持续几天甚至几周,直到他们去商店购买。”

她表示,整个过程从开始期待购物的那一刻就开始了,跟你打算去喝一杯的想法没什么区别。

与内心的渴望作战打折——比如那些让我们垂涎三尺的黑色星期五(一个全美甚至全球疯狂打折的日子)标志——会让我们很难抵制诱惑。亚罗说,在打折期间,身体的自主调节系统(诱发身体做出战斗或逃离反应的系统)会本能地控制一些器官,在身体内部造成一种强烈的反应,类似于早期人类遇上掠夺者时的反应。

对错过购买时机的恐惧会让我们进入“竞争模式”,这让我们更难控制自己购买的冲动。她称,这种“生理刺激原本是用来保护我们免受熊的伤害的,而不是为了比其他人抢先买到东西”。

人多并不意味着安全

你以为可以跟朋友一起去商场,然后让他们做你的购物瘾缓冲剂吗?并不是这样。实际上,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你更容易受到怂恿而购物。

带上朋友、遇到商店里的其他消费者,或是查看网上的评论,都会让你有一种归属感。哪怕还有一丝犹豫,这些也会让你更容易购物。而且你甚至意识不到。吴说,大多数时候,这种变化只能通过脑电波或放大的瞳仁观测到。

希望还是有的。对于刚开始(戒除购物瘾)的人来说,要强迫自己远离减价商品(就像戒酒的人要避免去酒吧一样)。亚罗建议,只看那些你感兴趣商品的标价,而不是直接先看标价,这会有助于减少“狂购减价品”。

网购的时候,不要先点开折扣专区。“你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强迫自己理性思考这整件事。”她说。还有记住,在上瘾般的购物之后,随之而来的总是懊悔。

“激发搜寻的动力很简单,但人们总会高估他们找到要买的东西时的幸福感。”布里杰说。购物季,当你冲向打折品的时候,一定要牢牢记住这句话。

原文选自:BBC

译者:梁婧茹 编辑:刘秀红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