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我的假婚”

来源:中国日报
2016-12-28 17:41:48
分享

BBC:“我的假婚”

在中国,适婚年龄的年轻女性面临着巨大压力。假设你恰好又是一名同性恋者,该如何应对呢?现年32岁的欧晓白(音)女士定居在北京,她向我们讲述了自己借助权宜婚姻,在确保家里人满意的同时保护个人自由的经历。

我要保护好我的女朋友,我想永远和她在一起。所以在2012年的时候,我选择嫁给了一个男人。那时我还在北京,跟我的女朋友过着两人世界的生活。可我被大连老家的人催婚,承受的压力没有一刻消停。

像我这种情况也许在十年前会好过一些,我感觉这一点很讽刺。那时大家对同性恋还没有那么敏感,所以也就没有太多的猜疑。爸妈一直追问我有没有对象,爸爸去世以后更是变本加厉了。妈妈担心我还没跟谁定下来,没有人来照顾我,所以那几年她每年都会抽出几个月的时间过来跟我一起住。

意识到自己躲不开结婚这桩事了,我就去找朋友们帮忙——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开始了解什么是"权宜婚姻"。我和我的丈夫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就像我和我的女朋友那样,他已经和男朋友在一起很多年了,但他没有选择出柜。

“我知道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我的女朋友在婚礼前前后后都陪伴着我,既做伴娘,化妆师,又做婚礼服装咨询师。她很满意,也很支持我的这个决定,我丈夫的男朋友也是如此。尽管这是一次万不得已的婚姻,大家各取所需,但无碍我们四人相处融洽,一起决定婚礼事宜。

看到家人在婚礼上兴高采烈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个决定没有错。只有这种方式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要——我的家人很欣慰地看到,他们百年以后我也不会无依无靠,孤苦伶仃。而我的丈夫也不用再被同事们怂恿着去相亲了。

起初,我和丈夫两人会在春节等传统节日时看望家人,单位聚会时我也会坐在他身边。但在最近几年,因为家人和同事都相信我们已经安定下来,所以我们很少假装夫妻的样子了。我和女友同居,而他则跟男友住在一起。我们和他们是好朋友,有时还会一起吃晚饭。

结婚以后,那些知道我性取向的朋友们开始向我寻求建议。从那时起,我和女友就意识到,有很多与我们相似的人也非常需要帮助。这不仅仅关乎中国七千万同性恋群体,还关乎数百万个可能冒险嫁给同性恋男性的异性恋女性。

这就是我们创造社交软件iHomo的初衷。一年内,我们组织了超过80场活动,促成了100对权宜婚姻伴侣。现在我们正努力研发iHomo客户端。

但我也知道,对很多人来说,权宜婚姻可能是噩梦的开始。如果家人与你住在同一个城市,情况会变得有些棘手——一场出乎意料的拜访就有可能暴露权宜婚姻的真相。这种情况下,布置另一个共有的家就显得尤为关键了。可是额外打理这个家显然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

压力还来源于以下这个躲不开的问题:“你们什么时候生宝宝啊?”如果“夫妻”两人用例如试管受精的方法成功怀上孩子,那么又迎来另一个问题了——谁来抚养孩子?如果应该由生物学意义上的父母来抚养,那就意味着“夫妻”两人别无选择,只能同居。这样一来,情况就变得太过复杂了!

目前,我们正想方设法地避开关于孩子的问题。我现在的努力重心是给我的女朋友找一位丈夫。尽管高中时她就向父母出柜了,而且我们每个星期也都去看望他们,但我们明白,她父母担心的是家里其他人或朋友发现她的性取向,尤其是成天盼望她结婚的奶奶。

而对于我来说,如果没能做好万全的工作来守护我们之间的秘密,那么我的家人发现真相也是迟早的事了。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中国社会对LGBT群体会更加地开放和包容,我的母亲也能接受我真正的性取向。我真的很希望家人能接受真实的我。

我和女朋友都希望,社会能更好地了解LGBT群体,但是大张旗鼓和冲动冒进并不是最好的方式。我们的想法是,把权宜婚姻作为一种实用手段来缓解与社会之间的冲突,同性恋群体也能因此过上想要的生活。我们明白要完成这件事必定面临重重困难,但我们依然会为理想而奋斗,勇往直前。

原文选自:BBC

译者:黄洁梅 编辑:钦君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