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愚”自乐 | 理想工作为何会变成“噩梦”?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1-03 17:26:14
分享

自“愚”自乐 | 理想工作为何会变成“噩梦”?

小时候,我十分喜欢动物。后来我长大了,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动物。所以当我有机会暂时放下新闻工作,到塔斯马尼亚的一个动物收容所做三个月志愿者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参加了。我确信这就是我理想的工作。

然而现实跟我想象的很不同。我的工作并不是去了解动物,而是每天八小时在冬日寒冷的雨中奔波,做些体力活儿,有时甚至要做些令我很揪心的工作。

收容所里很多动物曾被汽车撞过,需要康复治疗,例如袋獾(Tasmanian devils)和袋鼬(quolls)。我喂它们吃东西,照顾它们的起居,到了饭点得特别小心不被咬到,还要帮它们收拾残渣剩菜。如果有动物死了,还要埋葬它们,承受失去它们的痛苦。

同时,我要做的工作远不止护理动物。我负责的其中一项工作就是打扫公共厕所。这就是我理想的工作?当然不是。实际上,跟我有同样感受的人比你认为的要多得多。对于那些自认为理想的工作,我们经常会忽略可能存在的无趣琐事,这些琐事可能会辜负我们对那些工作的期望。

心理学家已将之命名为“情感预测”。这意味着,我们常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盼望着自己遇到新转机时会有180度大逆转。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丽萨·威廉(Lisa Williams)表示,情感预测即人们在特定环境中如何预测自己的感受。

一个经典例子就是中彩票。人们期望中彩票将带来巨大的喜悦。丽萨说:“但研究人员在调查了中彩者的幸福水平后发现,中彩票给他们带来的喜悦只能持续很短一段时间。”

就我而言,这意味着我纵容自己的情绪影响到了未来的发展:我一心只想着与可爱的动物呆在一块,却没有想到要做体力活儿。别人常鼓励我们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然而这其中存在的弊病就是:我们喜欢的只是自己理想中的工作,而不是现实中的工作。

自“愚”自乐休·阿诺德(Sue Arnold)今年46岁,一直以来都梦想成为一名考古学家。阿诺德是伦敦一家金融机构的秘书,她向我们表达了对图坦卡蒙(Tutankhamen,埃及法老名)经典影片的喜爱,还描述了古埃及人争相发掘法老墓的场面。出于这一梦想,她签约参加了一次考古挖掘,探索英国多塞特郡(Dorset)的古罗马废墟。

虽然知道自己挖掘出来的珍宝没办法改变历史,她还是对这次经历感到很失望。阿诺德说:“这是我有生以来中最无聊的一周了。我每天要做的工作只是把瓦片碎上的灰尘扫掉。”

尽管她不后悔参加这次活动,却由此明白自己没有考古需要的那种一丝不苟的耐心。然而,她仍然喜欢阅读与历史相关的文字,还打算去埃及,不过她只打算当作一次旅行。

为什么我们没想到,自己的理想工作也有不完美之处呢?美国俄勒冈州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埃利奥特·伯克曼(Elliot Berkman)表示, 部分原因是做成一件事背后要付出很多努力,另外部分原因则与我们自身的期待有关。

“通常,当人们达成目标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高兴。部分原因可能就是,我们并不擅于预料伴随生活目标而来的隐藏成本和额外工作。”

反之亦然。如果已经从事一份工作长达20年,你可能忘了自己是如何艰难拼搏到如今的职位的。你准备好再次付出同样的努力去从事新的工作了吗?

伯克曼补充道,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初心变了。他说:“你需要不断改变,才能让自己保持快乐。”

塔斯马尼亚大学的高级讲师雷切尔·格里夫(Rachel Grieve)说,因此,我们需要做出一些尝试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也就不足为奇了。

“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做的决定并不理智,只是凭直觉或是‘感觉上是对的’。对于‘今天中午吃什么’这类问题,这种方式没问题。但涉及到更高层次的问题时,比如转行,明显就要采用一种更深思熟虑的方式了。”

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心理学教授亚历山大·哈斯拉姆(Alexander Haslam)表示,工作满意度是社会动力学的问题,与职称并不相关。“比如你是一名医生,你可能确实很喜欢医学。但当你在一个‘有毒的’环境中工作时,你不可能对自己的工作感到很满意。”

像律师这类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踏入职场的人,往往就会有这种感觉。他们的理想工作变味儿了。安德鲁·沃克(Andrew Walker)从悉尼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律师行业工作, 他说:“以往这么多年,我一直认为律师是令人敬佩的工作,现在我觉得自己错了。我想跟更有活力的人们一起工作,不想压力那么大,即便要我换一个我从未想过会喜欢的(行政)工作。”

遵循己心就我而言,我无法放弃新闻工作。虽然很怀念在塔斯马尼亚保护区工作时,和闹腾的短尾鹦鹉、草原袋鼠还有活力十足的食肉动物们相处的时光,但我已经意识到自己并不需要一个新的职业。

但是,我需要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住在更接近自然的地方。如今我住在澳大利亚蓝山一个森林的边缘,离悉尼就几个小时距离,是一个适合丛林远足和野外观赏动物的好地方。

因此,当我最近在一份本地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印着一个微笑的动物饲养员,手里拿着水桶和扫帚,邀请幸运读者来体验一日动物饲养员的工作时,我就更明白了:梦想和工作未必能兼得。

 

原文选自:BBC

译者:陈燕丽 编辑:刘秀红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