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夏洛克”回归:英雄何须壮硕强势,腰缠万贯?

作者:Julia Raeside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1-05 17:13:04
分享

“神探夏洛克”回归:英雄何须壮硕强势,腰缠万贯?

莫里亚蒂(Moriarty)已经死了,不是吗?那他是如何做到的?上一季的结尾,他出现在全英电视屏幕上,笑对镜头,不断重复着:“想我了吗?”

这部由史蒂文·莫法特 (Steven Moffa)和马克·加蒂斯(Mark Gatiss)主创的热播侦探悬疑片给影迷们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悬念:安德鲁·斯科特(Andrew Scott)饰演的大反派或将“死而复生”,继续嘲弄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他真的会重生吗?抑或这只是假象?别期盼元旦之际回归的《神探夏洛克》第四季会直接解答这个问题,或许它还将抛出更多的难题。

《神探夏洛克》在全球都有着超乎想象的热度。真爱粉们会在推特(Twitter)上追踪“#setlock”话题——上面会发布该剧的拍摄地点。一得知拍摄地点,粉丝们就从欧洲各地蜂拥至康伯巴奇和其他演员所在之处。六月的某个夜晚,我造访了“贝克街”(实际拍摄地点坐落于尤斯顿路(Euston)北面,是伦敦市中心的另一条大街),跟着全球各地的媒体越过防撞护栏、穿过高架电缆、避开两座大型人工造雨车、三脚架和弧光灯,见到了护栏对面拥挤成群的粉丝们。他们只为来这里亲眼看看,是什么都行。当时剧组正在准备拍摄第四季的一个夜景。拍摄期间全场鸦雀无声,直到“卷福”露面。

“神探夏洛克”回归:英雄何须壮硕强势,腰缠万贯?

今年23岁的劳伦斯(Laurence)来自巴黎,戴着猎鹿帽的她是福尔摩斯协会的一员。当日飞抵伦敦的劳伦斯只为看一眼主演们,第二天早晨就飞回法国。她旁边的人来自意大利,也将于第二日回国。劳伦斯告诉我:“虽然我们的组员分布在各个年龄段,但都非常喜爱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这部剧——忠于原著,却又充满反转,完全是我们未曾见过的版本。”她笑着,突然双眼聚焦于停在我身后的黑色轿车上。人群都沸腾了,目光紧盯着身穿剧服走出车外的康伯巴奇。他向粉丝们招手示意,然后便慢跑进入了贝克街221B。

饰演玛丽·沃森(Mary Watson)的阿曼达·艾宾顿(Amanda Abbington)对粉丝的热情深感震撼:“我现在一说到这部剧,就必定要提到影迷。”她对此也感同身受。十几岁时,艾宾顿曾是Bros乐队的忠实粉丝(该乐队女粉丝名为“Brosette”)。即便到了今天,一想到马特·高斯(Matt Goss)在推特上关注了自己,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当然, “卷福”逾百万的粉丝不可能都疯狂到跨越大洲只为来看一眼的地步,但你还是能洞察其广受欢迎之缘由。最近,一位坐享亿万财富的“喜剧反派人物”正准备入住白宫,或许也是时候让夏洛克——这位超级英雄里最英范儿的人物登场了。

艾宾顿说道:“如果[把特朗普]写进剧本里,你也会觉得这太不真实了。”或许夏洛克的聪明才智被过分夸大了,但在这个日显愚笨的世界中,他毋庸置疑的理智主义却变得愈加可贵。即便特朗普的成功竞选似乎得益于“没人喜欢聪明人”,我们却正是因为夏洛克是世上最聪明的人才钟情于他。

据史蒂芬·莫法特估计,全球有将近1.5亿人看过这部剧,热度甚至超过了他的另一部热门剧集《神秘博士》(Doctor Who)。仅播出十集,《神探夏洛克》就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康伯巴奇表示,他本人和制作人一直都无法理解,为何该剧在2010年播出第一集时就受到了如此热捧。“可能是因为我的卷发和眼睛与睿智形象完全不符,让人们心理平衡了一些吧。”

此次,他与马丁·弗瑞曼(Martin Freeman)及艾宾顿携手《六尊撒切尔夫人像》(The Six Thatchers)重归荧幕,这是由莫法特和加蒂斯共同创作的第四季“三部曲”中的第一个故事。玛丽即将生产,约翰(John)作为丈夫将迎来全新的父亲生活,而夏洛克也准备把他那套冷酷无情的逻辑全部照搬在照顾孩子上。那会是多么滑稽的场面啊!然而,抛开温馨的宣传剧照,该季将完全走向黑暗风格。第一集以奇案“六尊撒切尔夫人像”为主线,聚焦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半身像被故意破坏的原因。故事远非轻松解开谜团而已,粉碎的撒切尔夫人像将揭露剧中某一角色过往的惊天秘密。

我们都知道,托比·琼斯(Toby Jones)的宽额头和慈祥双眼可以瞬间转换为恐怖片中的冷面反派。他将在第四季第二集中扮演让人不寒而栗的卡尔弗顿·史密斯(Culverton Smith),作为夏洛克全新的强力对手登场。这会是开播以来最黑暗的一季吗?“我觉得可以这么说。” 康伯巴奇简短地回答,生怕在言语中不小心泄露剧情。

“神探夏洛克”回归:英雄何须壮硕强势,腰缠万贯?

因为受到了时局影响,还是只是巧合而已?加蒂斯对2016年发生的各种变故深感担忧。脱欧后,国民情绪出现了转变。莫法特也对大西洋两岸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沮丧。“当然我还没有傻到真的认为虚构作品可以产生实际影响,但我认为,我们必须明确说明,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一个英雄。”

新一季里,康伯巴奇饰演的夏洛克不再只是过往那个自以为无所不知的家伙。莫法特解释道:“英雄之所以为英雄,并非因为他比别人更强壮、强势和富有,而是因为他更睿智、更善良。”稍作停顿后,他又补充道:“是时候展现夏洛克的另一面了。”当然,这种转变并不意味着他会变得和凡人一样普通。夏洛克依旧是一个灰质神经元满溢、分析起来讲得头头是道的神探:一看到对方,就能推演出一百种单凭肉眼完全不可能觉察的可能性。

《六尊撒切尔夫人像》的标题改编自阿瑟·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的《六座拿破仑半身像》——一个由著名皇帝的半身像展开的短小故事。这也默许了粉丝们钟爱与原著进行对比的行为。加蒂斯和莫法特在年轻时都是柯南·道尔的粉丝,深知疯狂迷上某种事物的那种感觉。莫法特说道:“我对神秘博士和夏洛克·福尔摩斯都有着十分深入的了解,所以非常懂得那种感受。”

那其他主演呢?他们年轻时又疯狂迷恋过谁?艾宾顿讲述自己作为“Brossette”的那些年的经历时非常骄傲:“我和我的朋友珍妮知道高斯兄弟曾住在佩卡姆(Peckham),于是就找到了所有姓高斯的人,一一打电话说‘你好,我找马特或者卢克’。当时我疯狂迷恋着马特,而且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我的理想类型。”

康伯巴奇说自己年少时并不会执着于特定的东西,更多地是个纯粹追求享乐的人。“我几乎每学期都会喜欢不同的人或物,可能是滑板,或者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或者《变形金刚》(Transformers)。”被问及最想成为哪个人物时,他说:“刚喝完一杯咖啡时,我可能想成为默多克(Murdoch),但当我试图集中精力做好某件事情时,我就想成为汉尼拔(Hannibal)。”提到自己时,他从来不会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他的一些小举动总会在网上引起轰动,也难怪他如此小心翼翼了。

撇开粉丝的疯狂程度不谈,主演和剧组都特别感谢他们的存在。不过,“‘卷福’的粉丝们也并非当今的新鲜产物。1917年发表在《斯特兰特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柯南·道尔就提及了和一位粉丝的会面:他在度假时被一位康沃尔船夫认了出来。此刻人们可能会因为你杀害了他们心中的英雄而用雨伞攻击你(据说曾有一位妇女这样对待道尔),接着可能就会转而抱怨你怎么能用这种方式害死他。

当他们的英雄在第三季开头死而复生时,莫法特和加蒂斯都激动不已。新一季的最后一集定名为《最后一案》(The Final Problem),正是原著中道尔为夏洛克布下(暂时的)厄运的那个故事。剧情的揭晓还需一段时间,无论带着怎样的期许,粉丝们都将被新一季重燃激情。这不仅因为他们喜爱的“卷福”将重返荧幕,又能连续数周拜服在他的才智之下,更因为身处当下的乱局,我们迫切需要的正是一个更睿智、善良、理智的英雄。

原文选自:卫报

译者:林洁欣 编辑:钦君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