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创造了小短腿姆明 | 暖萌姆明背后的苦楚艺术家

作者:Cath Pound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1-17 10:15:52
分享

大家或许知道芬兰漫画《姆明一族》(The Moomins),但有多少人了解其创作者托芙·杨森(Tove Jansson)生活中的勇敢无畏及其在绘画上的不断挑战呢?

她创造了小短腿姆明 | 暖萌姆明背后的苦楚艺术家

托芙•杨森因创作胖乎乎的卡通形象姆明(Moomin)而为世人熟知,受到了世界各地读者的喜爱。她认为自己最重要的身份是画家,可她在绘画方面的才能却总是被人忽视,这让她非常沮丧难过。

伦敦南岸中心(Southbank Centre)举办的展览《姆明谷的探险》(Adventures in Moominland),以及先后在斯德哥尔摩和伦敦杜尔维奇画廊举办的画展,帮助我们全方位了解托芙两种截然不同的作品风格。展览突显了她的忍耐力——这股力量激励着她作画,促使她选择勇敢生活,拒绝向社会教条和制度就范。

托芙•杨森是芬兰雕塑家维克多•杨森(Viktor Jansson)和瑞典插画家席涅•哈马斯登-杨森(Signe Hammarsten-Jansson)的女儿。受到来自父母的艺术熏陶,托芙从小就在一个“绘画、艺术作品和生活无法分割”的环境中长大。

托芙14岁时,她的作品已在报刊上发表;不久后,她就和妈妈一样,把作品刊登在了讽刺漫画杂志《嘎姆》(Garm)上。在艺术学校学习期间,托芙的早期画作呈现出了神秘的童话风格,她也被认为是聪明且有前途的学生。

20世纪30和40年代,托芙创作的自画像反映了她在艺术家道路上逐渐进步的历程,艺术史学家杜拉•卡利亚来能(Tuula Karjalainen)评价这些作品是托芙最出色的作品。

她创造了小短腿姆明 | 暖萌姆明背后的苦楚艺术家

战乱年代对于托芙来说是痛苦的,但这同时也激发了她的创作灵感。从1935年开始,托芙便一直在《嘎姆》杂志上发表讽刺希特勒的漫画。战争时期,她的讽刺功底更是突飞猛进。托芙创作的漫画透露出了这样的信息——这个威胁着欧洲安全的怪物背后,不过是一个荒唐可笑的小丑。

1940年,芬兰与德国结盟,托芙的讽刺作品也引起了当权者的恐慌,《嘎姆》杂志社被迫停刊,并被控“侮辱盟国领导人”。托芙在挑战社会舆论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和勇气不容小觑。要知道,假如当时战局逆转,托芙面临的结局将会是致命的。

就在那个充满的黑暗和恐怖的时期,托芙创作了第一本《姆明一族》故事书。“她不得不创造出一个与她所处的环境截然不同的世界”,托芙的传记作者伯尔•威斯汀(Boel Westin)说道。

话虽如此,托芙所创造的世界其实同样荒凉凄惨——《姆明和大洪水》(The Moomins and The Great Flood )中充斥着难民们寻找亲人的画面;《姆明谷的彗星》(Comet in Moominland)则在原子弹轰炸广岛与长崎后面世,描写彗星袭击姆明谷后,那里的居民可能面临永远消失的危险。尽管托芙笔下的角色最终都能获得圆满的结局,但“这样的故事还是和传统的儿童读物非常不同”,威斯汀说道。

她创造了小短腿姆明 | 暖萌姆明背后的苦楚艺术家

战争一结束,快乐便纷至沓来。托芙和戏剧导演薇薇卡•班德乐(Vivica Bandler)陷入爱河无法自拔。托芙讶异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同性之爱,但她这样向朋友们吐露,“至少在这段恋爱关系中,我真切感受到自己是一名女性”。

托芙很希望公开自己与薇薇卡的关系,但这在当时的芬兰社会是不被允许的——1971年前,同性恋在芬兰一直被视为犯罪——于是,托芙选择在第三本《姆明一族》故事书《魔法师的帽子》(Finn Family Moomintroll)中讲述了她和同性爱人的故事,化身为比夫兰(Thingumy)和多夫兰(Bob)。

比夫兰和多夫兰来到姆明谷后,说着没人明白的奇怪语言,他们拎着一个小箱子,箱子里藏着他们从邪恶的哥谷(Groke)那儿偷来的华丽红宝石。威斯汀认为,故事中的“红宝石”实际上象征着托芙和薇薇卡之间的爱:对比夫兰和多夫兰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将箱子打开,向整个姆明谷展示箱子里的红宝石。

在为赫尔辛基市政厅创作的大型壁画中,托芙描绘了同性爱人薇薇卡的形象。画中的薇薇卡雍容华贵,身着华丽的晚礼服站在正中央,十分引人注目。而托芙则坐在靠近前景的位置,手肘前方还有一只姆明,她眼神坚定地直视观画者。正如比夫兰和多夫兰的故事一般,这幅壁画传达的也是托芙想要向世人公开两人关系的强烈愿望。尽管托芙和薇薇卡最后以分手收场,但她们依旧成为了一生相伴的挚友。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