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首次讲武侠:金庸创造了想象中的中国

2017-01-17 16:18:32
分享

最近,梁文道点评景甜演技的新闻成为娱乐圈头条,网友们疯传的截图和视频其实都出自优酷出品的[看理想]系列节目《一千零一夜》。作为优酷“超级网综”的代表节目,《一千零一夜》是一档由梁文道引领观众品读经典文学巨著的文化节目,第二季在阔别五个月之后回归,依然“只有晚上,只在街头,只读经典”。

 

《一千零一夜》首次讲武侠:金庸创造了想象中的中国

为响应观众对武侠小说的呼吁,梁文道最近品读了《天龙八部》,这是《一千零一夜》开播以来第一次开讲武侠小说。几代人读着《天龙八部》长大,但是看完说书人梁文道的三期节目,观众们纷纷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读过这本书。在第二季的后续节目中,梁文道还将为观众品读导读其他武侠小说。节目每周一、四在优酷独家上线。

《一千零一夜》首次讲武侠:金庸创造了想象中的中国

金庸小说创造了想象中的中国

金庸小说除了鲜明的人物和紧凑的情节以外,迷人之处在于给读者创造了一个想象中的中国。他对中国文化的传承,影响了全世界的华人,很多移民家庭的后代通过金庸的小说学习中文,了解中国文化。

无论是留学生,还是二代移民,都通过读金庸小说学习白话文。影响力扩展到全世界华人圈。梁文道指出,金庸的成功在于他在书里,给读者创造了一个想象中的中国,使得我们无论走到天涯海角哪个地方,都能感受到它的魅力。

金庸小说对人的影响之深不止体现在地域上,普通人对老衲、施主等非生活常用语的学习都是在金庸的小说中,许多习以为常的句式和说法也是在武侠小说中习得的。《九阴真经》更是结合了中国文化主流儒道二派形成,虽然是一个武学经典,更是中国文化的百科全书。

《一千零一夜》首次讲武侠:金庸创造了想象中的中国

《天龙八部》只能诞生在香港

虽然金庸晚年一直否认自己的小说有政治影射,但梁文道认为,基于当时的创作背景和金庸本人的报人身份,金庸的小说在创作时加入了大量的政治影射。

金庸小说中中原中心主义贯穿始终,从西域、吐蕃来的人都是邪门歪道,比如《天龙八部》的鸠摩智和《射雕侠侣》的金轮法王。明教总部的圣火令虽厉害,还得用中原内功的心法来控制。这些情节的设置反映了金庸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

但金庸也有相当复杂的一面,他虽然是民族主义者,却没有全盘接受中国文化的固有价值。《书剑恩仇录》里乾隆的汉人身份;郭靖忠于大宋父亲却死于大宋贪官之手;段誉和虚竹是私生子。书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身份危机。这是一个生活在香港——这个有身份问题的地方的小说家才能写出来的。

《天龙八部》作为金庸武侠小说转型期的一个重要巨著,其中还蕴含了对中国传统价值观的怀疑和颠覆。其中最重要的是对父权的怀疑,《天龙八部》里面的父亲都没有立下好榜样。

《一千零一夜》首次讲武侠:金庸创造了想象中的中国

都是痴人都是痴梦

金庸小说中最受身份困扰的悲剧英雄当属乔峰,他的出生决定了他是契丹人,但他的成长环境和所受的教育更亲近汉人,这个身份问题让他的命运发生转折,也让他的人生陷入两难,最后自尽于雁门关外。梁文道解读,乔峰是个和平主义者,他见过太多的打打杀杀、生生死死,内心向往和平,不希望打仗,他的自杀既是为了汉人也是为了契丹人。

除了乔峰这样牺牲自我成全天下人的“痴”,《天龙八部》里还有大量的情痴,阿紫爱上了绝对不会爱上她的姐夫乔峰,最后跳崖自杀;游坦之爱上了绝对不会爱他的阿紫,也跟着跳崖自杀;还有人是权力痴,慕容复为了复兴大燕,干下种种坏事,牺牲王语嫣,甚至杀掉了从小扶植他长大的义兄包不同;段延庆要抢回大理的皇位,当上四大恶人的老大,杀了自己的兄弟南海神鳄。

金庸在《天龙八部》通过鸠摩智质疑了对武学的痴迷,武功会让人走上邪道,是一种魔道的诱惑根源。他安排了扫地僧这个人物,既化解掉书中人物由痴迷武功带来的伤害,也是给读者的一剂清醒药。“《天龙八部》是一部有大悲悯心的小说。”梁文道说。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