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18种情绪:那些“不可译”的情感词

作者:David Robson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2-16 17:22:07
分享

你不知道的18种情绪:那些“不可译”的情感词

“gigil”到“wabi-sabi”再到“tarab”,有很多外来情感词在英语中找不到与之对应的词。学会识别和培养那些情感体验会让你的人生更为丰富和成功。

你是否曾感到有一点“mbuki-mvuki”(跳舞的时候,你无法控制地想要脱掉衣服)?当你跟心上人说话的时候,也许会有一点“kilig”(一种紧张不安的颤抖的感觉)?“Utiwaaien”呢(在风中散步时精神振奋)?

这些词分别源于班图语、塔加拉族语和荷兰语,没有直接的英语对等词,却非常精确地表达了英语中欠缺的情感体验。

如果东伦敦大学的蒂姆·洛马斯(Tim Lomas)能够成功,这些词可能很快就变得为人熟知了。洛马斯的词典编纂项目“Positive Lexicography Project”旨在捕捉世界上那些美好的感觉(有些是苦乐参半的),希望可以将它们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

英语已经从其他语言中借用了很多情感词,譬如从法语中借用了“frisson”(颤抖),从德语借用了“schadenfreude” (幸灾乐祸),但还有许多词尚未被纳入到英语词汇中。洛马斯至今已经发现了几百种“不可译”的情感体验,但这也只是刚开始而已。

他希望我们能够通过学习那些词语,更全面更细微地了解自己。“这些词给我们提供了一种非常不同的看待世界的方式。”

你不知道的18种情绪:那些“不可译”的情感词

洛马斯表示,听到关于芬兰语中“sisu”(面对逆境,拥有非凡的决心)一词的讨论之后,他受到了启发。芬兰人说,英语中的“grit”(勇气)、“perseverance”(毅力)、“resilience”(韧性)等词,与芬兰语中这个形容人内心力量的词汇没什么可比性。某种意义上说,”sisu“是不可译的,英语中没有可以直接与之对应或是捕捉到深刻共鸣的词。

出于好奇,他开始寻找其他的例子,翻找学术文献,并征求每一位外国朋友的意见。2016年,这项工程最初的成果刊登在《积极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Positive Psychology)上。

其中有很多词都属于积极情感词,如:

Desbundar(葡萄牙语):于玩乐中摆脱压抑 Tarab(阿拉伯语):音乐诱发的狂热状态或魅力 Shinrin-yoku(日语):比喻在森林中沐浴,得到放松 Gigil (塔加拉族语):由于喜爱或珍视某人而情不自禁地揉捏对方 Iktsuarpok(因纽特语):等待过程中,一方不停地走出去看看对方是否到达,形容期待的感觉而另一些词则代表着更为复杂和苦乐参半的情感体验,如:

Natsukashii(日语):缅怀往日美好时光,感到十分愉悦快乐,然而悲伤的是,好景不再

Wabi-sabi(日语):残缺之美,主要形容美好事物的短暂和残缺

Saudade(葡萄牙语):对一个在空间或是时间上很遥远的人、地方或事物,抱有忧郁的渴望或是怀旧,对可能不存在的现象抱有想象和渴望

Sehnsucht(德语):对于另一种生活状态抱有强烈的欲望,即使是不可企及的

除了情绪,洛马斯的词典编纂项目也收录了一些可能决定我们长期福祉和交流方式的个人特征与行为,如:

Dadirri(澳大利亚土著语):一种反思和礼貌倾听的深刻的精神层面的行为

Pihentagy(匈牙利语):字面上的意思就是“拥有放松的大脑”,用来形容那些可以想出巧妙笑话或是解决方案的十分机智的人

Desenrascanço (葡萄牙语):巧妙地将自己从麻烦中解救出来 Sukha (梵文):不受环境影响的真正持久的幸福

Orenda (休伦语):面对强大的力量(例如命运),人类改变世界的意志力量

你可以在洛马斯的网站上找到更多的例子,也可以将自己知道的词推荐他。洛马斯坦承,到目前为止,他所提供的描述很多也只是接近原词真正的意思。他说:“这个项目正在进行之中,我将不断完善列表中的词语的定义,欢迎大家提供这方面的反馈和建议。”

洛马斯希望,在未来,能有其他心理学家开始探索这些情绪体验的成因及影响,扩展目前我们对英语概念以外的情绪的理解。

洛马斯研究这些词不仅是出于科学兴趣,他认为,通过这些情感词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一直被忽略的感觉上来,能够改变人们自我感知的方式。

洛马斯说:“在我们的意识流中,不同的感觉和情绪不断冲刷,要处理的有很多。我们注意到的情绪是那些已经学会识别和标注的,然而我们还未意识到的可能还有更多。所以我认为,如果有了这些新词汇,便可以帮助我们表达此前只是隐约注意到的情感体验。”

她的研究灵感来自于她观察发现,有些人会互换使用不同情感词,然而另一些人用起来则非常精准。“有些人会用像‘anxious’(焦虑)、‘afraid’(害怕)、‘angry’(生气)、‘disgusted’(厌恶)这样的词来表达一般情况下感觉不好的情感状态。”她解释道,“对他们来说,这些都是同义词。然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这些词各自都是独特行为下的独特情感。”

这就是所谓的“情感粒度”(emotion granularity)。她通常会要求参与者在几周内对每天的感受进行评估,随后她会计算他们各自报告中的变化和细微差别——比如,同样的词汇与感受之间是否总是一致。

重要的是,她已经发现,“情感粒度”可以决定我们能将生活打理得多好。例如,如果你能更好地确定自己是否感到“绝望”或“焦虑”,你可能会更好地选择如何摆脱这些感觉:是跟朋友倾诉,还是看一场有趣的电影。或者,如果失落的时候能够识别你的“希望”,可能会帮助你找到解决问题的新办法。

如此一来,情感词汇有点像是一个目录,能让你想到很多策略来应对生活中的问题。研究结果显示,那些“情感粒度”得分更高的人,从压力中恢复得更快,也较少将喝酒作为从坏消息中恢复的方式。

“情感粒度”甚至可以提高你的学术成就。耶鲁大学的马克·布拉克特(Marc Brackett)发现,教给10岁和11岁的孩子更多的情感词汇,能够提高他们的年终成绩,并且他们在教室中的行为表现也会更好。

他说:“情感体验的粒度越高,我们越能理解自己的内心生活。”布拉克特和巴雷特都同意,洛马斯的词典编纂是一个契机,让我们开始认识自身情感的微妙轮廓与外观。“我认为这是有用的——你可以把相关的词汇和概念作为生活的工具。”巴雷特说。它们甚至会激励我们尝试新的体验,或是以新的眼光去品味旧的体验。这也是洛马斯未来想要探索的研究方向。

洛马斯仍在继续进行他的词典编纂工作——已发展到近千个条目。洛马斯表示,目前为止发现的所有词汇中,自己最常揣摩的是一些日语词,比如上文提及的“wabi-sabi”(残缺之美,主要形容美好事物的短暂和残缺)。“这说明在生活中发现的美是易逝的,有瑕疵的。”他说,“如果我们用这样的眼光来看待世界,或许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参与生活。”

原文节选自:BBC

译者:陈燕丽

编辑:钦君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