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管理员的秘密生活:猜猜我都在书里发现了什么?

作者:匿名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2-17 17:08:13
分享

图书管理员的秘密生活:猜猜我都在书里发现了什么?

我清楚地记得,打开一本侦探小说,却发现里面夹着一条五花熏咸肉。

跟那些从小梦想站在柜台后面给图书盖章的图书管理员不同,我是机缘巧合成为图书管理员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从大学毕业,获得了人文学科的学位。但我完全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接受高等教育后要做什么。

我曾申请成为煤气抄表员,这工作看起来很适合一个穷人家出身的工人阶级小伙子。但面试的时候,我却被告知做这个工作大材小用了,于是我成为了一名图书馆助理。

很快我就发现,图书馆的工作乐趣无穷。但如果我想继续发展的话,就得变成一名完全合格的图书管理员。

凭着我的学位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我开始为改变公共图书馆的境况而努力。近四十年来,我做出的努力并没有掀起太大水花,但在此过程中我认识了许多令我赞叹不已的人。

我的上司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同事们则各具特色,有羞羞答答的人儿,也有锋芒毕露的活动家,后者跟我一样对社会变革充满热情。顾客们来自各个领域,我们称他们为“借阅者”,就像玛丽·诺顿书中那些住在地板下面的小人一样。(注:玛丽·诺顿,英国儿童文学女作家,《借东西的小人》是她的代表作)

公立图书馆似乎比私立的更能吸引人。这里的生活从来没有枯燥的时刻。我们对所有人敞开大门,因此永远不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每一天都不一样。

工作中,我遇到的最为不同凡响的事情之一,就是在恐怖警报响起的时候搜查图书馆,排查炸弹。收到炸弹威胁后,我曾联系警方,但警方只是说“你了解图书馆平时是什么样的吧,麻烦你走一圈,看看是什么东西挪位了”。幸运的是,那只是一次假警报。

而说起最有趣的事情,就是发现那些遗落在书中的不寻常物件——可能是人们用来当书签的。

我清楚地记得,打开一本侦探小说,却发现里面夹着一条五花熏咸肉。我能想象,那个借阅者在赶着上班前坐在早餐桌前看这本书,然后把手边能拿到的东西随便拿来当书签夹在书里。

我还记得曾经有个同事在大卫·赫伯特·劳伦斯(DH Lawrence)的一本经典著作里发现了一个用过的安全套,里面还有东西在缓缓渗出。他当即决定关闭图书馆,并报了警。

我非常喜欢我的工作,对我来说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从来都不成问题。另外,我还很乐于把工作带回家做,每次离开图书馆我都带着一大堆书、CD和DVD光盘。

在公立图书馆工作的漫长职业生涯里,我最后悔的就是没能劝说更多的图书管理员:不要太专注于书本,应该多专注于人;应该多看看图书馆之外的群体,而不是只看图书馆里的人群;应该摆脱桌子和柜台,在图书馆里多走走,去外面的世界多看看;不应过于强调藏书的丰富,而应为人们提供他们真正想读的书;还有最重要的是,图书馆应该是群体导向的,应根据读者的需求提供服务。

我对这个行业最不赞同的一点,则是它过于强调卓越的标准,过于坚持高度监管的文化。这使得公立图书馆偏离了它最初设立的服务人群——那些值得救助的穷人,甚至也包括那些不值得救助的穷人。

事实上,现在使用图书馆服务最多的,恰恰是那些最不需要图书馆服务的人群(中产阶级),而真正需要图书馆的人群(工人阶级)却很少来。

与我刚工作时相比,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并没有发生根本上的改变。受益于科技发展,图书馆变得更为现代化了,但其基本策略、结构、系统和文化依旧不变。我们有着太多的规章制度,其中我最担心的一点就是禁止某些人进入图书馆,因为通常那些被禁止的人都来自最需要图书馆的社会阶层。

不过,这与工作中的种种愉悦相比不值一提,我们帮助借阅者提高了生活的质量,满足了他们的需求——不管是书本方面还是信息方面,还帮助他们找到了工作,让他们有家可归。

长期以来,图书管理员都无法得到足够的工资,但我们并不只是为了钱才做这份工作的。很多人远不及我们幸运,这份工作带给我了帮助他们的满足感。更多工资固然好,但我们真正想要的是政治家认可图书馆的作用。

我们已经开始看到,公共图书馆关闭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从公共财务中节省下来的这么一点点开支,却会带来犯罪率上升、健康水平下降和教育成果减弱的恶果。即便我们还不能将公立图书馆的关闭与这些恶果建立直接的联系,但每位图书管理员都心知肚明——我们极为重要,我们是让社会群体紧密团结的粘合剂。

原文选自:《卫报》

译者:梁婧茹  编辑:钦君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