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是否应该进行情感教学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2-17 17:30:06
分享

学校是否应该进行情感教学

我们内心残留或压抑的情感会引起焦虑、争吵甚至更坏的结果。

一些教育工作者认为,学校不应该只对孩子们进行知识教学,更要进行情感教学。如何识别和管理自己的情绪?如何尽快发现与克服消极情绪?

对于许多成年人来说,并没有人教给他们这些。我们只能迷失在错综复杂的情绪里,试图披荆斩棘找出一条活路。

虽然学校并未教给我们如何控制与管理自己的情绪,但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是时候改变这一点了。他们认为情感教学与数学、阅读、历史和科学等基础知识的教学同样重要。

为何情绪管理如此重要?研究发现,善于管理情绪的人在学校表现更优秀,人际关系更好,坏习惯也更少。此外,随着工作机械化的扩大,所谓的软技能(包括意志力,抗压能力和沟通能力)正是机器不可替代人类的重要原因。

美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进行社交与情绪管理教学,但这些课程往往只强调人际交往技能,比如合作与沟通。孩子们经常受到的教导是忽视或压抑自己的情绪。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社会学家托马斯·舍夫是情感教育的倡导者,他说道,许多西方国家认为情感会分散注意力,宣泄情感便是放纵自己。

情感可以给予我们关于这个世界有价值的信息,但所受的教育通常要求我们克制自己的感情,不去听从内心的想法。舍夫说,这与隐藏情绪同样危险。他发现人们,尤其是男人,在愤怒、进攻甚至暴力的情绪背后往往隐藏着耻辱感。

那么应该如何进行情感教学呢?这方面最突出的项目之一,是2005年由马克·布拉吉特、大卫·卡鲁索和耶鲁情商中心的鲁宾·斯特恩创立的RULER。

该项目在不同国家的1000多所学校都得以实施,教学范围是小学与初中(1~8年级)。RULER这个名字的来源是其五个目标的缩写:认识自己和他人的情绪( recognizing),理解影响情绪的原因和其造成的后果(understanding);学会准确描述情感体验(labeling),以利于个人成长的方式表达(expressing)与调节(regulating)情绪。

该项目教导孩子们如何认识表面情绪背后隐藏的情感,而不是试图去定义它们,结果却迷失其中。斯特恩解释说,当人们受到一种情绪的困扰时,理解它的内涵会帮助你更好地控制它。尽管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愤怒经历,但其产生的原因是相同的,都是由于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失望的原因是未达到期望,而感到挫败的原因则是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受阻。找出控制你情绪的真正原因可以“使得当事人的处境与心情更容易被理解”,斯特恩说。

RULER的课程渗入各个科目。比如,如果在某节课上讨论的情感词汇是“兴高采烈”,老师会在历史课上要求同学们将“兴高采烈”这个词和刘易斯与克拉克的远征(1804–1806年,是美国国内首次横越大陆西抵太平洋沿岸的往返考察活动)联系起来。这方面的教学还延伸到了课外,老师鼓励孩子们跟父母或监护人讲述自己最近一次“兴高采烈”的经历。

耶鲁大学情商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实施RULER项目的学校欺凌现象较少,学生们的焦虑和抑郁程度较低,领导能力更强,成绩也更好。

那么情感教育的巨大缺失是如何造成的呢?令人惊讶的是,虽然科学家和教育工作者们都同意学校需要情感教育,但他们却在教学课时以及方式上出现了许多分歧。RULER的课程包括数百个“情感词汇”,比如好奇、狂喜、绝望、沮丧、嫉妒、宽慰和尴尬等。

学者认为应开设课程的情绪种类从两种到十一种不等。舍夫建议让学生们从六种基本情绪开始学习:悲伤、恐惧、愤怒、骄傲、羞耻和过度疲劳。

一个多世纪前,心理学开始被当作一门科学来研究,直到现在,其研究重点更偏向于发现与治疗疾病。舍夫花了数年时间来研究一种常常被人们视为禁忌的情绪——羞耻感,以及这种情绪对人类行为的破坏性影响。她说道,“许多人可能不会承认,但其实我们对情绪的了解少之又少,无论是大众还是研究人员都是如此。”

正如弗吉尼亚·伍尔芙那句优美的名言:“伦敦的街道如此蜿蜒,仍有地图指明方向,而我们内心的复杂情感却不曾被探寻。”家长们也可以鼓励孩子情感意识的觉醒,比如,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让他们给你讲讲自己最开心的事。舍夫就用这种方法开头,与学生们展开过讨论。但他和斯特恩一致认为,学校不能等到学者们整理出所有的情绪种类后再行动。斯特恩指出:“不管自己能否意识到,我们每天都被各种情绪缠身。我们需要教给孩子们如何控制情绪的波动,而不是反过来让情绪控制他们的行为。”

原文选自:ted.com

译者:律乃琦  编辑:钦君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