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乐老师的秘密生活:我就像个收费便宜的治疗师

作者:匿名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2-28 17:03:58
分享

声乐老师的秘密生活:我就像个收费便宜的治疗师

基本上,我的学生都是些善良体面,可爱可敬的人,但他们并不都是歌手。

比如萨姆,她每周都会虔诚地过来上一个小时课,却很少开口唱歌。事实上,她讨厌自己的嗓音,也讨厌唱歌,反倒更愿意谈谈自己的工作与感情生活。

那么她为什么要报唱歌班呢?也许是因为能获得别人一个小时全神贯注的注意力,是一次发泄或成为他人关注焦点的机会;又或者仅仅是为了逃避家人和朋友的指手画脚。而且每小时只收35英磅,可能也算一种便宜实惠的治疗方式吧。

还有马克,他是真的不适合唱歌。他的声音在喉咙里藏得极深,以至于我需要用撬棒和一些重型机械才能将其释放出来。

他的问题在于缺乏安全感:觉得自己一文不值,自己的观点无足轻重。所以在唱歌的时候,他会把声音锁在体内,藏在被吞没的元音和喉塞音筑起的高墙之后,似乎这样就没有人能够找到、听到他的声音了。

我试图将他的声音挖出来。有时我会骗他跟唱一段我假装没听过的曲子,他能够毫无费力地跟上节奏,以轻松的心态唱出歌剧演唱家的音准水平。但通常几段歌词过后他就识破了我的小计谋,又恢复到那种能把人逼疯的窒息般的声音,活像一个受绞刑的犯人。

我们坚持尝试了各种方法,倒不是因为我在拿他的声音取乐,而是因为这是我的重要职责。这不仅是我工作的本分,也是一种责任——我试图通过唱歌来帮助人们提升生活质量,甚至让他们开始享受唱歌的过程。

我最喜欢的教学案例是艾洛蒂。去年以前,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女子,有时会渴望在公众面前唱歌跳舞。某天她经历了一些事情(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得孤僻焦虑,对这个世界充满怒意。

对此,她的心理师和其他医师都无计可施。唯一能让她接近正常的时刻,就是她跟着我唱歌的时候。她总共上了好几个月的课,直到我们成功拿下了那首她唱过无数次却始终挑战失败的曲子。

那天她把曾经遥不可及的最高音唱得响亮而清晰,用上了所有我们为之努力的技巧。那一刻,她的心魔尽散。她变回了原来的自己,不同的是现在还会有人付钱请她来唱歌。对她而言,学唱歌给她带来了收益。我喜欢这种帮助他人实现唱歌愿望的时刻。

在我看来,课程设置绝不能一成不变。每个学生都是独一无二的,优秀的教师会作出调整以适应学生的需求,而不是反过来让学生适应自己。

我喜欢以聊天作为课程的开端,做一些热身训练,随后进行技巧的学习。我们会一起讨论,把一首歌曲真正理解透彻;我们会思考歌曲讲述的故事,如何处理困难的段落,怎样有趣地演绎歌曲,而不是简单地将字词嵌进音乐之中,显得貌合神离。

如今,我已经做了二十多年的声乐老师。最初我只有两到三个固定学生,那时我还在剧院从事每周六天的工作。现在我拥有30多个学生,还对一些音乐剧项目进行了小型的组合投资,我十分享受这一切。

简而言之,教人唱歌是一种责任,而不仅仅是一项工作。如果你明白你的学生之中有人永远都不打算成为歌手,清楚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小时倾诉和放松的时间,知道他们甚至只是需要一个小时去感受自己的与众不同,那么你就具备成为声乐老师的条件了。

当然了,懂得怎么唱歌也会有助于你的工作。

原文选自:卫报

译者:黄洁梅  编辑:钦君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