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2017-03-08 14:21:35
分享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武星宽,蒙古名,乌兰扎布,1952年出生于内蒙古巴彦淖尔盟。首席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二级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湖北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员,湖北省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湖北美术学院,现执教于武汉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受聘于国内外8所重点院校客座教授。

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全国人民大会堂、中央文史馆、中央电视台、北京国际艺苑、台北美术馆、香港艺术中心、德国莱茨胡特市政府,英国卡迪夫大学及国内外权威美术馆、大专院校和画廊展出及收藏,多幅作品被国内外权威拍卖机构高价拍卖成交。应邀在英国、美国、法国、意大利、德国、澳大利亚等十多个国家举办画展、访问学者、学术讲座和艺术交流,并多次出任国际学术会议主席。

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和国际性美术作品重要展览并获奖。曾在《美术》、《美术观察》、《美术大观》、《装饰》、《光明日报》、《香港大公报》、《文汇报》及中央电视台等多种权威报刊媒体发表和专题评介。主持国家艺术类重大项目,艺术与设计美学理论教程,授予国家精品课程。所研究创作成就被国家民委、中国美术家协会授予“民族优秀艺术家”。出版有《武星宽水墨重彩作品集》、《中国近现代名家精品集》、《中国当代画家图典》、《设计美学概论》、《蒙魂汗韵—武星宽山水卷》、《蒙魂汗韵—武星宽花卉卷》、《蒙魂汗韵—武星宽设计卷》、《蒙魂汗韵—众说武星宽理论卷》等著作。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拙枝梵色展红颜》 136cm×68cm

水墨与色彩抽象的新探索

——武星宽教授水墨画的艺术特点

武汉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武星宽在绘画创作、环境艺术设计、景观雕塑创作等方面,均取得优秀成绩,他的综合艺术体验,使他在打通绘画与设计二大门类的探索中积累了经验,使绘画与设计互相补充,相得益彰。

武星宽的水墨画创作,具有强烈的现代感,他将现代设计艺术中的抽象语言,点线和块面的符号因素、以及强烈的色彩装饰性因素,融合到水墨画之中,创造出一种崭新的现代水墨画形式。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祥云吉地》 68cm×68cm

武星宽出生于内蒙古巴彦淖尔盟,少年时代他在拉圣庙跟随蒙古族喇嘛画师习经书插图和唐卡绘画,苦练重彩唐卡绘画,饱览草原的蓝天与大块绿色和朝霞夕照,他认为这些自然景象是草原精神的艺术什华。天似穹庐的大漠落日、神雕斜飞的阴山积雪、阳光普照的茫茫草原,融铸成他对自然的审美意象,而这一切都是他其后在水墨画创作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形象源泉。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娇容问世》 68cm×68cm

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老子认为“大象无形,大音希声”。中国古代哲学家将天地大象视为审美对象,艺术家要原天地之美。中国的山水画,正是表现天地之大美的一种视觉形式。武星宽在现代水墨画的创作中,亦将天地大美、草原大漠、雪山狂云,作为创作的审美意象,“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天风浪浪、海山苍苍”,他用博大的艺术胸襟,创造一种雄浑的现代水墨形式,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印象与审美感受。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禅红问天》 136cm×68cm

武星宽选项用点、线、结构、构成、块面、色彩等现代设计符号,用水墨画或彩墨画来表现大时空、大自然、大宇宙意象。其代表作《天似穹庐花似锦》《禅风浩气走千山》《苍姿丽态》《云游吉地》《云游天籁》《向禅悟道》等,运用水墨语言,将几何形体支撑画面,仿佛建筑结构,直线、斜线、相互穿插,黑色与蓝色、白色、红色强烈对比,使画面具有巨大张力,仿佛传达出自然的生命原力。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遥指苍山》 68cm×68cm

武星宽对西方现代抽象画加以研究,对康定斯基的自由挥洒及点线面的设计性抽象,以及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和大色域绘画的因素,加以分析借鉴,运用中国画颜色,进行大胆创新,将唐卡中的纯净色彩和中国画中的工笔重彩元素加以现代转换,创造《红颜裹素色》《风行天云腾红浪》《醉卧乌苏萝乌拉》《大化自然》《无极蒙原》《风姿横斜自有神》等力作,或大笔挥扫,或水墨渲淡、或大块原色,或以墨破色,使画面墨与色相互对撞,形成墨色撞击强大的力量,这些作品,反映出武星宽对天地自然之力的理解,也是他这位蒙原汉子内在精神的写照。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禅风浩吹圣塔寒》 68cm×68cm

他的另一些意象花卉作品,具有较大的创新意义,如《娇丹醉春》《娇丹宗容》《云伴花窑》《塞外红颜》《娇容露红颜》《娇姿图》等,创造出一种全新的花卉形式。他将中国画中花鸟画语言加以纯化与抽象,将其简化、放大,拉近距离,使花卉之粗枝大叶,具有膨胀硕大的视觉效果,同时,他用大红、大绿,蓝色与墨色等几种纯度极高且简单明了的色彩,进行造型,使画面呈现出大意象和概括抽象的大花卉艺术效果,这些意象花卉天姿国香,艳丽而单纯,火热而宁静,在抽象与具象之间,给人以视觉上的壮健之感,给人以心灵上的震撼之力,这是武星宽对花鸟画现代形式的有意义的成功的新的试验与探索,是当代抽象花鸟水墨画与彩墨画创作的新的收获!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池瑜

2012.6.2于清华园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云浪高游》136cm×68cm

读照天地大美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武星宽先生是一位本色画家。虽然他的画常以半抽象的形式出现,但他仍然可以说是一位本色画家。他的蒙古民族的出身,唐卡画家的经历,侠客般凌厉豪迈的气质,以及学者、教授、雕塑家和设计师的多重身份,都可以在他那醇厚似酒的色彩,势若屈铁的线条,氤氲浑沦的用墨和石头建筑一样的结构中看出来。

看武星宽先生的画,第一感觉是扑面而来的色彩。他的用色,单纯、厚重、强烈、泼辣,具有相对独立于水墨、形体之外的表现意义和观赏价值,其用色方法不同于中国传统水墨的敷色与渲染,其中显然吸收了唐卡绘画乃至所有宗教绘画中那种基于对光的崇拜而来的、明亮而纯净的色彩,同时又接近于西方近现代浪漫主义、印象主义、表现主义和野兽主义等流派的那种鲜明而富有质感的用色。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禅风悠悠片片红》 68cm×68cm

看武星宽先生的画,更突出的感觉是一种排山倒海、几欲冲出画面的气势。看他的画,首先有一种司空图《诗品》中所谓“天风浪浪,海山苍苍;真力弥漫,万象在旁”的豪迈气象,或如姚鼐《复鲁絜非书》中所谓“如霆,如电,如长风之出谷,如崇山峻崖,如决大川,如奔骐骥”的阳刚之美。这种特殊的气势和美感,一方面体现在他那些横涂纵抹,果敢、粗犷而不失“含忍之力”(刘熙载《艺概》语)的线条之中,另一方面也体现在他那简明扼要、磊落大方的色块、墨块、山石造型和具有设计意味及建筑感觉的结构之中。而这种气势的生成,则既来自于他同时作为一个雕塑家和环艺设计师的、对于结构的特殊敏感。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大化天然》 136cm×68cm

除此之外,看武星宽先生的画,可能还有一种更深入的感觉,那就是一种通过色彩、空白、肌理和墨色的变化所表现出来的、悠远的意境,一种由长天、广漠、高原、大山与巨石混搭的意向,一种弥漫着宇宙意识和宗教情感的深邃空间。看他的画,有一种独应无人之野的感觉,一种莽莽苍苍、邈若皇古的感觉。武星宽先生说,他想要表现的是一种蒙原生活的感觉。面对辽阔的蒙古高原,看着悠悠白云和无边无际的天空与草原,将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觉得,这种感觉,说得抽象一点,可以说就是一种宇宙意识。在高原、大漠,或者在人烟稀少、万籁俱静的地方,最容易产生这种意识。唐人的诗歌中,有不少诗句都试图表达这种意识,如陈子昂《登幽州台歌》中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的“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杜甫《旅夜书怀》中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等等。这种意识,有时演变成为一种广义的宗教情怀,也即是一种当人类孤独的面对无限的宇宙、无边的苍穹与广褒的大地时,油然而生的某种具有泛神论色彩的想法。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娇容英态写禅心》 68cm×68cm

这种情怀和想法,并不等于那种只为追求彼岸世界或来世的宗教信仰。恰恰相反,在这种情怀和想法中所隐含着的,不过是对自然的惊赞和对生命的眷恋。这一点,正是艺术、审美之不同于真正的宗教的地方,也是艺术家和鉴赏家之不同于真正的宗教徒的地方。所以,武星宽先生的画,虽然有一种莽莽苍苍、邈若皇古的感觉,但并非一片死寂。而是在苍茫与寂静之中,又寄寓了几分清新、优雅与闲适。他画的牡丹,有石头一样的质感,但又有娇艳可人的色彩。他的山水画,除了能感受到蒙原大地的雄浑与豪放之外,也能感受到江南山环水绕处特有的温润与清新。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天原深处不胜寒》 136cm×68cm

他的山水画,不像传统绘画,没有人物和屋宇之类作为点景,甚至也看不到具体的花草树木,但仍然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他的作品的美,不是单一的,不是一味地豪放,雄浑或苍劲,除了遒劲的线条和富有张力的结构之外,他画中那些或红或黄或蓝或绿或紫的、高纯度的色彩,以及扑朔迷离的水墨与肌理效果,还隐约衬托和呈现出纯净、圣洁、宁静、悠远的意境。武星宽先生自己说,他想要通过这种对比,来表现出某种禅机和禅意。或许,看他的画,正有这种感觉?因此,要概括地说的话,他的作品,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单一的豪放,有力的线条、雄浑或苍劲,也不是一般所说的“阳刚之美”,而是一种“清刚”之美。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娇姿红颜》 68cm×68cm

武星宽先生的画,通过纯厚亮丽的色彩、遒劲有力的线条、富有设计意味的构图、充满装饰感的画面、半抽象的山石和花卉造型,以及变化多端的水墨效果和苍茫静穆中透着清新、圣洁的意境,组合成了一种富有现代感和普通价值的绘画语言。他的创作,与西方自印象派和后印象派之后在“回到画面本身”的口号感召下所从事所谓绘画语言探索,有某种相似和默契,而他所表达的意趣与意境,则完全是中国的,民族的,甚至也可以说是出自他的个人气质和感悟的。因此,他的创作,能够引起广泛的共鸣,普遍的接受,同时又不离本色,而有着自家的面目,自家的风味。

范明华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省美学学会秘书长

品读武星宽的绘画艺术

  《凌云图》 136cm×68cm

分享

推荐